六、逛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说梅知林不放心什么,自然是桃酥的安全,此次原本几人约定的碰面时间是昨日。然而梅知林打算早些从家里从发的,但是他舅舅秦枫却让人传话,让他回一趟坤城,他就让随侍先行。自己则去趟坤城,然后前往东恒山,到了坤城才知道自家表妹秦语未因为未婚夫叶观潮的事闹情绪了,已离家出走一个月有余。

  秦家是什么人,自然会派人暗中保护的,但凡是秦家的人都会在坤城备有魂牌,魂牌的模样表示着主人的生命状态,还可以查探所在区域。人死牌碎,但人死之前魂牌会截留下一道敌人气息或是线索,有助于后人报仇之用。

  可是就在前几天秦家人发现派去人的魂牌突然爆碎开来,这就表示他们被杀了,而且并没有反抗的机会,魂牌上一丝气息都没有留下。护卫的魂牌虽然碎了,但是他表妹的魂牌没有碎,说明还活着,但那牌上的丝丝裂缝,表示危在旦夕

  不消片刻,通过护卫的魂牌查到地方后,秦三哥第一时间就赶到了那地方,那群保护秦语未的护卫就这么死在了前往东恒山的一处山林里,离东恒山大约只有一天的路程,不少人的尸首已经被魔兽啃食了,这场面让来人一脸铁青。率人把周围大约几百里的山林里里外外搜了好几遍,又以东恒山向外搜索,还是没能有找到秦语未。

  家主秦枫听到秦三哥的汇报,又寻牌探查,却依然有一道外力在阻挡,顿时秦家上下慌了,好在他沉住气,立刻稳住大局,不让任何人向外透露,暗中派遣无数暗探寻找,就差把花花世界翻个底朝天了,居然还是一无所获。

  秦家如此强大的势力居然连个人都找不到,秦枫一时后悔无比,想着魂牌还没有碎,表示自家女儿还活着,又没有人见过她,那儿离东恒山近,说不定她脱险后,会去找叶观潮。于是就找上了梅知林,他不是要去参加东巫群山大比吗?世上除了少部分的坤城人,也就梅家直系见过自家女儿,让他先去找叶观潮,没人就又把中部的地再一寸一寸的搜,不信找不到。等找到人,背后的势力就等着承受我秦家的怒火吧!

  于是,晚来的梅知林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一下子就遇上了他表妹秦语未,看样子情况显然不对,他表妹非但不认识他,还对他很陌生,把过脉,可是他微薄的医术,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即刻将消息发回坤城后,秦三哥和秦二哥就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

  坤城到东恒山,御剑最快也要五天五夜,谁也不知道那背后的势力看见秦语未还活着,会不会再次动手。秦家分堂的高手最近的也要御剑一天一夜,只能自己守着了。自己是金丹后期巅峰,风竹磬、菊四浪、花纤纤都是金丹修士,瑶姬虽然是筑基,但是她的阵法可是金丹级别的,想来没有多大问题。



  还有,没有人见过秦语未,她又自称桃酥,想来问题更是不大了。

  风暴完后,梅知林看着桃酥,心里像是压了一块巨石,只见她抬眼望向窗外,客栈外的天也早已挂上黑幕,但是街上的热闹并没有因此消减,反而越演越烈,然后他就看见她的表情慢慢的变成了向往,还没说话制止。

  就见,桃酥的行为引起其余人的注意,被打的菊四浪龇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随即对桃酥谄媚一笑,然后对坐着的其他人建议道:“要不,咱们出去走走”

  “不行!”

  话刚落,就遭到梅知林果断拒绝,一副无法通融的表情,他只要一想到曾经看到过的秦语未的魂牌,想到她现在的情况,他又很害怕又很生气。

  除了桃酥,其余几人都被梅知林莫名模样吓住了,一脸震惊的看向他,丝毫不知道他为何突然生气了,菊四浪拍拍他的肩膀道:“你生劳什子气,不就出去走走?”

  只见梅知林激动到拍案,冷声道:“我说不行,就不行。”

  桃酥眼见,心里有些感动,梅知林是为了她的安全,可是她却不是真正的秦语未,原主已经死了,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那个小树林里,浑身上下无一处受伤,居然就那么死了,难道是猝死的,夜熬多了吗?还是中毒……

  这边,菊四浪又开始在作死的边缘晃荡,挑战梅知林的底线,桃酥扶额,转移话题,突然问道:你脸上的淤青咋还没消,你不是金丹吗?”

  说到这个,其余人也看向菊四浪,只见脸上的淤青还是刚刚的样子,没有丝毫褪去,面带疑惑,按理说修为越高的人自愈能力越强,更何况是一个修为如此低的人打的,只见他立即委委屈屈的说道:“你打我的时候,我就想让你打打,出出气来着,也没啥大事,我毕竟是金丹,你是练气,全当让猫抓了”

  “可是,到后来,我发现根本不是,你打我地方都很疼很疼,我就用法力护住自己,但好像我的法力在你面前根本不存在一样。你打完后,我想运功恢复,发觉根本没用,好像只能等这些淤青缓缓消去,这就让我发觉自己在你面前,根本就是一个凡人一样。”

  “我严重怀疑,你不是练气!难不成你是个隐藏实力的老妖怪?”

  “嗯…”桃酥闻言又举起手来,吓得菊四浪急忙躲在花纤纤身后,委屈巴巴的对花纤纤道:“你看,她又想打我了。”

  花纤纤的冰脸表示很无奈,顺顺毛,道:“没有,她就想直接动手。”

  桃酥:“……”

  半晌,只见她站起身,拉过菊四浪,哥俩好的一手搭在他的肩上,要跟他说话,就见他躲开,好笑道:“我不打你,我只是说话。”

  “真的?”菊四浪狐疑的道。

  “真的,我发三”桃酥说着翘起三指,说道:“我要打你,就……”

  “你看,你骗我”菊四浪逮着话缝儿,就插话。

  “这不还没想好,可信度高地词儿嘛!”桃酥尬道,“这样行不行,我要是再打你,我就变丑,怎样,够诚意了吧!”

  “嗯.....”菊四浪撇着嘴眼睛一下看地,一下看桃酥,来回几次,然后可怜兮兮走到桃酥身边,嘟声道:“记住你说的话啊!”

  “看你怕的,这样吧,我请你吃好吃的,你付钱,怎样”桃酥蛊惑道。

  “嗯,好”菊四浪听到前半句,突然高兴起来,听完后,鼓着大眼睛,问道:“……咦咦咦,怎么是我付钱,你不是请我吗?”

  “好了,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桃酥甜甜一笑,表示没听见。

  只见菊四浪怨念的暼着桃酥,碎碎念道:“为啥受伤的总是我”

  “我有说过,让你出去吗?桃酥…”梅知林面无表情的道。

  桃酥转脸就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梅知林,甜死人不偿命的声音撒娇道:“知林哥哥…难不成你要让我呆在这儿,眼巴巴地看着你们一个一个的走出去吗?”

  众人眼睛蓦然睁大,鸡皮疙瘩掉一地,无法想象前一秒还吓得菊四浪躲起来的人,现在居然是这样子。

  就她的容颜,再加上这动作,女人都受不了,好不好!

  梅知林看见桃酥样子,突然发觉自己的决定首次面临巨大的考验,脑子突然一抽,转念道:“最多一个时辰”

  桃酥闻言,展齿一笑道:“好!”

  接着,不一会,众人走出客栈,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街道两旁的小商贩一个挨着一个,卖什么都有,看的桃酥眼花缭乱,蠢蠢欲动,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拉着瑶姬蹦蹦跳跳的就直奔着商贩去了。

  菊四浪看着桃酥高兴的劲儿,解开自己的万钱袋,一手拿着袋尾使劲往地上倒了倒,什么也没有倒出来,满脸苦涩,嘴里嘟嚷着,“果然,女孩子还是喜欢逛街得嘛!这样气消得快。”

  一行人就这么跟着桃酥的步子,东看看西逛逛的,然后各逛各的,梅知林的身影则从来没有离开过桃酥的半丈,当然风竹磬的身影那也是紧紧跟随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