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等到保姆给洛宁洗完澡,叶允之才回到他的房间,看着纯黑色的床单上,肌肤粉嫩的小姑娘穿着他的浴袍,乖巧的躺在那儿,安静地睡着。

  他忽然有一种家的感觉,这空荡荡的房间里多了些许温暖,就连向来暴虐的心都平静了下来。温柔地抚摸着小姑娘的眉眼,静静的看着眼前对曾经的自己来说,仿若虚幻的一些。

  走廊上,明明灭灭的烟雾下掩着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眸,男人淡淡的望着窗外,不停的吐着烟圈,脚边一堆被碾碎了的烟头,整个人身上带着一股邪肆之气。

  他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他就不应该温水煮青蛙。现在小姑娘躺在他的床上,他才明白,小姑娘对他意味着什么。

  她是他的命,是他唯一的归宿,是他生来的意义。

  野兽囚禁在笼子里太久,如果不能消磨掉它的野性,那换来的只有不计后果的疯狂与狠戾。

  他可能控制不住自己了,既然自己心里的恶魔已经压不住了,那便就这样放出来吧。宁儿,不要怕我。

  深邃的眼眸里一片幽深危险,唇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两指利落的碾灭烟上那一点猩红的火光,烟头无声的滚落到地上,来回滚动,最后停在了了男人的脚边。

  ————

  洛宁这一次的梦境异常简单,她只看见了一双淡金色的眸子,不带任何情绪的望着她。那双无欲无求的眸子让她想到了原世界的自己。

  穿书前,她是洛家嫡系遗孤,她躲开了无数次旁系的暗杀陷害,一步一步掌控了家族产业。外人都说她冷血无情,但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天生无心无情。她就像一个被抽离所有常人感情的机器,她不懂爱恨,没有畏惧恐慌,有的只是责任和付出。

  所以,她才二十四岁便把洛家的产业发展到了全球。秘书经常说她过于冷清自律,对自己太狠了,倒不是她自律,而是除了拼命工作外,她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哪怕后来她尝试了许多极限运动,乃至看到这本小说,她的心都没有丝毫波动。

  她有一种直觉,无论是原身,还是现在的她,或者是穿书之前的她,都是一个人。只是,现在的她,才是一个完整的她。

  因为她穿进这本书,原身的感情融合非但没有给她丝毫危机感,反而还很舒服。就像是那种遗失了很久的东西,突然重新回归到自己手里的感觉。

  想了一会儿,洛宁缓缓睁开了双眼,鼻尖萦绕着一股淡淡的烟草气味,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简单却黑暗压抑的装修风格,自己这是在哪。

  昨天晚上喝醉了吗?她隐隐约约好像看见叶允之了,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

  窗边站着一个男人,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蜜色的皮肤,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叶允之就这样静静的望着她,眼中带着浓稠的神色,就这般站在那,却宛若古代帝王般,身上带着一股掌控一切的欲望,极具侵略的气势,让洛宁本能的感到危险。

  “叶先生,这是哪里?”洛宁顶不住这种无声却充满压迫的氛围,忍不住先开了口,由于宿醉,嗓子有些干涩,还带着点刚睡醒的鼻音。

  “这是我们的家,我亲爱的未婚妻。”男人缓缓靠近洛宁,两人的身子紧贴在一起,性感的薄唇擦过她白嫩的耳垂。

  洛宁不适的往后撤了撤身子,眼前的男人却轻笑了一声,开口道:“宁儿,我喜欢你。”深邃的眼眸就这样漫不经心的看着她。

  洛宁有些意外,叶允之居然就这样告诉自己,他喜欢她。如果他不说,她还可以装作不知道,依旧没心没肺的过下去。

  可一旦他说出了口,只怕是不会允许自己躲下去了。被这样一个充满危险性的男人看上,只怕自己若是不同意,他也会强取豪夺吧。

  “宁儿,告诉我你在想什么?”男人用手轻轻捏起小姑娘的下颌,食指指尖在精致的线条上暧昧地摩挲着,滑腻的触感让他有些爱不释手。

  “没什么,就是有些意外,竟然能得叶先生垂青。”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眸这般盯着她,虽然带了几分漫不经心,却更像是暧昧的调情。

  洛宁被盯的想躲开钳制着她下颌的手,眼前的人却伸出另一只手紧紧禁锢着自己的腰身,自己每动一下,便在腰间敏感处摩挲一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