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左面,右面,都向阳 > 第十章 万家灯火有我一盏

我的书架

第十章 万家灯火有我一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刘萝果一向就和伍向上的姑姑关系最好,甚至超过了师徒俩的关系。

  “当然在啊,就是姑姑说一定叫您去,不然我也不要回去了。”伍向上说着,还翻了个白眼,表达心里的无奈。

  “还有啊,今天有很多好吃的哦。有煎豆腐,豆腐泡,夹心豆腐都有,他们最近不忙,没事就留在雅苑那边,做做饭,跑跑步,喝喝茶什么的。”

  言外之意就是‘你随时都可以过去吃饭的’。

  没办法,刘萝果自己都在说,感觉伍向上她大姑就像自己的姐姐一样,虽然伍淑华没什么文化,但是用刘萝果的话说,就是感觉亲切,加上前面伍向上的澄清,她就更加觉得伍淑华亲近了。

  四个人往楼下走,正好是下课高峰期,好多人都在观看这个前两天还挂在热搜上,今天又离得如此之近的学姐,看得伍向上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的。

  “不要看了,吃饭去了,吃饭去了,学姐之后都会和我们一起参与项目,看他的机会多的是。散了散了啊。”

  连艺在伍向上面前是小迷妹,在其他学弟学妹眼中,可是雷厉风行的高冷学姐的啊。

  这一顿吼,大家也就真的散开了,可能是听说后面见面的机会会很多,真的觉得不需要稀奇吧。

  伍向上对连艺投来一个邪魅的笑,让连艺也是一下就红了脸。

  可能一早上最难受的就是石杨吧,女朋友帮伍向上,老师帮伍向上,自己和伍向上说话,还会被插话。

  “你开车过来的还是怎么过来的?”

  刘萝果问伍向上。

  “坐地铁来的。现在赚钱不容易啊,吃饭都难。违约金赔的我倾家荡产”

  伍向上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自己现在能自己坐地铁,素颜也不怕被任何人拍照了。

  边说边拿过钥匙,说道:

  “我开我开,哎,没什么机会开车了。”

  这段话刘萝果自然是不相信的,因为认识这几年来伍向上家里面的情况,她算是了解的透透的,怎么会信这些胡话,这明显就是伍向上不想让老师累着的意思。

  但是车上的另外两个人一直没有说话,他们两个信了,所以快二十分钟一句话都没说,让刘萝果有点好奇说到:

  “你两咋回事,突然安静了?”

  “没有没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石杨尴尬的笑着,还是问出了想问的话。

  “学姐,都赔了啊,这也太狠了吧。《戏里戏外都是雨》那几部作品,我们都多喜欢啊,我之前看过一个文章,说你的那几个IP为旭旭传媒带来的收益都是数十亿的。竟然直接让你赔得倾家荡产,太狠了。”

  “谁跟你说的,那个文章也太吓人了吧,太夸张了,少看那些,太假了。”

  接着就是伍向上没有忍住的笑:

  “我开始说的那些违约都是说笑的,我是正常合约到期,不存在违约一说;而且我身上现在也没有戏,也不存在违约;那几部改编的戏,也都在继续拍,没有停的,不存在违约金,不要担心啦。”

  伍向上说完,石杨说到:

  “不担心不担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骆驼学姐还是马学姐呢。”

  “我可不是怕你担心,小艺,我是和你说哦,不好意思啊,骗到你了。”

  “哈哈哈哈哈,我没事的,放心啦,你看你一路脸色都不对,笑笑啦。”

  这下连艺才漏出了一点点笑容,刚才她是真的伤心了。

  是对伍向上的担心和可惜,但是听到现在这么说,心里的石头一下就放下了。

  还把手打在驾驶位的座椅靠背上,抱着座椅,问伍向上:

  “学姐,你是一直和你家人一起住的是吗?”

  “不是啊,我一直一个人住,后来我妹妹到旭旭传媒工作之后,我就和我妹妹一起住。”

  “那你是可以照顾你妹妹是吗?”

  “没有,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啦,会给我准备饭,准备衣服那些,基本上都是她在照顾我,我这个姐姐是有些失职的,想起来还挺委屈她的,像个姐姐一样。”

  连艺略微翘起嘴巴说道:

  “委屈什么啊,要是我是她的话,我可乐意了。”

  边说还边歪着头。

  “是吗?你们宿舍还有空床位吗?”伍向上竟然问到学校的宿舍的事情。

  “有啊,怎么了?”

  连艺一脸懵地问道:

  “我要搬到学校和你们一起住啊,像个学生一样,李豆菀现在是经纪人了,在带艺人了,她忙得很,我在家也是一个人,就不回去了。”

  “学姐,你不要骗我啊,老师,学姐说的是真的吗?”

  说着还扒拉了刘萝果两下,也是看起来没礼貌实则很可爱。

  “是的,已经和学校申请了,可以搬过来住,开心吧。”

  刘萝果宠溺的眼神看着后排的连艺。

  她是一直都把自己带的这些学生,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的啊。

  “啊……”

  连艺没有别的回答,就只有一句‘啊’,啊了好几分钟,然后可能有点缺氧,把头靠在了石杨的肩膀上。

  连艺是真的很开心,那种兴奋,车上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不是追星,她是在追自己以前的精神寄托。

  “学姐,好远啊,你们家我记得不是本地的是吗,是要回你老家去吗?”

  石杨的问题又来了。

  “没有,我家人住的比较偏,因为会比较安静,他们平时的工作又不在城里,所以不需要住在那么繁华的地方,其次,那边的房价比较便宜。”

  原来,房价这个问题,是个人都无比在乎啊。

  闲聊着就到了雅苑,正大门的保安说着:

  “刘老师,您来了啊,您可是有好久好久都没来过了。”

  刘萝果也是热情的在打招呼:

  “您今天值班吗?”

  “不是,我还有一会儿就下班了。”

  保安说道。

  “那杨叔,我琴嬢应该已经和您说了啊,换了班快点过来哦,我爸带了红高粱酒过来,我们先过去啊。”

  伍向上和这位名叫杨叔的人打着招呼,说着就往家开去。

  “老师,这都是什么关系啊,我有点不懂。”

  石杨有点看不懂。

  “你待会儿多看看就懂了。”

  刘萝果回答道。

  这是一处小型别墅区,户型不算大的,地段也是比较偏的,门口有河流,有公园,对于几个出身农村的长辈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每栋房子都带有小花园,伍向上家的也不例外,但是太假花园种的全是小菜和水果,据说这样可以省下菜钱。

  “老师我停不进去,算了吧,就放这儿吧,我就没停进去过。”

  停车是伍向上一直以来最烦恼的事情,伍安华一直都在说怀疑她老是不喜欢回家,是因为停车的问题。

  “好,我还不如你呢,就摆在这儿吧。”

  四个人就下了车。

  “刘老师,早就听说您要来,可算来了,杨波在学校怎么样,听话吗?”

  说话的是伍向上家得保姆,琴姨。

  虽然说是保姆,但是袁家人从没觉得她是保姆,她们是一家人。

  原来刘萝果和杨叔熟悉是因为,杨波就是在理工上学,也是在伍家第一次碰面后,才知道的,当时就说这可能是摆不掉的缘分了。

  “哎呀,琴嬢,我忘记了问小波了,等一下啊,我回去接他,我上午去了,有点事,就忘记了。”

  伍向上边说,边往外走。

  “小波下午有课,不要去了,你到了人家都要上课了。”

  刘萝果说道。

  “您怎么知道的啊?”

  “因为老师先看了的,不然会让小波来看看你的。”

  石杨回答到。

  “哦,琴嬢,这个是我的学弟学妹,都是刘老师的学生,这是石杨,这是连艺,比小波高五届。”

  “阿姨好,阿姨你看起来好年轻,看不出来孩子都上大二了呢。”

  “阿姨您好,我是连艺。”

  说完琴嬢微笑的回答了之后,将让大家请进了屋。

  “你老人家留着点拍马屁的话吧,待会儿我怕你不够说,向上姐的爷爷、爸爸、阿姨、大姑姑、大姑父,都在一起的哦。”

  连艺在石杨的耳边轻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啊?”

  “因为我看了所有关于向上姐的故事,其实很多故事情节,就是真实的她的故事,只是她写在了好几本书,把故事全部拆解了,属于那种你只要看完了她所有的书,你基本上就能把她的故事看完了。”

  连艺说到伍向上的事情,总是这样一幅专业的样子。

  “你不好好做研究,就是这样研究学姐的吗。”

  “石杨,你要点脸好吗,我发表的论文,和你发表的论文,不论是从质还是从量的角度看,都是完胜你的好吗,请你自己有点自知之明。”

  连艺的白眼直愣愣的扫到石杨的身上。

  是的,连艺在专业上可是一点都不比石杨差,可以说有过之无不及,刘萝果都总在说她喜欢伍向上,但是伍向上不会成为她,但是连艺更像会成为她的那个人。

  这时,伍向上将大家带到了客厅坐下,还大声的喊道:

  “大嬢,你的刘妹妹来了。”

  这时从里面出来一个个子不高,但是满脸带着慈祥又温和笑容的中年女性,就是伍向上的大姑伍淑华。

  据说伍淑华是整个大家族里面最好看的人,没有之一,就算是在现在,青春不在,依旧能从脸上看到往日的风采。

  年轻时候的伍淑华,皮肤白皙,身材瘦小,精致的鹅蛋脸,特别是她白皙的牙齿,粉红的嘴唇。伍向上经常会问道‘我现在是不是长得有点像大嬢年轻的时候啊’。

  但是他收到的回答,只会是‘并没有,一半都没有’。

  

  刘萝果看到伍淑华的时候,起身走过去拉住了伍淑华的手,闲聊着到一边去坐下了。

  伍淑华是小学毕业就没有再读书的,有时候伍向上经常好奇地问她们之间的共同语言究竟是什么。

  刘萝果告诉她:

  “如果你的大姑姑不是小学毕业,她能够读更多的书,她能够有更好的资源,她的成就可不仅限于这个食品厂哦。”

  “她是你姑姑,他离你够近,所以你感觉不到她的力量的强大;因为她是你的亲人,所以她对你不会有气场,只有温和的氛围。”

  “你就感受不到她的万种可能性,她可以像之前那种零售,也可以像现在这样,负责这么大一个食品加工厂,就可以说明她的能力。她,绝对不止是你看到的这样。”

  这段话是刘萝果对伍向上说的,她也一直都记得刘萝果说这个话的时候的认真。

  老师一向孤傲,但是她如此的夸奖,也是让伍向上重新认识伍淑华的开始。

  因为是亲人,所以离得够近,离得够近,近得一直都在对方的保护范围之内。

  其实不止大姑姑,所有的长辈,面对生活强韧的面容,都不曾让她看到过。

  她的亲人,在外,解下围裙都是持枪战斗的战士;在家围上围裙,就是橙黄色灯光下,热菜旁的温暖。

  “爸爸,这个连艺和石杨,是我的学弟学妹。”

  伍向上专门站在厨房门口很大声的说到,因为除了沙发上的爷爷,聊天的姑姑,其他的长辈都在厨房忙活,她是不想一遍一遍的介绍啊。

  “连艺,这个女娃娃,好乖,你有没有男朋友。”

  是伍安华走出来看到两人说出的第一句话。

  “爸爸,不要给人家介绍男朋友,人家两个就是一对儿,老喜欢瞎点鸳鸯。”

  伍向上阻止着伍安华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叔叔好,叔叔,您肯定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吧,您看您的气质,一眼就知道,您的气场太强了。”

  “爷爷,您怎么可能会有八十呢,您看起来真的六十,不能再多了,再多一岁都说多了……”

  石杨就这么开始了他的表演,一直到吃饭前,他都在几个老年人中间周旋,连艺则道厨房帮着忙活。

  

  伍向上站在楼顶,听着楼下传来的欢声笑语,眼角不自觉的流出了泪水。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说一点都不难过的话,都是假的。

  她原以为离开了那儿之后,就可以不再假装,但是原来假装不只是假装坚强,还需要假装不在乎,假装洒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