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零福气俏农媳 > 第八章:寻参

我的书架

第八章:寻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李英僵着身子一动不动,声音也不出,屋里的灯关着,她明白王照宾不会相信她这么快就睡了。

  “英子,你把门打开,咱们俩把话说清楚了,你要是不喜欢那样,以后我不会再打扰你,你也不用一直躲着我。”

  李英仍旧不语。

  她重生回来后就想着不与王照实面对面,只要避开与他单独在一起,就能避免前事的事情发生。

  王照宾聪明,不可能不知道她的用意。

  明知道还过来敲门,要当面说清楚,跟本就是用心险恶,也不想放弃。

  “英子,别吵到你姐,听话。”王照实低旧耐心的站着没有动,眼里虽有不耐却又信心满满,他觉得李英就是在装紧,小姑娘耍点小心机,“你这脾气,今天我就晚去一会儿,你就惹到许家,还把自己嫁了,婚姻大事可不能儿戏。”

  李英真被气笑了。

  因为他才嫁人?

  他还真是脸大。

  她也不得不回想一下她前世被引诱时做了什么事,能让王照实这么有自信。

  是了,前世她自觉比姐姐好,因为她还是个大姑娘,而且喜欢王照宾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怎么任性,王照实都包容她,这对小就要看嫂子脸色生活的李英来说,是从未感受过的。

  一个没有父母的孩子,被兄长养大,又哪里有任性的机会,是根本就没有任性过。

  所以她迷恋上了那种感觉,原本就干净的世界里都被王照宾占满。

  “英子。”

  外面,王照实的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李英盯着门,目光渐冷,“姐夫,之前是我不懂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和我姐也好好过日子。不早了,别把我姐吵醒了,你回去睡吧。”

  王照实面上的笑渐渐浅下去,声音也不如先前温柔,透着股不耐,“英子,你闹腾一天,差不多行了。”

  “姐夫,以前是我不对,我姐对我好,我还不感恩,还好我醒悟的是时候,没有犯下大错。你就当我任性,原谅我一次吧。”李英想硬气,可王照宾道貌岸然,真惹恼了还不知道往她身上扣什么屎盆子。

  再说原本她就有错,王照宾不是好人,但也是她自己蠢被引诱,认错也无可厚非。

  门外,王照实终于不在信誓旦旦,“英子,你既然这么说,就更要把门打开,咱们俩当面说。”

  “姐夫,这样也不耽误,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我怕你姐醒了听到,你开门。”王照实不死心。

  “姐夫,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你要是没明白我再说一次,咱们俩不能做对不起我姐的事,你总不会想伤我姐的心吧?”李英说的直白,她是不想撕破脸,但是王照宾要是死死纠缠,她也不会任他拿捏。

  王照宾当然不死心,他已经憋了一天的火,他赶到山脚下的小木屋没有看到人,觉得自己被戏耍之后,就想回家找李英问个明白。

  结果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李英自己订了婚事,还是许二狗那个王、八、犊、子。

  王照实最恨谁?自然是许二狗。

  他好不容易娶个媳妇回来,差点被许二狗那王、八、犊、子给搅合黄了。

  王照实耿耿于怀至今,睚眦必报的性子一直想寻机会报复回去。

  以前他引诱李英,起色心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想报复妻子这些年对他的压迫,今天出了许家提亲这么一档子事,王照实觉得报复许二狗的机会来了。

  他睡李英,就是睡许二狗媳妇,他还要让许二狗当一辈子王、八。

  时间太紧,到李英出前还有半个月时间,王照实不知道还能不能寻到机会,加之今天李英态度不对,他必须尽快把人哄好,顺便拿下。

  “英子,你说的我都懂,可是感情这东西不像别的,想收就能收回来,当初你要是不答应我,今天你说这番话后,这事也就过去了,可我都动心了,你让我现在把心收回去,怎么容易?”王照实温柔小意的说着情话,“英子,我不相信你没动情,你之前写给我的情书我还留着,我一直带在身上,一刻也舍不得离身。”

  李英抿起唇,身子微微颤抖。

  王照实这是在威胁她,他没有直说,李英也明白。

  是的,她有写过一封情书,她才记起来,那还是王照实明里暗里的说他没有收过情书,她又为了表现才写的。

  如今竟然成了拿捏她的证据。

  叩叩叩~

  这一次,王照实只是敲门,没有再说话。

  他觉得李英怕了,不会再拒绝。

  李英冷勾起唇角,靠到窗旁,农村都是吊窗,窗户又开着,她轻手翻出去,不顾被雨淋湿衣服,走到外屋门那,手直接下重力敲下去。

  当当当!

  雨声虽大,但厚重的敲门声也没有被掩盖住。

  “谁?”外屋王照实吓了一跳。

  李英不答,又窜到东屋窗下,用力在玻璃那拍几下,玻璃被拍的清脆声响醒了睡觉的李会丽。

  她声音含糊喊着,“谁啊?”

  有窗帘挡着,李英不担心姐姐会看到她,转身往西屋窗下跑时,还能听到屋里姐姐喊王照宾,“照宾?去哪了?谁敲窗啊。”

  “我刚喂完猪,现在看看。”王照宾回着。

  吱的一声,木门从里面推开,外面空荡荡的,哪里有人影。

  李英这时早就爬上了西屋的窗户翻身跳进了屋,秋天闷热,西边的大锅又天天熬猪食,炕烧的也热,李英的被子一直铺在炕梢,她从挨着炕头的窗户翻进来,身上的水流到炕上也不担心弄湿被褥。

  外屋,王照实探头没有看到人,又扯上门,“没看到人影,是不是人走了?”

  东屋李会丽嘟囔着,“你怎么还不躺下?几点了?”

  “你这觉来的也快醒的也快,我才喂完猪,能有多大一会儿。”王照宾的声音渐小,话音落下时同时东屋的门也响起。

  “早点睡吧,明天英子还要和许华明进城,早上六点的车,五点起来给英子煮几个鸡蛋。”

  “知道了,睡吧。”

  夫妻二人絮叨几句,悉悉索索的声响过后,除了外面的雨声,四下里终于安静了,李英一直站在炕上僵硬的身子才软下来,慢慢的坐回炕上。

  身上湿粘粘的衣服让她又打起精神来脱下来,简单的用毛巾擦擦身子换了背心躺下。

  今天是逃过了,以后呢?眼下她得想想怎么把情书拿回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