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拜拜啦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就是不知好歹了,谁爱让你看你看谁去。”

  表面上看起来一副禁欲系霸总样,其实骨子里全是闷骚心思吧,她果然高看他了。

  “很好,肖严,送她培训营。”

  说完,冷若寒甩袖离去,既然这个女人如此不识抬举,他也就懒得费心思了。

  哼!本来还想留她在身边伺候的,现在看来,她也没这个资格了。

  “主子………”

  肖严回头看着林依依,这姑娘是不是与主子犯冲啊?

  “陪训营是什么地方?”

  对于冷若寒的离开,林依依是一点也不介意,对她来说,冷若寒离开了才好,免得看着他难受。

  “那是主子训练暗卫的地方,林姑娘,你真不该得罪主子的。”

  他看得出来,主子还是有那么一点在意林依依的,只是,都被林依依折腾没了。

  训练营也叫暗卫营,里面的日子可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每一个进入那里的人,要么成为优秀的暗卫,要么埋骨乱葬岗………

  肖严是从哪里出来的,他太了解那里了,林依依这么细皮嫩肉的大小姐,去了那里,不可能活着出来的。

  “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手下,一点道理都不讲,你没看到你主子眼睛看哪里吗?哼!”

  林依依一把夺过肖严手里的吃食,怒气冲冲的返回了房间,闹掰了更好,这样她逃跑起来才没有心理压力。

  什么人啊?

  虽说看一下不会死,也不会少块肉,但她就是矫情的在意了,难道眼神轻薄不算耍流氓吗?

  肖严看着空空如也的双手,有些无奈的对着林依依的房间喊道:“林姑娘,主子让我送你去暗卫营。”

  “知道了,吃点东西的时间,应该有吧。”

  林依依正在装东西,除了肖严买回来的吃的,她连床上的被褥一起撸了。

  悄悄的打开房间窗户,林依依回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想象着冷若寒发现她逃了后黑沉的脸,不厚道的笑了。

  去他喵的暗卫营,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游,老娘是要跑路的,就不继续陪着你们了。

  拜拜了你!

  只一瞬间,林依依就消失在了窗台上。

  肖严就在外间等着,好歹相识一场,林依依就要被送走了,能不能活着出来都不知道,她要吃饱再走,那就多等一会儿好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肖严并没有探听林依依隐私的意思,他只是想确认一下,林依依是不是睡着了。

  结果,房间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就连呼吸声也没有,肖严觉得不对劲,赶紧去叫门。

  “林姑娘,你好了吗?”

  “林姑娘?”

  听不到回应,房间里又没有活人的动静,肖严自知,他有可能着了林依依的道了。

  “砰!”再无顾忌,肖严一掌拍开林依依的房门,当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时,顿觉完了。

  主子让他送林依依去暗卫营,结果他却把人弄丢了,这让他怎么跟主子交代?

  看着大开的窗户,肖严想也不想,就翻窗而出,不管如何,先把林依依追回来,不然他没脸见主子。

  等到冷若寒回来,看不到二人,还以为肖严已经把人送走了,这心里还有些怪怪的。

  “如此不知好歹的女人,还想她做甚?来人,准备准备,回京。”

  大业未成,又身处漩涡,何必为了一个女人费神,他没有那么多功夫消磨。

  另一边,肖严一路追出城外都没有寻到林依依的身影,于是挑了一条通往繁华城镇的路,继续追了上去。

  他不知道的是,林依依并没有离开上河城,她现在正穿着一身男装,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

  林依依生于现代,那走起路来跟个男人没什么区别,并没有古代女子的莲步轻抬,也没有她们走起路来时的摇曳生姿。

  再加上她故意加粗自己的柳叶细眉,抹黑了那白里透红的小脸蛋,活脱脱一个小公子的模样。

  “唰!”

  林依依手上折扇一甩,边走边有模有样的扇着扇子,时不时的还朝边上的小娘子抛媚眼,整个一个二世祖做派。

  惹得街上行人骂骂咧咧,她也毫不在意,谁也想不到,这个惹人嫌的小公子,正是他们之前帮助过的“林姑娘”。

  “驾………”

  正在这时,几匹骏马呼啸而来,林依依回头一看,顿时吓得就是一跑。

  冷若寒骑在马背上,突然见前面一男子背影很是眼熟,正在他想着是谁的时候,那男子恍然回头,看到那人的长相,冷若寒这才继续打马朝前而去。

  眉头轻皱,他怎么会认为,那人的背影像林依依呢?

  这女人可真是阴魂不散,都送走了,还时不时的让他想起她,简直岂有此理。

  “呼,哎呀妈吓死我了。”

  林依依拍着胸口喘着气,确定冷若寒没有追过来,而是离开以后,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随即差点被自己蠢哭,一巴掌拍在脑门上:“林依依啊林依依,你是不是脑子有病,化着妆呢,你怕什么?”

  大街上那么多人都没有认出她来,冷若寒肯定也认不出的,她这是自己吓自己呢。

  “姐姐?姐姐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快醒醒啊姐姐………”

  林依依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有两个乞丐,一个躺在地上口吐白沫,一个在边上不停的哭喊。

  人命关天,她急忙跑过去:“怎么了这是?”

  边问边查看地上那人的情况,说实话,这小男孩叫地上的人姐姐,她是真的一点也没有看出她是女的。

  实在是她太脏了,浑身黑不妞秋的,还散发着臭味,这味道有些不太美好。

  “公子,我姐………我哥哥生病了,你救救她好不好,只要你救她,我给你当牛做马都可以,求求你了!”

  这一会儿姐姐,一会儿哥哥的,这小家伙是想掩盖他姐姐的身份吧。

  也是,这古代女人生存不易,这姐弟两又是这样,若让人发现这姐姐的身份,她只怕就做不成乞丐了。

  没记错的话,这里还有一个营业场所叫妓院,有空她得去逛逛,至于现在,救人先。

  “背上你姐姐,跟我去医馆吧。”

  救人这种事,还是交给专业的人好了,她可不会医术。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