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些可爱的小短篇 > 第16章 第十六章

我的书架

第16章 第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上多了黄尾巴一家,并没有给它们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黄尾巴们知道山湾里的动物都是属于狼的,于是每天都会跑很远去捕猎,渐渐的居然把更远一些的地方摸熟了。

狼让它们带自己去走了一遭,回来后就一直在思考着什么,心不在焉的。

二哈不知道狼在想什么,好几次故意去咬狼,想转移狼的注意力,狼发现后好笑的把它叼开。

它没想什么,它只是突然想起来以前生活在草原的时候,为了捕猎,别说周围方圆几百里的地方,就是更远的地方它都去过,都摸熟过,它有家,但是不常回去,而现在,它一直待在家的范围里,倒是不常出去了。

狼在思考着这两种生活的不同,思考来思考去,它只知道它更喜欢现在这样。

想通一些东西后,狼看着二哈的眼神更加温柔了。

金喙不知道去哪儿偷来了一窝蛋,不停地跟狼炫耀这是紫喙为它生的孩子,整只鹰荡漾的不得了。

紫喙全程沉默的看着,无声的纵容着它,看的狼突然觉得牙齿酸酸的,它赶紧让二哈帮它看看牙齿怎么了,二哈歪头思考了一会儿它的意思,想起来有一次自己受伤了,狼帮它舔了舔就不痛了,就把头钻进狼的嘴里舔了一下狼尖锐的牙齿,把狼麻的牙齿更软了。

狼忍着牙齿的麻痒,说什么都不给二哈看了,二哈生了一会儿气,跟着金喙去找黄尾巴一家了。

黄尾巴们非常的老实,金喙说什么就是什么,听见金喙有蛋了,一些单身狼满脸的羡慕简直遮不住,黄尾巴和它的儿子儿媳们,则看着小狼们露出和金喙脸上如出一辙的幸福表情。

金喙愣了愣,不知道为什么,黄尾巴一家明明相信了,还朝它祝福了,但它就是高兴不起来。

金喙愤愤的回家孵蛋去了。

紫喙窝在窝边上,满脸纵容的看着它。

金喙沉默的忍受着它的注视,终于它受不了了,[你能不能来帮帮忙。]

紫喙淡定的摇头,它进入角色很快,[小金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打猎争取让你和宝宝们吃饱的。]

金喙:……

[这是你生的蛋啊喂!]金喙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挑战。

紫喙满脸温柔,[对啊,既然是我生的,那么孵蛋这种事当然就轮到你啦。]

金喙:……

可是它不想天天在这里一动不动的孵蛋!

紫喙看着它,[实在不行你可以不孵的。]

金喙两眼放光,[那你……]

紫喙温柔的打断它,[你在想什么呢小金,孵蛋可是你的活啊。]

金喙震惊,[那我不能不孵啊,如果我离开了,这些蛋不就死了吗?]

[那就死嘛。]紫喙异常的冷酷,它并不觉得金喙能孵出小鹰,就算孵出来了,它看了看金喙,收回视线。

金喙一定养不好的。

金喙和紫喙闹矛盾了,随着小鹰的孵化矛盾越来越严重。那些小鹰总是想互相伤害,导致它两个必须有一个留在家里,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孵蛋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金喙对它们的感情很深,不希望它们互相伤害,紫喙却对这一幕视而不见,它当年就是这样过来的啊,所以对紫喙来说这些都没什么。

金喙则觉得它太冷漠了,它并不喜欢弱肉强食的规则,这也是它明明察觉到这里有一头很厉害的狼,也非要来筑巢的原因。它其实观察狼很久了,虽然它经常看不懂狼在做什么,但是每一次看到二哈,金喙就觉得它和狼一定会相处的很好,它们是一样的。

闹了几天,紫喙妥协了,它不再干涉而是在一旁冷眼旁观,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小鹰们到了该在天空中翱翔的日子了,但不管金喙怎么教,它们就是飞不起来。

紫喙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小鹰们一次次从空中落下去的时候,一次次将它们稳稳的接住。

它知道这样做到话那些小鹰们就永远都飞不起来了,但是金喙舍不得折断它们的翅膀,紫喙不忍心看着它们掉下悬崖。

狼看不过眼,把小鹰要了过来,教它们控制风的力量。

研究院的人们开始经常看到一头巨狼在空中快速的飞行,卷起的气流带着几只翅膀没有张开的小鹰,两只大鹰则在后方飞的下面一点,为小鹰们保驾护航。

研究员们沉默的看着这一幕每天不间断的循环上演,在半个月后小鹰能够在天空翱翔的时候,他们在森林的边缘扔了一个人类男婴进去。

既然打不过,那么就加入,他们人类最识时务了。

那个小男婴还没有断奶,研究员们害怕狼它们不到森林边缘来,找不到男婴会让男婴饿死,就天天把男婴喂得饱饱的,还拿了一个扩音器天天循环播放男婴的哭声,三天过去,一头灰色黄尾巴走路一瘸一拐的狼出现在了森林边缘。

研究员们着急的看着它接触幼崽,非常害怕这头狼会将男婴吃掉。

黄尾巴围着男婴转了一圈,扫视了一下周围,在研究员们焦虑的情绪中,坐在了男婴的身边。

研究员们齐齐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们看着黄尾巴朝男婴伸出了爪子,他们的心又提了起来。

黄尾巴收起了利爪,轻轻的,小心翼翼的碰了碰男婴的脸颊,男婴冲它欢快的笑出了声,黄尾巴把脸凑过去在男婴的身上嗅了嗅,男婴却一把抓住了它脸上的毛。

研究人员们紧张极了,却见黄尾巴温柔的舔了舔男婴的脸颊。

看着黄尾巴带着男婴回去,研究院们纷纷松了一口气,他们并不怕黄尾巴养不活男婴,毕竟有那只大狼在,据他们观察,那只狼好像很喜欢养幼崽。

只是……

一个研究员担忧的问道:“科长,那只狼刚刚舔了小景,我们要不要想办法把小景偷出来去打狂犬病疫苗啊?”

科长:……

研究员们:……

黄尾巴捡回来一只人类幼崽,这事在山上传了个遍,金喙带着几只小鹰和紫喙过来围观,非要钻进人家家里面去。

狼一把将它拍了出来,把一头母鹿掉给了黄尾巴。

母鹿温顺的趴了下来,黄尾巴叼着包裹着小孩的布料,小心的将孩子放到母鹿身上。

它看着男婴嘬食着乳汁,心都要化了。

二哈也很喜欢男婴,好几次想要把男婴抢走自己带,然后和金喙一样被狼拍飞。

二哈很委屈,狼回去哄了它半天,趴在地上露出肚子任它翻滚撕咬,二哈非常委屈的撒了一顿泼,发现抢不走黄尾巴的外甥后,天天在森林边缘转悠,想要捡到一个人类幼崽回去。

期间它发现了研究员们,双方面面相觑,二哈看着研究员们的体型觉得不对,但还是随便叼着一个想要回去,但是它发现自己叼不动。

二哈愤怒了,奇耻大辱!

然后研究员们给了二哈一个大一点的孩子,他们将孩子送去后害怕孩子长大了不会说话,便找了一个六岁大会认字说话还很聪明的小朋友送进去,这是它们司令的孙子,将军的儿子,所以他们见二哈好说话,便叮嘱它好好带。

结果当天晚上研究员们发现动物都吃生食,害怕小少爷进去没吃的,想要再丢一个进去,但被将军否决了,“你们放心,小熠绝对没问题。”

话是这样说,但他们后来还是天天想办法往森林里送物资。

将军非常不放心,他们一开始送小孩是想培育内部卧底跟动物打好关系,但是等那孩子长大得多久,这才迫不得已送了自己的孩子。他真的很担心,那群动物不会照顾孩子,或者手下没个轻重什么的。

而此时,小熠正在教狼烤肉,狼连烤了好几串这死小鬼都不吃,它很想把着小鬼咬死,但每当它露出一点这种情绪,那死小鬼就去找二哈。

“爸爸!”死小鬼坐在地上盯着狼面无表情的喊着。

二哈立马冲过来,对着狼怒目而视。

狼:……

因为小景还在喝奶,王熠完全不担心对方,来了半天看都没去看一眼,一心一意的跟着二哈作威作福。

他之前作为大院里的老大,明明有着作威作福的权力,却被家庭管束着,必须带大院里的其它小孩!王熠非常不高兴,现在他摆脱了那个人类家庭,拥有了自己的动物家庭,他自由了,他要把之前没作过的日子全都作回来!

第一步,就是将这里的老大踩在脚下。

王熠看着狼,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爸爸,我要吃水果!肉太腻了。”王熠喊着。

二哈没有听懂,疑惑的看着狼,王熠见它的动作继续催促道:“爸爸!”

狼吼了一声,没一会儿猎犬们就用树叶裹着一堆果子过来了。

狼是杂食动物,这些果子狼都吃过,见都是甜的,放心的推到了王熠面前。

王熠吃不了多少,只吃了一个果子就说要睡了,狼便让猎犬把剩下的果子收起来等他以后再吃,王熠面无表情的开始作了,“我要吃新鲜的。”

说着,他的视线一直看着狼叼着的果子。

狼:……

最后狼把那包果子吃完了,小鬼下次想吃再给他摘好了。

然后……

王熠:“爸爸,它吃了我的果果!”

二哈:“嗷呜——”

狼翻着肚皮躺着,王熠趴在它肚子上拍了拍,“吃饱了吗?”

狼眯眼看着他,搞不明白他想干什么,王熠确实想要干点什么,但是他放弃了,因为它不用干了。

王熠默默地翻身下去,二哈一个猛跳扑倒了狼的肚子上,狼的头扬了起来,悲愤的发出狼嚎。

“嗷——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