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这个仙祖是个氧宗强者 > 第六章王宣,我早馋你身子啦!

我的书架

第六章王宣,我早馋你身子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王啊,已经前行了数天了吧!这破地方,鸟不拉屎的,最近一个人影也没看到,带我来这,有何意义?“

  念文路段途中跟个话痨一样,不断的用话语骚扰王煊,但他却不为所动,宛若不动金刚。

  “快了,快了!看见没,前面那个摆摊的。”

  王煊停下脚步,指着前方不足五里处,那人奇巧的是,一个大缸加上一个碗,一个席子。

  念文感觉很是怪异,道:“绕道走吧!″

  王煊点头,这地方就是一如既往的古怪,有些东西不要惹的好。

  .....

  这次时间更久,前行了数月之久....

  那是一座辉煌腾达的建筑群,建筑群中间一个匾牌之上撰写着灵素大院,显然是一个学院。

  念文此刻忍不住了,道:“娘的!跑了这么久,居然让我来这破学院!干锤子。”

  王煊道:“嘿嘿,这不是让你有事做吗?两年前你一直嚷嚷着说要成立仙教!现在就是机会呀!”

  念文这个才一想,对啊!这可是好机会呀!重新捡起,他那里已经破灭了的仙教!重建宗门,指日可待。。。

  “可以倒是可以!”

  王煊笑容满面,道:“那就可以了,我们进去吧!”

  二人前行,来到了学院门前...王煊登记之后,二人便是进了学院。

  ....

  院长办公室。

  这是一个中年女子,身材凹凸有致,悬挂肩膀下的那巨物,因为急促的呼吸,还时不时左右波动了,喘着气,道:“王...煊...你还..还敢回来?你这个渣男!”

  王煊眉头紧锁,这家伙,怎么突然说他渣男了?道:“我靠!我怎么就渣男了?你现在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拿着个震动棒在干嘛?”

  吴茵昕脸色潮红,享受着那极致的舒服,道:“我这是按摩,按摩!清者自清,别想污了。”

  “对了,你能不能把他安排进我原先教的那个班级?”

  王煊闭眼,他不想看眼前躺在椅子上享受着按摩的女子,这太折磨人了,单身了两百年,现在见到这个着实受不了。

  吴茵昕微微一笑,笑的很是妖娆,撇了一眼念文,道:“你的人,你觉得我会放他吗?首先,他必须要和全校老师打一架,过了才能。”

  王煊不同意,他是让念文来这里发展的不是打架的,道:“不行!你这简直无理取闹!怎能这样呢?”

  吴茵昕又是妖娆一笑,这一笑,很是阴森无比,仿佛充满了阴谋,道:“我要上了你!把你的身子献给我吧。”

  “啊这....”

  王煊无语,这老妖婆搁着馋他身子,馋了这么久了。

  念文看不下去了,道:“你们搁着这是讨论,还是在打情骂俏?”

  “那当然是打情骂俏啦,”吴茵昕接问道。

  王煊反驳,女人严重影响他拔剑的速度了,这怎么能行呢?道:“不是!老子宁愿单身一辈子,也不会找这家伙的。″

  “你怎么样才能同意?同意我这位友人,去往你那里教学。”

  吴茵昕不依不饶,道:“我早说过啦!我馋你身子,馋了许久了,我们来一下,我就同意。”

  王煊显然知道已经行不通了,道:“念兄,走吧!这里行不通了,我们去往下一家。“

  “哎!别走呀!行了,行了,我同意了。”吴茵昕有些急了,这怎么说走就走呢?

  王煊一听,又停下了脚步,道:“这就对了嘛,不要是想着馋我的身子,同意就行了。”

  “接下来你发个通告书,通知全校就行了。”

  吴茵昕有些委屈,又不成功,王煊一要离开,她就舍不得。

  “好吧,这些事就交由我来做吧,你去带他看班级去吧。”

  王煊,道:“念兄,走吧!带你去看我的班级。”

  “王煊,你以前教导的那班人已经毕业了,现在的这帮人,没人能教的了,他们的天赋太强了,个个都傲气的很,你这位朋友拿什么来镇压呢?真让我好奇。”

  吴茵昕还不忘回头提醒他一句,那个班级,她这辈子都没见过,有这么强天赋的存在。

  ....

  二人来到了,那教室门前,念文忽然有感,教室里边有着几个实力不错的小伙子。

  “还不错,有几个天赋不错,实力还可以的小伙子。”

  啪的一声!

  教室门躺的开开的,暮然之间,一阵巨大的威压从中来临,想要将他们吓趴。

  念文二人,并无感觉,这时他们才察觉,怪不得现在学校里的老师教不了,任谁一阵强大威压下去,都吓趴了跑了。

  教室里几个学生很是震惊异常,这招他们百试百灵,怎么到这里就不灵了?其中一名扎着长辫子的少年道:“怎么可能?你们为何对,上位者对下位者的灵压毫无反应?”

  “什么上位者,下位者的?那不是你们太菜了吗?”念文不屑,就这几小屁孩儿,说话居然如此嚣张!

  “我不信!这学院里的老师都是很弱,不可能打赢我们,我们决斗。″这身穿黄色衣服的少年人不服,他们在这个学院就是所向无敌的。

  ″决斗?你配吗?哦,对了,你倒是可以和我的分身对决。”

  说着念文,身旁便是出现了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念文利用氧氢二者结合形成了水之分身。

  少年即刻便是脑凶成怒,他怎么可能会被打败?道:“少瞧不起我了!你的分身我会马上打爆他,让你来和我打。”

  “堪布鲁,你急躁了,学生不可以和老师打架的。”那是教室旁左上角躺在桌子上睡着半醒的一个男子讲道。

  堪布鲁道:“老大!我不服,为何不让我动手?″

  “你蠢啊!我说学生不可以打架,有说过,在正规场所不行吗?”刘忙,不再睡觉,直立起身道。

  “啥意思?正规场所?能行吗?”堪布鲁不解,这学校哪来的正规场所?

  “诶!″

  刘忙因为堪布鲁无法理解而叹气道:“学校的比武台啊!那里虽然点到而止,但让他丢脸可以了。”

  刘忙打的就是让他知难而退的主意。

  “有点意思,不打不相识,不打不服,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念文微微一笑,让旁边的王煊,都感觉有些毛骨悚然了。

  “走!″

  ....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