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重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虚空之中,念文停顿在前。

  念文尚未踏出空间之门,却发觉身体中有莫名的异样,自语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出异样?”

  .....稍微停顿许久,他再次确认无异,便出了那空间之门,返回了原来的宇宙之中,他遥望前方,看着那巨大无比的蓝星,顿时便是松懈了下来。

  他不知的是,念文身体之中有一种金色纹路在莫名闪动着,念文所说的异样感觉正是出自这里,但身为帝仙,他居然没发现....

  念文身体之中,那金色的纹路忽然闪耀了起来,他在下一刻感觉到了剧痛,这种剧痛不是源自于肉体,而是灵魂。

  “咔嚓!“

  一声破碎之声从不知哪传来,在念文丝毫未察觉的情况下,他的肉体崩开了,他的仙灵受到了重创.....但肉体又瞬间组合了。

  “噗!”

  一口淡金色的血液,从他口中喷吐而出,整个人变得极致的虚弱,喃喃自语道:“为何,为何突然受伤?

  他不知那名为尤格的生灵,早已在他心中种下了一枚种子,不过这种子现在才发作而已,导致念文举步维艰,深受重创。

  念文在这时瞬间想到,为何那黑色的泡泡突然消失了?怕不是万道作祟,而是尤格泡泡跑到他体内来了,道:“我不会让你同化我的!纵然身死,也不会成为怪物。″

  瞬间金色的火焰复燃全身,他焚烧着自己,利用近乎化道的力量,势必要毁灭了体内的那些金色的纹路。

  金色的光辉闪耀着整个虚空,那光辉足足燃烧了数个时辰之久,他此生最爱的那颗星球,近在眼前,绝不能让这星球出半分差错。

  “尤格啊!这具身体就给你吧!”

  念文散出了仙灵,放弃了肉身,利用大伟岸之力,强行把那与黑色的球体所融合的身体,拍向了,宇宙的最深处之中,消失在了茫茫星空之海...

  “组!″

  念文新的一具肉身又重新组合了出来,在他这等层次,无论什么体质都已经毫无用处了,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他这身境界,竟然不是真正的帝仙!

  “难不成这是传说无数人停留在这里的准帝仙吗?这境界纵然是强,还是无法对付尤格那些外神啊!”

  “任重而道远啊!那些弟子们,要让他们尽快成长起来。”话语刚落下,念文便化作流光直奔那个星球而去...

  .....

  南极深雪大陆!

  欧阳睱在这里行走了数天之久,她无法飞行,甚至这里的磁场,扰动着她和姐姐的通信,而后停了下来,仰天大骂道:“念文!你这个混蛋,居然把我传送到了南极大陆!”

  ....飞到了一半路程的念文忽然停了下来。

  “哈欠!“

  “谁TM在骂我?″随后他心念一动,原来是欧阳睱啊!这家伙怎么跑南极大陆去了?

  念文确是忘记了,他为了欧阳睱在拉莱耶之主手下活下去,把她送走了。

  “呃!”

  一声闷哼,念文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他竟没想到受了如此重的伤,而且这里未有那种亿万年之久的药材给他疗伤。

  念文擦了下嘴角的血,喃喃自语道:“在这里,便是好说话,找找那些知道的人就知道了。”

  一个流光便消失在了天际之中....

  .....

  数十息,念文便已来到了教室门前,开门而入,他发现,众学生们个个都在,道:“七日时间还未到,你们怎么这么快就聚合起来了。”

  学生们,皆抬头议论纷纷。

  不少的学生都认为老师,时间观颠倒了吗?这七天早已过去了,而且已经超过了,都已经第十天了,老师才回来。

  罗龙起身,他那光溜溜的大头很是显眼,道:“老师!”

  念文道:“说吧!”

  罗龙眯着双眼,道:“老师,您时间观念颠倒了吗?现在明明都已经十天过去了,为何还以为一个星期都没过?″

  “啊!”

  念文怎会知晓,他去度了个劫,怎么就过了这么多天了?莫非是因为他被打到了那个,永恒的放逐之地,时间长河的驻留之所吗?

  “哎,过了这么久吗?我去处理一些事情去了,那我问你们,你们修炼的如何?想明白了没有?”

  “诶!差一点,忘了还有个人。”

  一阵金光流过,刷!整个人便突然消失不见了...

  在座的众学生一脸懵逼,这老师突然又去哪了?

  .....

  南极大陆,一块冰柱之下,欧阳睱遥望天空,惨白的脸颊之上,流露出了一丝欣红,自语,道:“这里怕不是我的最后葬身之地了,姐姐,对不起了。”

  其实她早就清楚,使用了神姿!那是在强行透支自己的未来,过后便是会经脉断裂,修为全毁,在痛苦中死去。

  寒风萧萧,轻轻吹佛着她的发丝,欧阳睱内心深处,还是不想死的,但是她那渐渐失去光明的眸子中,仿佛看见了念文。

  一阵金光流过...

  念文这才到达了这里,他没想到欧阳睱,生命气息竟在不断的流失,整个人都在徘徊在无比虚弱的状态,随时都要断气。

  念文单手一挥,一阵金光碎屑流入了欧阳睱身子之中。

  欧阳睱感觉体内的生命之火越烧越旺,整个人也生机了起来,她那断裂的经脉也尽是修复了,道:“这....好神奇!我居然没死。”

  “念文!那拉莱耶之主呢?不对,你居然平安回来了。”

  欧阳睱猛的站起了身,她简直不敢置信,念文此人居然平安回来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做到全身而退的?“

  念文稍微润色了一下,经过的事情道:“大概....大概是他放过我吧!嗯!大概。”

  “呃!″

  欧阳睱都不知道如何讲了,这谎言水平真的差,既然他不想说,那就算了。

  “那赶快带我回去啊!”

  念文皱眉,这家伙脾气还是这样,怎么就这么陌生一样,道:“走吧!”

  念文伸手往她肩上一搭,一阵金光包裹着二人,在瞬息之间便回到了,那教室之中。

  众学生们这才发觉老师回来了,这才不过十分钟的事啊!刘忙赶紧追问道:“老师,你去哪了?你这什么能力,好神奇啊。”

  念文道:“没有去那里,你倒是看看我旁边。”

  “班...班长!”

  众学生们一阵哗然,这是他们的魔鬼班长回来了啊!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