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独有偶,在克林顿被找回去的第二年,又有一只小二哈走丢了。

这次是一只刚断奶没有多久的小二哈,随着主人一起出门旅游,途径大草原,在半路休息的时候,小二哈扑着一只蝴蝶跑远了。

小二哈一直跟着蝴蝶跑到了草原和森林的边界,蝴蝶飞走了,小二哈停了下来,伸出小短腿在脖子上挠了挠,它觉得有些饿了。

开始往回走,可是小二哈看着身后茂密的草丛,每一根都比它要高,它看不见主人在哪儿。

小二哈耸动鼻子在空中努力的嗅了嗅,嗅到了……嗯……

小二哈缓缓回头,身后的一棵树背后,露出来一对冒着绿光的眼睛。

小二哈应该感到害怕的,但是它却一晃一晃的朝着眼睛走去,它走到眼睛的主人身边,那是一直威风凛凛的草原狼。

那是一只非常强壮的狼,那锐利的眼睛,锋利的狼爪和牙齿,高大的身躯和线条漂亮紧实的肌肉都证明了这是一只优秀的捕食者。

这一匹草原狼的长相和小二哈很相似,灰黑色的毛发,雪白的腹部。除了那颗黄色的眼睛,和这匹草原狼更为威武外,它们看上去非常相似。

小二哈觉得自己找到同类了,它蹭了蹭草原狼的前腿,小脑袋一耸一耸的,狼居高临下的看着,低头在小二哈的身上嗅了嗅。

小二哈还在蹭,不过蹭着蹭着,它慢慢的张开了嘴巴,啊呜一口咬在了狼的腿上。

小二哈的牙齿并不怎么锋利,就算它非常努力的撕咬了,那个力度对狼来说也是不痛不痒的。

狼把小二哈当做同类幼崽了,它在空气中嗅了嗅,并没有闻到母狼的味道。

它看着小二哈,觉得这只幼崽应该是自己跑丢了。

狼的领地非常广,没有狼敢来它的领地溜达,包括母狼,更别说带崽的母狼了,所以这只小幼崽,太好动了,跑的真远,居然跑到它的领地上来了。

狼觉得小幼崽应该是隔壁的黄尾巴家的孩子,黄尾巴的家族很庞大,拥有好几只幼崽,而且黄尾巴的领地离自己的最近。

虽然它没有在小幼崽身上闻到黄尾巴的味道,不过它已经基本确定这只小二哈就是黄尾巴的种了,幼崽跑不了多远的,黄尾巴的领地是离它的领地最近的。

虽然狼已经确定小幼崽就是黄尾巴的孩子,但是狼并不准备把幼崽还回去,它也不准备养着这一只小幼崽,一个狼生活多自在啊。

狼没有再管小二哈,转身走了。小二哈还靠在狼的身上,狼突然离开,小二哈失去了支撑点,晃了晃趴在了地上。

小二哈爬起来甩了甩脑袋,连忙跟在狼的身后追过去。

小二哈的腿没有狼快,就算狼没有奔跑但是小二哈依然追不上狼,它很饿,腿很短,路很坎坷。

小二哈一路跟着狼走走停停,追一截摔个大马趴,爬起来后又追上去。而且小二哈有一次追着追着追丢了狼,着急的在原地嗷呜嗷呜的嚎叫,狼听见声音无奈的走了回来,叼着小家伙的后颈将它叼回了自己住的山洞。

狼的洞穴里很干净,除了浓郁的狼自己的味道外,并没有什么难闻的味道,这是一只爱干净的狼,也有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味道会吸引捕猎者,就算是狼这样强壮的独狼,也得要小心别的例如老虎狮子之类的捕食者。当然狼也会在洞穴里留下属于自己的味道,用作威慑,这样的话那些豺狗或者别的狼才不会进入它的地盘。

狼将小家伙叼进了洞穴,它得出去打猎,带上小东西的话不太方便。但是把小家伙一个狼放在家里它也很不放心,不是害怕附近那些豺狗回来偷家,而是害怕这个好动的小家伙自己又跑丢了。

毕竟这只小家伙能从黄尾巴的领地跑到自己的领地来,谁知道它还会跑到哪里去,而且狼已经准备要养小二哈了,它不想小二哈回到黄尾巴的族群里去,这是它的幼崽。

而且黄尾巴那么大一家子人,怎么可能每一只幼崽都养的很好呢,这不,就丢了一只幼崽,但是它不一样,它只有这一只幼崽,它会将它养的非常高大,成为一只跟它一样强壮的狼。

狼想了想,走出洞穴去找能够将洞口堵住的东西,它站在洞穴门口观察着四周,它不能走太远。

狼正找着枯树枝或者一些其它的可以将洞口堵住的东西,突然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撞到了它的后腿,狼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果然,后退上又传来一阵被小二哈的牙齿咬住时的麻麻痒痒的感觉。

狼转了个身,看着因为没了支撑又摔在地上的小二哈。

狼有些头疼,这个小幼崽也太黏乎了。

狼叼起小二哈的后颈,把小二哈给叼回了洞里,没一会儿小二哈就又出来了。

狼没办法,只好让小二哈跟着自己去找堵山洞的材料。

它在山洞旁边的石头堆上找到了一块大石头,狼想了想,把前爪放在那石头上用后腿蹬地往前推。

石头有些重,狼推得有些累,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一个低头,听见啪叽一声,小二哈也气喘吁吁的从石头上滑落,趴在了地上。

狼觉得有些好笑,将身旁努力帮忙的小二哈给扔到了一边,继续把想办法把石头往家里挪。

好不容易狼将石头完全堵住了洞穴口,它把小二哈叼过来让小二哈去推门,纹丝不动。

狼见状非常满意,它用力将石头推开,将小二哈扔进去,又费力的把“门”关上。

狼累的趴在地上,看着家门口,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吃力不讨好,这样回家也太累了。

狼觉得自己还是太弱了,居然连家门都打不开。

狼在门口的花岗岩上磨了磨爪子,它的爪子能轻易撕开猎物的皮毛刺进肉里,它的牙齿也能一口将猎物的脖子或者腿咬断,但是还是不行。

这只能养活它一匹狼。

狼一直觉得自己是这片草原上最厉害的狼,它应该是狼王,但是狼现在不这么觉得了,它只是一头连家门都打不开的废狼(错误认知)。

小二哈在黑漆漆的洞穴里不停地叫唤着,扒拉着山壁,嗷呜嗷呜的让狼来救它,可是狼并没有回应它。

小二哈委屈的不行,抽抽噎噎的在洞穴里找了个狼的味道最浓郁的地方睡下,没一会儿洞内就安静了下来,小二哈睡着了。

等小二哈睡醒后,惊喜的发现洞穴里不黑了,亮堂堂的,充满了阳光。

小二哈蹦哒着走出去,狼正在处理一个大家伙。

狼余光看见它出来,走过去将小二哈叼起来放在马鹿的旁边。

一口撕开了马鹿的腹部,鲜血涌了出来,狼舔了一口鲜血,看向小二哈,示意它来舔食鹿血。

小二哈走过去,趴在马鹿身上嗷呜一大口,马鹿刚刚死去没多久,鹿血还是滚烫的,咸腥的血的味道在嘴里滚动,小二哈咽了下去,眼眸中闪过一抹紫色的光。

小二哈开始大口的吸食鹿血,时不时还用自己不那么锋利的牙去啃食鹿肉。

狼在一旁看着,等看到小二哈的肚子胀鼓鼓的后,就把小二哈赶开自己吃剩下的。小二哈带着自己涨鼓鼓的大肚子跌跌撞撞的走过来还想吃,狼看了它一眼,扯下一块肉藏着了洞穴里面等小二哈等会儿饿了再吃。

狼吃了十公斤的鹿肉后,将剩下的鹿肉储存起来,狼想出去再找一些别的食物,但周围的马鹿群已经被它惊动了,一段时间内估计找不到了,不过剩下的鹿肉估计也够它和小二哈吃上好几天的。

狼不能保证自己每天都能猎到食物,为了不让小幼崽饿肚子它得多找一些食物回来。它想了想还是将小二哈扔进了洞穴将门关上,临走前它将那块藏起来的肉放在了洞穴的高处,狼的鼻子非常的灵敏,被小幼崽找到藏起来的肉是迟早的事,它还不如把肉放高一点,小幼崽拿不到,就不会在没有饥饿的情况下偷吃,剩下的鹿肉狼放在另外一个山洞里面。

小二哈非常馋狼放在穴壁上的肉,望着肉不停地向上跳,一次跳的比一次高,狼在不知不觉中,锻炼了小二哈的跳跃能力。

狼没有再抓到马鹿,但是它不想空手而归,于是它去掏了一个兔子窝,抓回来两只兔子。

狼只吃了一只,兔肉对它来说并不好吃,它将另一只扔给了小二哈,锻炼小二哈的捕猎能力。

狼把兔子放出去,小二哈立马上去追,小二哈是一只优秀的狗,没一会儿就抓到了兔子,但是它并没有如狼期望的那样咬断兔子的脖子,而是追着兔子一路将兔子赶回了洞穴里。

狼默默地看着,去旁边的石头堆哪儿刨开了一个入地式的小洞穴,那是它储存食物的地方,之前吃剩下的马鹿肉也在哪儿,它示意小二哈将兔子赶到这里。

小二哈看了一眼,叛逆的甩了甩脑袋,将兔子撵出来,追着到处跑。

狼沉默了片刻,把洞穴弄大了一点,结果石头哗啦啦的滚下去,露出了洞穴里面的另一个洞穴口,狼钻了进去,里面的空间足有它家的两倍大。

小二哈听见动静也撵着兔子跑了过来,狼见状走出去,等小二哈跑出来后爪子一伸,将兔子关在了那个洞中洞里面。

小二哈没看见自己的兔子,立马炸毛,冲着狼又吼又叫,时不时还冲上去咬两口,不过它自己可能也知道它打不过狼,所以总是飞快的咬完就跑。

狼忍了一会儿,实在是忍无可忍,冲过去叼起不听话的幼崽回了家。

狼把门关上,小二哈跑到角落去窝着不理它,狼想了想把放在顶上的肉拿下来递给小二哈,小二哈根本没饿拒绝进食,狼又想了想,把肉给吃了,反正另外一个洞穴里还有很多。

小二哈见它把自己馋了半天的肉给吃了,气的不行,冲上去对着狼一通乱咬,也不跑了。

狼把它按住,舔了舔小二哈的毛,小二哈在它的爪子底下不停地挣扎,最后把肚子翻了过来,狼以为小二哈让它舔,就把小二哈结结实实的舔了个遍。

小二哈一开始还挣扎几下,后来毛毛被舔舒服了,哼哼唧唧的睡了。

狼将它团在怀里,最后舔了舔小二哈的狗头,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