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黄少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前些年全国各地都搞房地产,连十八线小镇子都建商品房,这个小区就是当时建造的。不过全镇也就这么一个小区,因为到现在房子也没卖完,开放商赔得裤子都没了。

  红毛当时买了这小区最大的一套房,两百多平的四房两厅,华欧式装修风格,大地砖,大皮沙发,大液晶电视,要是天花板再装个闪耀的灯球,跟KTV就不差什么了。

  马玉柱按响门铃,红毛给他们开的门。

  “红毛哥。”

  “红毛哥。”

  一群人排着队鱼贯入内,挨个跟红毛哥打招呼问好。

  结果一进来,就见客厅里劈里啪啦打仗似的热闹。

  红毛十岁的胖儿子正跟一个穿着时髦的年轻人玩游戏,两人放着沙发不坐,屁股底下一个靠垫,就坐在地上,一人一个游戏手柄,对着电视屏幕砰砰啪啪大呼小叫。

  这一群人也不敢随便过去,就挤在玄关,像下河前的鸭群一样整整齐齐老老实实。

  还是马玉柱向客厅里打了声招呼:“黄少爷。”

  打游戏的年轻人扭过头,被这乌压压一群人给吓了一跳,然后笑起来:“哟,这是干什么?站军姿呢?”

  然后又对马玉柱道:“柱子哥,说多少回了,别叫少爷,叫我辉子就行了。”

  马玉柱:“那可不敢。”

  这是红毛姐姐家的儿子,也是市里黄老板的独生子黄家辉,从小走的私立学校路线,高中毕业就去英国读书了,去年毕业,年前才回的国。

  黄家辉也没跟他较真,游戏正到关键时刻,输给十岁小屁孩可丢脸,他回过头就继续跟胖小子对战。

  红毛招呼马玉柱坐在沙发给,至于其他人,继续在玄关罚站。

  大理石面的茶几上摆着一副功夫茶具,红毛一边泡茶一边随口问道:“今天怎么样?”

  一群人提心吊胆地盯着马玉柱,深怕他点谁的名。

  马玉柱道:“还算老实。”

  大家松口气,柱子哥真是仗义。

  红毛嘿嘿:“他们能老实?”他随手指了指其中两个。

  那两个显然平时就是刺头,今天种树发牢骚最多的也的确是他们。

  马玉柱面不改色:“是发了几句牢骚,不过都干活了。”

  红毛道:“你说的话,我信。”

  他向后靠在沙发上,双手搭成一个佛印,悠悠地说了一句惊心动魄的话。

  “阿福和矮东两个,以后不会再出现在我的场子里了。”

  众人心一跳。

  阿福和矮东是红毛所有网吧当中一家的网管,平时就很懒,还经常算错账。

  红毛哥这句话,显然是告诉他们,所谓的开除,绝对不是吓唬,是真刀实枪的。

  “所有网吧茶楼的摊子,年前我已经全部停掉了,年后工程队开工了,全部一起升级改造。往后,我会多招一些女员工,女孩子心细,让她们做服务员更合适。至于你们,能老老实实把树种完的,都能继续跟着我。种不完的,以后就不用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所有人都瞳孔地震。

  原来柱子哥说的是真的。几个发牢骚最凶猛的刺头,现在都庆幸今天坚持下来了。要是当时一气之下走掉,后果不堪设想。

  终于真正认清形势,大家都乖巧得像鹌鹑一样。

  气氛有点严肃,马玉柱有心调节,说道:“那个林湘,今天倒是有点魄力。”

  红毛挑眉:“怎么说?”

  马玉柱就把林湘挤兑兄弟们,说巴不得他们全走的那两句话,给复述了一遍。

  “五百亩地,她一个学生妹居然敢承包,做事又麻利,比他哥强多了。”

  红毛嘿一声:“别拿他哥跟她比,她以前在镇上读初中的时候,就已经声名在外了。都知道梧桐村林湘读书厉害,年年全校第一,高中上的是市一中重点班,高考上的复济大学。会读书的都聪明,干啥都差不了。”

  正好这时候一局游戏打完,黄家辉口渴,叫胖小子去冰箱拿饮料,听他们说起一姑娘,不由感兴趣地坐了过来。

  “什么女的这么厉害?”

  红毛就把林瑞欠债,林湘坠楼,跟他和解,现在又承包山地,马玉柱和手下一群兄弟给她打白工的事给说了一遍。

  黄家辉哈哈大笑起来:“赵老头怎么说的,这个世界太疯狂,耗子给猫当伴娘。你们这可好,是猫给耗子当伴娘。这事儿好玩,明天我也去。”

  红毛只觉莫名其妙:“你去干什么?”

  黄家辉:“你们一群破脚骨,上杆子给人家打白工,还是给欠你钱的小姑娘。多稀奇呀,我当然要去看看热闹。”

  红毛道:“你要是闲,不如去你爸那几个场子转转。金太阳的生意一年不如一年,你爸正愁怎么转型呢。你出过国,见识多,替他想想主意。”

  黄家辉满不在乎地摆手:“不着急,等我考察完市场再说。”

  红毛没把他这话当真。

  有了红毛这一番敲打,第二天早上七点,林湘到了桃林的时候,马玉柱等人都已经开始干活了。

  “稀奇了,我以为你们今天不会再来了呢。”

  她一边挽袖子,一边跟马玉柱说话。

  马玉柱道:“既然说好了给你把树种完,当然要说话算数了。”

  林湘观察了一下所有人,今天的心气跟昨天也不一样,昨天时不时都是发牢骚,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今天都老实得连口气都不出,只顾低头种树。

  唯一只有一个人,晃里晃荡地东看看西摸摸,像来游山玩水似的。

  林湘指着那人问马玉柱:“那是谁?昨天没见过。”

  “他呀……”

  马玉柱挠挠头,一时不知如何介绍。

  好在黄家辉自己走了过来,站在林湘两米开外,上上下下打量她。

  林湘不喜欢他的目光,皱起了眉。

  黄家辉先对马玉柱说了一句:“柱子哥,你昨天可没说还是个美女啊。”

  林湘确实长得还挺好看的,身高虽然才一米六,但脸小,身材好,一股学生气,跟那些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就早早结婚生娃的同龄人气质完全不同,按红毛手下的破脚骨们的说法——很清纯。

  不然之前红毛也不会说要抓她去金太阳打工。

  黄家辉很自来熟地对林湘道:“我叫黄家辉,你也可以叫我的英文名Gino。你比我小,叫你湘湘可以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