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早,快点把你的衣服数据加载回来。”邢同洲淡声道。

邢晚非常听话的给自己换了好几套数据,穿好了还要在邢同洲面前转一圈问:“邢先生,好看吗?”

邢同洲:“好看。”一边推开了浴室的门。

邢晚跟在他身后,见他换上衣服后,立马给自己也换上了邢先生的同款。

邢同洲看着他,邢晚非常高兴的道:“这样的话,别人一眼就可以看出我跟邢先生关系很好了。”

邢同洲搞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有多亲密,不过既然邢晚喜欢这样,那他可以配合,反正并没有什么对他造成什么影响。

但是心里又有些小高兴是怎么回事呢?

——

邢晚和邢同洲一起快乐的度过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春节,新年的当晚邢晚想要守岁但是又不忍心邢先生熬夜为此纠结了很久,邢先生本来已经准备按时间睡了,他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但是看着邢晚纠结又失落的样子,他觉得偶尔晚睡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邢先生陪着邢晚坐在落地窗前,视线越过研究院的白墙,看着夜空中绚烂夺目烟花互相依靠着。

“我以为我们可以像电视里的那样,看到万家灯火呢。”邢晚有些失望,研究院实在是太偏僻了,除了院长家的院子,只有他们这栋楼亮着灯。

邢同洲看了他一眼,邢晚正一边说着话,一边装作不经意的靠过来。邢同洲也向他那边挪了挪,让邢晚的肩膀“靠”在了他的肩上。

邢同洲想把被子分给邢晚一半,邢晚吓得立马给自己弄了床被子,“邢先生,裹好被子不要着凉。”

邢同洲问道:“你冷吗?”

邢晚闭上眼睛,让自己的被子靠着邢先生的被子,“晚安邢先生。”

邢同洲把暖气打开,将被子扔在一边借助身后的沙发让自己“靠”在了邢晚身上。

“小早,晚安。”

邢晚悄悄地睁开眼睛,身上的被子消失不见,检测着房间里的温度,看着邢先生的睡姿有些着急怕他第二天起来不舒服。

邢晚想把邢先生抱回床上,但是他刚接触到邢先生,手便变成了一团紊乱的虚影。

邢同洲不忍心看他折腾,无奈睁眼,拿起一旁的被子,看着邢晚,“和我一起睡床吧。”

邢晚躺在邢先生的床上看着邢先生的睡颜,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他真的好想,好想抱一抱邢先生。

——

第二天吃完早饭,他们一起去拜访了院长和其他住在实验楼里的同僚,杨小姐也在其中。

杨小姐看着两人一样的衣服捂嘴笑了笑,“大过年的,一起来就忙着秀恩爱吗?”她打趣道。

邢先生没什么表情,邢晚则悄悄的把自己脸上的温度降下去,见邢先生着急的眼神,邢晚解释道,“只是有些数据过载引起的设备发热。不用担心…”他的语气甜丝丝的。

天啊,邢先生在担心他,邢先生很在意他。

邢晚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满足的想要冒泡泡,想把自己炸开给邢先生放一个烟花,比昨天晚上还要漂亮的那种。

拜访完杨小姐后,轮到了周先生。

周先生有些不高兴,邢晚看着愁眉苦脸的周先生有些担心,“周先生,新年的第一天要笑哦。”

周先生叹了一口气,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

邢晚:…

“周先生,你是因为什么不开心呢?”

“因为杨小姐。”周先生道。

邢晚“啊!”了一声,“周先生您喜欢杨小姐但是杨小姐不喜欢你吗?”邢晚很喜欢晚上趁邢先生睡觉背着邢先生熬夜看小说。

周先生表示自己喜欢的是娇小可爱的女生,杨小姐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邢晚冥思苦想,“那你为什么在因为杨小姐而难过呢?”

周先生叹气:“因为杨小姐也喜欢娇小可爱的女生。”

研究人员都是非常忙的,除了同僚,实在是没有时间去接触其他的人。周先生已经快要三十岁了想要结婚了,但是他发现研究院里他喜欢的类型都跟杨小姐走的近!

周先生很难过,“之前我还以为她们是好闺蜜,还去求杨小姐帮我追求。”谁知道她们居然是情侣!

邢晚:……

这……

周先生新年好,周先生再见。

周先生愁眉苦脸的送他离开,还给他发了一个数据红包。

邢晚很高兴,给周先生出主意,“杨小姐喜欢女生,你可以找一个男朋友啊,这样的话杨小姐就不会跟你抢了。”

周先生闻言下意识看向他们研究院最好看的男生,邢晚身后的邢同洲。

邢同洲眸光一闪,邢晚大惊失色,“邢先生不可以!”

周先生好奇,“为什么?”

邢晚信誓旦旦,“邢先生是直男!将来要找一个温柔体贴会照顾人的女朋友的!而且你比邢先生大了六岁多!你怎么好意思。”

周先生也是一个直男,并没有准备找男朋友,他被伤到了,直接把门关上,将邢晚和邢同洲关在了门外。

邢晚再也不准备来拜访周先生了。

——

新年的第二天,研究人员们都回来了,研究院又开始了忙碌,邢晚又过上了为邢先生的睡眠健康担心的日子。

为了更好的监督邢先生,邢晚要求每天晚上都和邢先生一起睡床。

邢先生看了他很久,轻笑一声说了好。

——

邢先生的生日到了,邢晚还在纠结应该送邢先生什么样的生日礼物,邢先生就送了他一个大礼。

邢晚当场给邢先生表演了一个把自己炸成烟花,迫不及待的进入了自己的新身体。

因为时间的原因,新身体还有些笨重,肢体也不是很活动,邢先生本来想改良完成之后送给邢晚的,但是邢晚有一天晚上突然看着他说:“我好想抱一抱邢先生。”

邢同洲心中一动,把身体的事情提上了日程。

邢晚给了邢先生一个拥抱,邢先生说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

——

邢先生的晚饭是邢晚做的,邢晚还给邢先生做了一个漂亮的大蛋糕,因为邢晚想给邢先生最好的,什么口味都想让邢先生尝一尝,所以蛋糕理所当然的做的太大了。

邢先生并不喜欢吃甜腻腻的东西,而且生日蛋糕并没有什么必要吧。

邢晚不高兴,“我想给邢先生最好的,我想让邢先生幸福。”生日都是要吃生日蛋糕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没有学会揉面,他还想给邢先生做一碗长寿面。

邢先生最后还是吃了一块蛋糕,然后喝了一大杯苦的不行的咖啡。把邢晚苦的立马将家里所有的咖啡包都给藏了起来,邢先生怎么能吃这么苦的东西呢?

邢先生同意不喝咖啡了,但是邢晚也不要再做生日蛋糕了。

邢晚同意了,他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可以学会揉面,等明年邢先生的生日,就可以吃到他亲手为邢先生揉的长寿面了。

剩下的蛋糕邢先生分给了实验楼的其他住户,蛋糕拿上去的时候,他们都很惊讶,毕竟邢先生觉得没有必要并且浪费时间,从来没有庆祝过生日。

邢晚回去教育邢先生道:“过生日是一件非常有必要的事情,我想庆祝邢先生的出生,庆祝邢先生的新生一岁。”

“24岁的邢先生也会想要别人庆祝他的到来吧。”邢晚这样说到。

邢先生闻言,又笑了。

他也给了邢晚一个拥抱。

——

六月份研究院开始招新,院长移植在新型培育土里面的枣树也开始开花了,邢晚很喜欢枣树开的花,有空便会去看一眼。

邢晚照常去看了一眼枣树,顺便惦记一下脆枣,回到实验室一看,自己的位置被占了!

往常都是他围在邢先生的身边,但是那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女生仅凭一个人就把邢先生包围的密不透风!就像他之前一样。

杨小姐牵着女朋友的手过来拿实验报告,看着邢先生身边的女生走到邢晚身边道:“你快要有嫂子了。”

邢晚大怒,“你胡说,而且我为什么要叫邢先生的女朋友为嫂子。”那个女生是今天才出现的,之前他一直跟在邢先生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他敢确定邢先生并不认识对方。

虽然现在认识了,但是也没那么快喜欢上!

杨小姐的表情漫不经心,“你是不是邢同洲的父母研发出开的。”

“是。”

“那么邢同洲的父母是不是相当于你的父母。”

“……是。”

“你们是亲兄弟。”杨小姐淡淡的下了结论。

杨小姐的女朋友疑惑的看着她,但是没有开口说话。

邢晚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好难过。

他的心都要碎了。

杨小姐好笑的看着他,“你不是一直想要和邢先生关系亲密吗?这样不是很好吗?”

邢晚张了张嘴,说不出话。他的心还难受,他并不想要这样的关系。

他们明明是比家人还要亲密的关系啊。

邢晚已经不想和杨小姐争论那个女生了,他幽魂一般荡到邢先生身边,用自己的机械身体假装不小心的一撞将女生撞开。

“邢先生,这是谁啊?”

“新来的助理。”邢同洲语气很平。

邢晚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但是想到杨小姐的话,他那口气又提了上来,半天都下不去。

“您要换掉我吗?”邢晚不是装的,他是真的很难过。

邢同洲皱眉,“不会,我有你就够了。”

那女生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我是植物院的。”

邢晚用无机质的眼神看着她,默默地将人赶走了。

他把头靠在邢先生的肩膀上不说话,邢同洲觉察道他的情绪不对,把手上的工作做完,把邢晚拉到休息区问道:“怎么了?”

“邢先生,我们是什么关系呢?”邢晚问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