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左面,右面,都向阳 > 第七章 难言之隐

我的书架

第七章 难言之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年暑假我是想要找个暑假工想给自己接下来的实习生活攒一点生活费,可能是我们去的时间太晚了,好多地方都说人已经招满了。我和朋友找了两天,确实是没有招到。就在这个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服务员的招聘信息,就打电话过去询问,他们说现在还没有找到人,叫我们过去看一下,我们就过去了。到哪儿之后,他们介绍到确实是需要服务员,但是有个岗位比服务员的工资更加高。当时有点好奇就问了一下是什么岗位,他说是他们那儿需要歌手,问我会不会唱歌,我还以为是上天给我的机会,让我找到地方可以唱歌呢。”

  伍向上说下这些话的时候明显显得比较颓废,就是一个做错的事小孩被罚一个月不许玩玩具。

  “我确实是喜欢唱歌,但是我也觉得我不配说喜欢唱歌,起码从那次之后我确实没有再唱起过哪些歌了。”

  “但是我问他们,是只唱歌吗,他们说是只唱歌。事实也确实是唱歌,但是需要在唱完歌后,下去敬酒。你们拍到的照片,就是当时我下台去敬酒的时候,被人拍的照片。”

  “我看您这前的采访,说到虽然你们家不是什么很有钱的家庭,但是也绝对不是拿不出学费的家庭啊,您说为了实习的生活费,所以才去上班的,是不是显得有一点牵强呢。”

  高乐看得出来,伍向上还是没有说出事情真的原因,也没有说出自己想要的爆炸性的事情,所以孩子啊继续问道。

  “我相信,您刚刚说的这样的原因,观看直播的粉丝朋友们还有现场的工作人员,以至于我,都不太能信服啊。毕竟,在您之前在镜头前所展示的家庭氛围完全不一样啊。”

  “我之前说的话是真的,没有说谎;刚刚说的话也是真的,照样没有一个字是假的。我有一群很爱我很爱我的长辈们,在我十三岁之前我都是独生子女,都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当然了十三岁的时候我妹妹出生了之后,我也是生活的很幸福的。我的奶奶爷爷,爸爸,嬢嬢,几个姑姑姑父,都对我很好。”

  “但是啊。”

  说到这里,伍向上的脸上已经明显的有两条泪痕从眼角,到脸颊,再到下巴,最后掉落到自己的手上。

  看来自己真的不能提起这些事啊,还没提起就已经哭得好像要没办法开口了一样。

  “我爸爸和我妈实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的,这个事情大家其实在很早之前就知道的。”

  “可是之前我记得有采访问到你,父母离婚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您说的是没什么影响啊。因为和您的妈妈没多少接触,所以她的离去,对于您的生活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影响的啊。”

  “是,我和我的妈妈确实没什么感情,因为她在我六个月大的时候,就和我爸爸把我带回老家,养在奶奶的身边,虽然她也一直在家,但是她基本上没有怎么带过我,所以对于妈妈的离开,我是真的没有什么感觉,一个从来就没有得到过得东西,怎么可能会觉得失去呢。”

  伍向上深呼吸了一下,就像是做了什么很大的决定一样。

  “我八岁那年因为学习不好,不写作业,爸爸说是奶奶爷爷年纪大,没什么文化,所以管不住我也没办法辅导我的作业什么的。要把我带到西海,因为那时候,我的大姑和姑父,在和爸爸一起搭伙做小生意。”

  “也就是在那一年,我奶奶和我说了一件事情。”

  “她说,向上啊,你要听你姑姑的话,她和你说的,她让你做的,绝对不会害你的,都是为了你好的。我觉得有件事情不论怎么瞒,都是没有用的,等到你年纪大一点,你就会听到一些话,到时候你还是会知道的。所以我现在告诉你,你是你姑姑姑父生的,你妈她没有生育能力,所以我们一大家人商量了之后做了这个决定。”

  向询和李豆菀站在伍向上的对面,向询觉得自己不知道很正常,但是李豆菀的满脸疑惑,让向询的疑惑到达了顶峰。

  他显得有些许的着急的把李豆菀拉到一边,问道:

  “你姐说的事情是真的?”

  现在的李豆菀,更多的是惊慌大于惊讶:

  “不知道啊,我没听人提起过啊。我真的不知道。”

  “你赶紧给你妈打个电话啊,怎么回事情啊,我是她的经纪人啊,她怎么这么自作主张,这要是假的,她就不只是人设崩塌的事情了。你快打电话问问。”向询想到伍向上今天会说出一些惊人的事情,但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如此惊人。

  李豆菀马上来到一边,给她妈妈打去了电话,问到:

  “妈,你在看我姐的直播吗,到底是怎么回情啊。”

  “是真的。”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个带有浓重鼻音的声音,很明显她是一直都在哭。

  “但是我只知道她那年在做暑假工瘦了很多,据说是做了两份工作,但是没有想到有一份是这样的。这个傻姑娘,这么多年这些事情从来都不跟家里说,就自己一个人背着。”

  “你姐姐她太苦了,自从你舅舅和你前面那个那个舅妈离婚了之后,她就真的没有家了,所以我就经常把她叫到我们家来玩,因为他是姓伍的,她没办法再回到你姨娘家里了,但是你舅舅又找了你舅妈,虽然你舅妈对她不错。又有你外婆对她好,但是她觉得好像哪儿都不是她的家。”

  “她住在你姨娘那儿上学的时候,你大表哥也在明里暗里的抱怨,但是她又不敢和你舅舅说,因为那个时候伍懿馨已经出生了,她觉得那才是真得三口之家,但是她在你姨娘那儿也不像是一家人。”这边说话的女人,早已经哭得泣不成声。

  “她真的苦啊,豆豆,这么多年,她从来都没有说过。所以我让你毕业就去她那儿,也是真的想让她身边有个亲人,她也不会那么孤单。”

  那边的伍云华边哭边讲述这件事情,这边的李豆菀边哭边听这个事情。

  再往后,李豆菀听完了事情的所有的来龙去脉。

  “豆豆,你答应妈妈一件事情好不好啊,想办法帮你姐姐一下,我看到之前好多人都在骂她是个骗子,你保护一下她好不好,她真这些年一直在帮我们这一大家子人。这次换作我们保护保护她吧,但是我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现在在她身边的人就只有你,你就当是帮帮你外婆,她生前最心疼的就是你姐姐,害怕这样的环境会影响你姐姐的性格,真的没有想到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好,我知道了,妈,我一定会好好保护好我姐姐。”

  李豆菀挂了电话,擦了眼泪,这下她不只是伍向上的助理了,她更加是伍向上的家人,她要真的保护一次伍向上了。

  虽然她知道伍向上已经下定决心要退出了,但是一定要让姐姐不在粉丝分责怪和网友的谩骂中离开。

  直播这边的向询赶紧跟镜头中的两个人,举起了牌子示意直播先暂停一下。

  高乐也觉得这个时候的伍向上可能确实需要暂停休息一

  下,才能再接受采访了。就说到:

  “各位观看直播的观众朋友们,今天的直播呢,我们看到向上的情绪可能需要暂时休息一下,所以我们先停一会儿好不好呢。”

  边说边用手势示意工作人员。

  “乐哥,不用休息,我OK的,我们继续吧。”

  个子小小的伍向上,还是端正的坐在镜头前,鼻头红红的,眼睛红红的,实在是有点让人心疼。

  但是她只说了:

  “麻烦给我拿点纸巾可以吗,谢谢。”

  

  向询想再说什么,被刚回来的李豆菀拦住了。

  “询哥,让我姐说吧,是真的,有些事如果不把原委说清楚,那我姐做的很多事,大家都没办法理解的。连我这个妹妹都是在听我妈说了之后,才真的感觉到了我姐这些年的不容易。以前我竟然还觉得我姐她就是太作了,感觉脑回路很不正常。所以让她继续吧,您放心,所有的话都是真的,我保证,不会有人能找出什么反驳。”

  伍向上面对着镜头继续将她的故事讲述到:

  “我那个时候还觉得正好啊,那我的奶奶也是我的外婆,那多好啊,双重身份,岂不是更加亲近。”

  伍向上每每提起奶奶都是微笑中带着泪花。

  “可是啊,小小的年纪,小小的世界,小小的美好,想的东西对于这个生活来说,真的就是那么不堪一击。我爸爸和我妈离婚的时候刚三十出头,加上也没有自己的孩子,很快就有很多人在给他介绍女朋友了,那个时候我很怕会有一个阿姨的出现,会打破我和我们家之间微妙的关系。我怕到时候他们组成了家庭,我就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我试图反抗,年纪小的我能想到的反抗方式就只有学着电视里的方法,用绝食来表达我的态度。可是一个不熬十岁的小姑娘真的不能带来什么影响,起码影响不到我爸爸的决定。”

  “就这样在那年的冬天,说是要带我回老家去玩,结果是见我的‘新妈妈’,我就不接受,也不反抗,毕竟我的反抗没有任何力量。”

  “现在想想那时候的我自己确实也是不懂事,为了自己的心情,为什么就要去拦着爸爸再找一个能够陪他一辈子的人呢。”

  “第二年的夏天,那个阿姨的到来,让我慢慢的也在疏远我爸爸,变得越来越和我姑姑亲近,后来的那一年,是我姑姑的爱让我度过了真得好难的生活。”

  “后来那个阿姨没有在我们家留下,据说是因为她不太愿意让我读书,所以我爸爸就直接说的分道扬镳。”

  “再后来啊,我就在老家和奶奶两个人一起生活。很偏僻的地方,但是很幸福。后来啊,我阿姨就来了,她人很好。她说不反对我读书。”

  “再然后,他们有了孩子,我们要从老家到西海去了,奶奶要去带妹妹,我去西海读书。我好期待妹妹的样子,她叫我叫姐姐的样子,我放学回家她来接我的样子。但是这所有的想象都在我和奶奶踏进房门的时候,被戳破了。我看到炕上的阿姨抱着妹妹,爸爸也在看着她,我感觉到了爸爸已经有了另一个家了。”

  “特别好笑的是,我妈在那个时候竟然给我爸打电话说要我接电话,我以为是我妈妈想我了,结果是我妈生了个小弟弟,特意告诉我一声。”

  “那两年,就是奶奶在维护我,怕因为妹妹的原因,我受到冷落。”

  “高中的时候我回老家读书,住在我姑姑家里,我就在想啊,可以在温暖的环境下生活了,但是我没有想到的一点就是,其实我想要依赖留恋的地方,其实是别人的避风港。这个感觉就是在我大表哥回家的时候开始,没办法忽略的。”

  “在我开始上大学开始,我就在用各种的方法挣钱。想要自己能够负担自己的开销。希望不要给父母增加负担。”

  “可是在之前的一些采访中,你有说过你的家人对你都很好,包括你的阿,对你都特别客气。为什么你会想自己挣钱呢,你这个说法,这个原因有些说不过去啊,你觉得呢。”

  “是啊,她们对我真的好客气,客气的像个外人,走到哪儿都像是在走亲戚,这些年来,每到节假日,大家都在讨论回家的问题。只有我在想,我在出租房里过节日真的不想提起,因为‘不想走,太麻烦’这样的理由,真的太没有说服力了,就是在骗自己的话,何连自己都骗不了,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会邀请我去他们家里过节呢。”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低着头,可能是在掩饰浸出来的眼泪,这个话在心里重复又重复的来来回回重复过好多次,她的委屈真的想说出来,但是真的要说出来的话,又哽咽的这么难受,也是就像自己说的一样,不争气。“所以,我真的就想尽量的不麻烦他们,我记得们实习的时候,一个月工资很少,那时候到了交房租的时候室友就在给家里面打电话说,要交房租了。我不知道怎么开口,还好,暑假的时候存的那点钱,让我虽然艰苦但还是渡过了那一年。”

  “可是你的家人从来没有说过让你自己挣钱,甚至还一直问你要不要钱。”

  “是的,你说的是事实,但是我没有那么做,可能是我的问题吧。”

  伍向上面对这个问题,好像有很多话,又好像无言以对,只有对着高乐微笑,点了一下头,这个可能就是她的回答了。

  又能指望有几个人能懂自己那种感觉呢。

  作为一个过来人,也希望永远不要有人懂她的感受。

  毕竟懂这种感受,需要失去好多,需要表演好多,需要好多……

  “以上是我对最近发生的事情,做出的我能做到的最好的回应。我还有一件事情,想借今天这个平台,向所有朋友们说明一下。”

  伍向上的鼻尖好酸,从鼻尖到鼻翼,最后感觉到眼泪和鼻涕一起的流出。

   l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