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见钟情,桃花债 > 二、有钱有势的炮灰秦语未

我的书架

二、有钱有势的炮灰秦语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见钟情,桃花债》这是一本对女主极其友好的言情小说,初看这部小说,桃酥就严重怀疑作者这是在描写自己心目中的月光女神,因为这部小说里所有的雄性生物几乎全对这女人一见钟情,真可谓桃花朵朵,全是债。

  女主诸清欢,八年前原本是富贵楼的嫡家小姐,可是外祖家突遭横祸,一夜之间惨遭灭门,灭门之人正是花花世界中犹如帝王般存在的坤城秦家。

  女主的外祖家是长春亭的季家,在花花世界那也算是称霸一方的顶尖修真世家,传说是因为垂涎山茶岩叶家的镇族之宝,联合多方世家将其谋之,灭其满门,却不料事后败露,惹怒了山茶岩叶家家主的生死好友坤城秦家家主秦枫,由此惨遭灭门。

  富贵楼担心连坐,立刻就将女主诸清欢的母亲,长春亭季家家主的嫡长女休弃,并将其迫嫁给旁支的旁支的旁支的一小老头为妾室,连带诸清欢和她弟弟也是随她们的母亲而去,堂堂富贵楼的嫡家小姐就此变成花花世界的底层人物,铺天盖地的笑料也随之而来,为的就是平息秦家的怒火。

  女主诸清欢就此跌落云层,但是她得此遭遇非但没有黑化,反而觉得是上天给自己磨炼,于是变得愈加纯真善良,大家闺秀,秀外慧中,在众雄性人的眼中那简直就是圣母般的存在,公主般的耀眼。

  在阡灵书院求学时,意外与男主一见钟情,但是男主竟是导致自己外祖家灭门的重要人物之一,山茶岩叶家少主叶观潮,这爱恨交织的爱情啊!

  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叶观潮和坤城小公主秦语未又是有婚约在身的,外人眼里那骄纵跋扈的小公主这怎么肯,初次见面就多方刁难女主,这就引起众多一见钟情的桃花们的不满。

  可是时日不长,坤城小公主参加东巫群山狩猎大比时,竟意外死在了其中。最令人诧异的是,女主诸清欢竟然不计前嫌,主动配合秦家寻找真正幕后真凶,却意外牵出坤城秦家私通魔族。

  这可是大罪啊!通敌叛国,天地不容啊!

  于是,男主女主携手,高举大义之旗,号召花花世界所有世家将其灭之,与此同时又联手抵御魔族的乘虚而入,并成功灭杀魔族的故事。

  看完小说后,桃酥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狗血至极。

  想当初,桃酥之所以会看完整部小说,并不是因为情节有多吸引人,而是这里面的每一个世家的代表着一种花,女主诸清欢出生富贵楼是花中之王的牡丹,长春亭季家是花中皇后的月季,坤城秦家是接引之花的曼珠沙华,而梅知林是梅花境梅家的,那个拥有花中之魁的梅花。

  抬眼看着正扶自己的梅知林,是那么的月明风清,玉树临风啊!眼神里免不了一阵惋惜。

  原文中,梅知林所在的梅花境梅家,在花花世界中是精神的象征,却因为是秦家的姻亲,下场也是极为惨烈的,梅知林更是万剑穿心而死。

  文中满篇都在述说着男女主的深明远虑,大义灭亲,但是在桃酥看来就是强行给男女主戴高帽,强行将大反派二号安在秦家的头上,好让女主大放光彩。

  坤城的秦家自上古诛魔大战之后,就一直镇守花花世界与魔界的边境,在那里有一颗独树成林的血色大树,这颗大树拥有特殊的意识,能吞噬万物,它封印了魔界和花花世界的唯一道路,世人称它为生死血树。

  数几十万年来,坤城秦家不断地与心狠手辣、毫无人性的魔族进行厮杀,保护着花花世界里的一花一草未陨,并为花花世界的人刿心刳肺。

  这些人私通魔族,是在搞笑吧?作者还真是作死小能手!

  梅知林无意间瞥见桃酥眼里的惋惜,心里一阵莫名其妙,但还是关心道:“我看桃酥姑娘,神色还是不太好,再歇息片刻”

  桃酥乖乖听话,将脑袋靠在船边,好一副乖巧可爱的样子,心里却吐槽着:靠,我居然还有脸惋惜别人,自己才是最惨的那一个,好不好?刚出场不久,就要领盒饭了。还是那种被人灭了,尸体被数十头魔兽分之而食的那种。

  嘤嘤,人家梅知林好歹活了大半部小说,尸骨还尚存。秦语未啊!秦语未,我为啥会穿到你的身上,有钱有势,居然还混成了一个不长命的炮灰。

  老天,你就不能靠谱一点吗?这样坑人真的好吗?也不给点好处,小心我告你啊!

  要问为什么桃酥会知道自己是秦语未,因为原文中对这个关键的导火线,是这样简略的描写的:秦家有女,年方十六,容颜俏丽,骄纵跋扈,曾失踪于东恒山下,记忆缺失,偶遇故人,将其带上山,受人辱之,身死于东巫群山,完结。

  年方十六,年龄不是正好?容颜俏丽,就这容颜还不够俏丽?倾国倾城了好不好嘛?曾失踪于东恒山下,迷路不算失踪嘛?记忆缺失,没有原主的记忆算不算缺失?偶遇故人,原主表哥算不算故人?将其带上山,现在可是正往山上走的途中.....

  半晌,心里自埋自怨的桃酥只无奈的接受现实,抬眼看着梅知林,问道:“知林哥哥,还有多久到东恒山。”

  “已经到了”

  “恩,这么快的吗?”



  “本就离的不远”

  “怎么,也不叫我一声”说着,桃酥扶着船沿,站了起来,举目远眺,一个仿佛从天空中捅进的巨大山锥映入眼帘,抬头向上看去。

  这一刻,她心里别提有多震撼了,那是一座极其庞大的大山,此刻正倒立悬空在云层中。

  然而此刻此刻,她和梅知林所乘坐的小白船正停在山锥旁的天空中,眼神看起来是多么的平淡无奇,但是颤抖的身体却并不平静。

  她轻捏着自己下巴,若有所思的小声嘟囔道:“还真是倒立悬空的大山,这科学吗?”

  山上的花草树木,亭台楼阁,看上去是无比的清晰!整座山是被山顶上如喷泉般奔流而下的碧水所覆盖,形成了一座天然的水之结界。

  从远处看,像一盏透明的圆灯笼屹立在群山之中,落地的水帘形成一条条路径分明的小河。

  然后又重新汇聚到一汪碧波湖水中,湖面明亮如镜,轻风吹拂着倒映着大山的湖面,荡起微微涟漪,风儿携着朵朵细浪跃于湖面,还有一座几百米高的石柱屹立在湖边。

  湖的东边,桃酥的正前方,小河流的两岸,是一座规模不小的小镇,小桥、流水、人家,俨然是一个世外桃源。

  哎.....等等,倒映着大山的这湖面.....嗯,这湖中心倒映的那座大山是与天空之中大山呈对称之势,这一点毫无疑问,既像是一尊巨大沙漏,又像是一个镜面。

  此刻,桃酥看向不远处热闹非凡的小镇上,往来的客商络绎不绝,但是绝大多数是修真者。于是转头看向梅知林,问道:“我们不是要去东恒山吗?”

  “对,不过,现在还不能直接到达,我们先去小镇上歇息一晚,再通过阡灵书院试炼,就可以上山”梅知林解释道。

  “还要试炼,真是够麻烦的”桃酥不高兴的努努嘴,但还是点了点头,跟着梅知林来到的小镇上的东恒客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