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五、阡灵院试炼

我的书架

五、阡灵院试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桃酥听完,狼吞虎咽倒一口茶水,冷静一下,慌乱中不确定的指着自己,问梅知林:“我呢?”

  刚说完,菊四浪就抢着回答道:“练气八阶”

  咦!连筑基都没到吗?秦语未呀!秦语未,你那么有钱,那么有势,咋就没把自己的修为提上去呢!天天嗑药也不至于这点修为好吗?深呼吸,不生气,不生气,我即是她,她即是我。桃酥自我安慰一番,想起小树林里的滚滚狼,又道:“那我遇见滚滚狼是?”

  梅知林听到这,眼神立即有些不自然,挠了挠头,不知如何解释。

  这边,菊四浪又冒出来,狐疑道:“滚滚狼,最高练气七阶,花花世界最弱的魔兽,连只凡狗都比它厉害,你问这个做甚”

  这下,桃酥的脸像火烧一样红,就差找个地缝钻进去了,她总算知道原主是如何死的。

  菊四浪看着桃酥这模样,仿佛真相了一般,从位置上缓缓站起来。

  走到她身边,认认真真的盯着她的脸,见她眼神躲躲闪闪的,扳正她的头,看着她的眼睛,满脸八卦,小心翼翼的问道:“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你是不是没打过!”

  桃酥推开他的手,别过脸不看他,他在原地呆愣半晌后,仰天大笑,无情的嘲笑道:“哈哈哈哈哈,桃酥,你弱爆了,你居然连修为比你还低的滚滚狼都打不过,哈哈哈哈哈,你弱爆了,弱爆了,哈哈哈哈,咳咳...咳咳,笑大发了。....哈哈哈。

  耳边传来菊四浪笑抽的声音,桃酥满脸通红,小手蜷着搭在膝盖上,目光移至梅知林,只见他撇开脸,拒绝对视,肩膀却是一耸一耸的,再看其余三人,都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见她的视线,纷纷转向别处,她顿时觉得自己快气炸了。

  深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状态,转身看着眼前这个笑的快站不住的菊四浪,捏起小拳头,轻轻放在嘴边哈一口气,站了起来,拳头精确无比的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

  菊四浪的笑声戛然而止,捂着肚子,眼睛充满不可思议的看着桃酥毫无表情的脸,伸手缓缓抓住她的手臂,咬牙切齿的叫道:“桃.......桃酥....你...”

  刚叫完,只见桃酥扭了扭脖子,再接再厉,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这波操作顿时惊呆了小伙伴们。

  “啊...啊...桃酥...别打了..我...错了啊...”

  “啊...桃酥,啊....我...知道错了...不笑你了...啊.....”

  “啊....姑奶奶...啊,打人不打脸..啊..”

  杀猪般的声音回荡在包间了,穿透了云层,包间外不消片刻已有人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

  “这谁,叫的这么惨”

  “杀猪嘞!”

  “要不要来点水呀!”

  “阿弥陀佛,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点到为止即可”

  “哪里来的癞头和尚,跑错组了吧!这里只谈修真,还阿弥陀佛”

  “哦,抱歉”

  外面吃瓜一片,屋内几人就这么看着桃酥揍着菊四浪,半炷香后,刚见她起身,梅知林就急忙递上手帕,深怕自己说错话的紧张,笑道:“擦擦,仔细手疼”

  桃酥拿过手帕,随意擦了擦,看着地上打的鼻青脸肿、浑身颤抖的菊四浪,踢了一下,他身体就剧烈颤抖,眼角吊着眼泪珠子,哆哆嗦嗦哭腔道:“桃.....桃.....桃酥,还打?”

  桃酥蹲下,与他泪眼朦胧的眼睛对视道:“知道错没?”

  “知道了”

  “那还笑不笑了”

  “不笑了”

  “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的,不许哭了”

  “恩...”

  桃酥出了气,浑身舒畅,见菊四浪现在颤颤发抖的样子,竟觉得有些可怜,刚伸手顺顺毛,突然对他吼道:“躲什么躲,又不打你,过来,头”

  闻言,菊四浪颤颤巍巍的将头伸到桃酥手边,只见她顺势揉了一把,心想手感不错嘛!然后,站起身来,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尘,走到桌边,坐下喝水。

  杀鸡焉用牛刀?

  众人提心吊胆的看着桃酥的每一个动作,只听她放下茶杯,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赶紧的”

  这时,风竹磬顿时干脆无比的应道:“好的,我这就给你介绍”

  瑶姬看着菊四浪的惨样,悄咪咪的在花纤纤耳边小声道:“桃酥姐姐,好厉害,真看不出来”

  花纤纤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瑶姬还想说啥,桃酥的一个眼神,两人顿时闭上嘴,做一个封嘴的手势,坐好。



  桃酥心里一阵狂笑,不禁摸着下巴考虑着,是不是做过火了,把他们吓到了。便对菊四浪道:“你,起来吧!修为比我高这多,就这点力度,挠痒痒的”转向风竹磬,又道:“我们继续”

  于是,风竹磬小心翼翼的接着介绍道:“阡灵院试炼一共有三关,第一关,就是登上登云台,听着简单,实际上是所有关卡中最难的,因为登云台设有灵压,修为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程度的灵压,与真正的实力无多大联系,由下至上依次增加,入门要求,和东巫群山狩猎大比是一样的,修真者年龄必须是在十二岁以上十八岁以下,修为最低都是筑基期巅峰,灵压的标准也是按照筑基巅峰来的,时间为十二个时辰,逾期淘汰。但并不阻拦筑基以下的人参加”

  说道此处,语气郑重起来,“所以你想要登台,就需要有人帮你承受属于你的那一份灵压,按理说修为越高所承受的灵压越大,反之亦然。不过,如果有人替你承受,那么那份灵压不是按修为最弱的你所承受的灵压增加,而是按修为最高的两倍增加。无论是多少人替你承担,最终所承受都是修为最高的人的两倍,分一分的话,也不是不能上”

  “这第二关是过云桥,过云桥上云雾缭绕,每个人踏入之后,云雾会跟据你在第一关所承受的灵压来为你制造幻境,也就是你心中最渴望,最不想得到的那些东西什么的,时间是二十四个时辰,逾期淘汰。”

  “这第三关是行万路,第三关的入口处有一个巨大的阵法,阵法上连接着成千上万条通往阡灵书院的路,当你走进阵法时,它会随机将你送到其中一条路,走完那条路,到达终点就算通过,时间是三十六个时辰,逾期淘汰。这些路中有各种各样的考验,其中为恐怖的是黑暗之路,没有通过的记录;其次是五行、八卦、阵法,再次是风雨雷电或其他等。”

  听完风竹磬的略微详细的介绍,桃酥觉得自己能过关简直是痴人所梦,虽然是如此说,不过原主都能上去,说明自己也能的,毕竟现在我就是她,她就是我。

  唉!伤脑壳.....

  深深觉得自己是个罪劣深重的人,可能是真的没有资格登上东恒山,仅仅练气八阶,就这,是找事的吗?原文中对于原主如何上的东恒山,没有介绍,这下难办了。

  想了想,就算梅知林的修为是众人中最高的好像也没法护着她过关的,只能等试炼结束在上山了。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要说梅知林没有认出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毕竟是原主的表哥,要是连自家表妹都认不出,白活了。这人生地不熟的,他肯定是不会丢下她。唉!咋办!

  果然,下一刻,梅知林看着桃酥纠结的模样,横眉一竖,对她不可否定的道:“我会带你上山的,不必担心”

  “可是…”桃酥还想说什么,只见梅知林态度坚决对她道:“我不可能留你在山下,梅家的随侍在山上暂时无法下山,你在这儿,我不放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