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三、梅知林的好友

我的书架

三、梅知林的好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喂!梅兄....梅兄看这里,看这里”

  刚到东恒客栈门口,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声,就引得桃酥和梅知林抬头寻声望去,那是二楼处的一个包间,大开着的窗口处正有一个二货少年高兴的跳来跳去向他俩打招呼。

  桃酥一脸无语,转头瞅着梅知林问道:“那大傻子谁呀!你朋友?”

  梅知林挠了挠脑袋,然后才点了点头,回道:“嗯....我们先过去吧!”

  他俩刚行至二货少年所在的楼层,只见包间门口的他摆着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帅气姿势,靠站在门框上,深情款款的看向桃酥。

  桃酥心里一阵呵呵,没有理会,全当没看见。

  二货少年见桃酥没有半点反应,于是贱兮兮的搓着手,猥琐地凑到梅知林眼前,眼神向桃酥一挑一挑的,夸张的叫道:“哎呀!梅兄,早就看见你身边站着这么一位绝世美女了,这谁呀!怎么也不介绍介绍!”

  桃酥闻言,并不打算介绍自己,而是抱着手站在一边,看热闹般的盯着梅知林,想知道他如何介绍自己。

  这时,包间里突然传来一道如泉水般清泠的男声,道“菊四浪,先让他们进来。”

  菊四浪闻言,这才不情不愿的撇撇嘴,侧了侧身,打算给梅知林让道,却不曾想梅知林居然直接推开他,无视他愤愤的小表情,走进了包间。

  桃酥一时没有跟进,只是愣在原处,感叹着那清泠好听的声音,猜声音的主人一定长的很好看。

  清雅的包间里,飘荡着阵阵沁人心脾的茶香,桌上摆着几样小巧精致的糕点,桌边坐着一男二女,此时正低头喝茶。

  只闻其中一位大约十五六年纪,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惠披霜,身着白色衣衫,细腰处系着一枚白玉昙花的玉佩,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手里把玩着茶杯,见来人,微微抬头,清冷的眸子看向梅知林语气责怪道:“你来的可有些晚。”



  梅知林回道:“路上有事,耽搁了。”

  这时,一位大约十四五年纪,一张圆圆的脸蛋,眼珠子黑漆漆的,脸颊晕红,周身透着一股青春活泼的气息,衣衫上锈着朵朵雅致的九芯兰。手肘杵着桌面,手掌撑着脑袋,满脸的幸灾乐祸的盯着梅知林,眼睛微微一侧便看见后来跟上的桃酥,眼神蓦的一亮,语气惊讶道:“这位姐姐,生的好生漂亮。”

  此话一出,包间内的另外两人这才注意到桃酥,眼神里似乎都有些震惊,这就惹得桃酥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门外的菊四浪这时急忙探出小脑袋,得意道:“我就说嘛!是个绝世美人吧!你们还不信!”

  “是是,四浪哥哥这次总算是没看错。”圆脸的少女笑嘻嘻的道,拍了拍一旁的空凳子对桃酥,甜甜的说道:“来来,姐姐坐这儿,和我一起”

  “好!”桃酥低声应道,还想夸夸小姑娘来着,却被一道审视的目光打断了,目光与之相对,是一位大约十六七年纪,身着一身儒雅的天蓝色长袍,袖子处绣着金丝七叶竹,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把玩着价值不凡的白玉扇,眼睛则直勾勾的盯着桃酥,是位书生味十足的少年。

  桃酥回之微微一笑,少年俊脸微红,当即撇开脸,桃酥心想:这人,长的真好看,相比梅知林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是瘦了点。不过,他刚刚那抢了他女人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呀!嗯,对哦!我记原文中梅知林好像是个断袖,莫非……此人是风竹磬。

  他这么看我,难道以为我是梅知林的红颜知己,毕竟现在的梅知林可还是直的呀!嘻嘻!于是,她一脸勘探真相后的坏笑,不动声色的默默关注梅知林他俩。

  这时,只见梅知林轻咳一声,道:“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风竹岭少岭主风竹磬,这位是昙花涧圣女花纤纤,这位是醉心湖少领主瑶姬,还有你说的这个大傻子是金菊谷三少谷主菊四浪”

  桃酥闻言,心里第一个念头就是:果然,那人就是扳弯梅知林的风竹磬,嘻嘻!就这小身板怎么就成了攻,嘻嘻!难道是穿衣显瘦,脱衣显型....还是...,恩..言归正传,停下yy,话说这些人可全都是有名的世家公子哥,大小姐呀!真不愧是梅花境少境主梅知林。即刻正色,一一拜见道:“各位好,我叫桃酥,还请日后多多关照”

  风竹磬点点头,表示了一下,态度不冷也不淡。

  瑶姬则是一脸吃货的样子上下打量着桃酥,笑嘻嘻道:“桃酥这名字,听起来就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衬上姐姐的美貌,有颜又有料”

  花纤纤也在一旁答腔,舔了舔微干的嘴唇,道:“确实,感觉味道很不错的亚子”

  桃酥听完,浑身颤抖一下,这是要吃人的节奏吗?怕怕,只能无奈的笑了笑,一下子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见菊四浪突然凑近,她耳边传来他挑逗的细细嗔念:“桃…酥”

  她当即狠狠的抽了抽嘴角,活了两辈子,还真没哪个敢这样叫过自己,他还真是与众不同。余光顺势瞟过其余几位,却发现都直勾勾的瞅着她,看笑话,她只好装作脸红的“嗯”一声。

  菊四浪却像发现新大陆般,放声大笑道:“脸红了!”

  “好了!”梅知林起身,拦着还想靠近桃酥的菊四浪,眼神警告着道。

  菊四浪只好知趣的转身离开,另找位置坐好,梅知林又坐下顺势给桃酥添了杯茶,端了碟糕点。

  一时,众人与梅知林还算相谈甚欢,你一句我一句的,毕竟是多年的好友。

  好一会儿,风竹磬突然来了一句道:“知林兄,是打算带她上东恒山吗?”

  梅知林没有说话,表示默认。然后,风竹磬冷眼暼着桃酥,小声冷哼道:“真是麻烦!”

  桃酥原本正低着头喝茶,咬着糕点,脑海中yy着梅知林和风竹磬的无数张激动人心的画面。毕竟小说里,梅知林和风竹磬可是禁忌之恋!爱的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不过,可惜的是最后梅知林死在了大魔王雪辰风的手上,是的,不是花花世界的“正人君子”手上,而是大魔王雪辰风的手上。

  那一夜,风竹磬抱着梅知林早已失去生机的身体一夜白头,落地成魔,却最终报仇未遂,也随梅知林而去。没曾想,他居然是这样的人。嘤嘤,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吃醋是认真的。

  要知道,那时候除了坤城弟子和风雪城的弟子,几乎所有人都是对女主诸清欢一见钟情的桃花朵朵。

  坤城是敌对关系,不做考虑;风雪城是自上古诛魔大战时就封城了的,即便魔族再次大举进攻也未见出山,自然也就见不到女主啦!

  所以,他俩算是花花世界里的一股清流吧!一个是坤城的表公子,一个是世家弟子中的模范少年郎。

  唉!咦!周围咋就没了声响,仔细听听,只能听见自己吧唧吧唧吃糕点的声音,真是一点都不尴尬,小脸爆红,抬头又瞥见风竹磬又顶着一脸抢了他媳妇的神情望着她,由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茫然问道:“怎么了”

  气氛一度沉重异常,四周安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只见菊四浪和瑶姬此刻眼观鼻鼻观心,十分紧张的端着茶杯,不敢解释。花纤纤则是一副风轻云淡样子,仿佛世间一切都与她无关。只有梅知林回道:“没事,喝茶,吃点心”

  既然这样说了,桃酥也就只能低头喝茶,心里暗戳戳的表示世家弟子难道都是这样的怪脾气,不敢惹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