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侯爷的娘子她腰缠万贯 > 第13章 处理了是什么意思

我的书架

第13章 处理了是什么意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依依干脆直接闭上了眼睛,你妹的,这坑爹的古代,怎么做都是错,太难混了。

  肖严惊讶的看着冷若寒,主子好像是在逗林姑娘,他家主子什么时候这么闲了?

  而且他好像看到主子笑了,惊不惊悚!哪怕只是轻微的勾起嘴角,依然让他觉得震惊。

  要知道,他们主子可是出了名的冷漠,他十岁跟着主子,迄今为止十二个年头了,都没见过主子笑过。

  冷若寒看了一眼肖严一眼,见他立马严肃的站直身体,这才吩咐道:“那两人,处理了吧。”

  “是,主子。”

  林依依听到声音睁开眼,就看到后来出现的那个人,走向躺在地上的两人,一手一个,提溜着飞走了。

  卧槽,会轻功就算了,还天生神力,要不要这么强悍?

  问题是,那还只是这个人的手下,那这个人不是更厉害?

  他到底是什么人?

  林依依仔细收索原主记忆,发现根本就没有这个人的信息,也就是说,这人不属于上河城。

  不了解此人身份,看起来好像不好惹的样子,林依依决定暂时认怂,乖乖配合。

  当然,如果这人真的要杀她灭口的话,还是要拼一拼的,好不容易活过来,她可不想死得这么快。

  冷若寒静静的看着林依依,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会有这么多生动的表情。

  眼珠子骨碌碌转个不停,一会儿皱眉,一会无奈,一会儿又咬牙切齿………

  感觉到特别的安静,林依依一抬眼就看到对面之人盯着她看,当即把头歪向一边。

  她本来想“哼”一声来着,奈何被点了哑穴,发不出声音。林依依好像忘了,她刚才还想着向人家认怂来着。

  冷若寒也懒得计较,他走向林依依,林依依听到动静,回头一看立马后退。

  冷若寒:“再退一步,我就点了你的定穴。”

  林依依:“………”

  对她来说只是名称而已的穴位,现在却成了别人限制她的威胁,林依依内心咆哮:人体为什么要有真多穴位啊???

  脖子上的衣服一紧,林依依瞬间被带着腾空而起,吓得她下意识的张嘴想要大喊,马上又想起自己被点了哑穴,只能震惊的看着底下飞跃而过的一切。

  最后,林依依被冷若寒带着翻窗而入,进了一座楼里最高的一层。

  林依依没来及看清楚有几层,但她知道,自己被带进去的是最上面的一层,她看到楼顶了。

  一到了里面,冷若寒就嫌弃的丢下手里提着的人,而没有防备的林依依,直接摔在了地上。

  地上铺着毯子,虽然不至于摔疼,林依依还是很火大,她又不是破布娃娃,哪能想怎么摔就怎么摔的!

  “唔唔唔………”林依依爬起来,怒目圆睁,瞪着冷若寒抗议,你丫的懂不懂尊重人了?

  冷若寒从怀里摸出一块手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好像手上沾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林依依再次气愤得想咬死他,他刚才像拧小鸡一样拧过她,现在擦手是什么意思?

  嫌弃她脏?

  她让他拧她了吗?

  这人要不要这么恶劣?

  正在林依依气得不得了的时候,耳朵里又传来冷若寒的声音:“再啰嗦,点你昏睡穴。”

  林依依:“………”

  她啰嗦了吗?

  她连口都开不了,啰嗦个大头鬼啊!!!

  “唰”的一下,窗户里进来了个人,林依依一看,就是刚才带着人离开的那个。

  一个二个的,有门不走,偏偏要走窗户,这哪是正常人干的事,综合评判,这主仆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肖严看了看林依依,这才对冷若寒禀报道:“主子,人处理了。”

  “嗯!”冷若寒声音冷淡,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无关紧要的人,他没心思关注。

  林依依现在才关注“处理了”几个字,她突然有些心悸,这两人嘴里的“处理了”,不会是把人杀了吧?

  “唔唔唔………”解开我哑穴,我有话要说。

  冷若寒斜了林依依一眼,这才对肖严说道:“解了她的哑穴,听听她想说什么?”

  “是,主子!”

  肖严得令,几步走到林依依跟前,抬手在她身上一点,然后返回冷若寒身后站好。

  林依依看着人在她身上随便那么一点就离开了,忍不住开口:“你这是解开了………哎呀我去,终于能出声了。”

  冷若寒听到林依依张嘴就是“哎哟我去”,不经皱眉,这是什么话语,怎么感觉不是时下女子该说的话呢?

  而且,此女行为做派也不似他们东晋王朝的女子,难道她是别国的人?

  当今天下,四国而立,分别位于这块大陆的东西南北四个位置,东晋王朝正是位于东边。

  其他三国,分别位于另外三个位置,分别是南越王朝,西周王朝,还有北颂王朝。

  冷若寒对于其他三国还是有所了解的,他虽然不怎么关注这些国家的女子,可是也知道,林依依的行为举止,都不是其他国家女子该有的表现。

  看来,得让肖严去查查她的底细了。

  “呼”林依依呼出一口浊气,这才看向肖严问道:“喂,你刚才把那两人带哪里去了?你口中所说的(处理了)是什么意思?”

  肖严看了看林依依,闭口不言,他不叫喂,也不是林依依的什么人,没有回答她的义务。

  当然,他家主子开口了另说。

  冷若寒淡漠的看着林依依,毫无感情的开口说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又何必多此一问。”

  林依依一愣,随即有些不认可的开口:“可是,他们罪不至………”

  “你可别跟我说什么罪不至死的话,适才我若不出手,你只怕已经倒下了。

  你倒是心善,只是别人未必像你一样,林依依,有的时候,别人死总比自己死好。”

  那两个人到最后很明显是带了杀心的,若这样要置她于死地的人她都不忍心杀,那还真没有留着的必要,反正早晚都会因为她那愚蠢的心善丢掉小命。

  林依依嘴巴张了张,最后闭紧嘴巴不说话了,这人说话虽然不好听,可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