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世杀神 > 第四十一章 我就是你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一章 我就是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是谁?”
独孤笑疯狂的大喊道,可是却是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恢复。就在他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的时候,一个黑色的身影出来了,但是却看不清他的面相,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这个黑影没有害怕,反而是比较亲切的感觉。“你是谁。”独孤笑问道。但是黑影没有着急回他的话,只是自顾自的说道:“你本来就可以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只不过你需要为此付出一定的代价,你愿意吗?”“什么力量,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独孤笑不知道这鬼影在说是什么。“你不需要知道,只需要你说愿意不愿意。”黑影还是问道。“你到底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黑影近几乎发狂的问出了这句话。这是被血色的雾气里面渐渐的显现出来一张和独孤笑一样的脸。独孤笑害怕的一下子就坐了下去。他看见黑影中的“自己”吃了一惊,为什么这里也会有一个自己。这个“自己”他面目狰狞,仿佛嘴里随时能够像恶魔一样喷出火焰来,看着面目狰狞的“自己”,但是四周升起白色的圣光,将整个墓室都照亮了,接着这个面目狰狞的“自己”发出野兽般的嘶吼。从他嘶哑的空中传出,“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放过你自己,这已经一万年了,等我出来,我必然会灭了你们所有人,不管是哪个方离月,还是苏沐荣,还有那个魔族的人,还有我会让他们的背叛付出代价的。啊~”渐渐的那个自己慢慢的没有声音了,但是他还是趁着独孤笑不注意,留了一道传音给他,但是只有出去的时候才会听到。紧接着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显现了出来,但是这个人也是和自己一样的面孔。“这到底是是这么回事啊,你又是谁。”但是这个“自己”也是没有理会他说的话。“你不用害怕,我不会对你有敌意的,况且我 就是你,你就是我”那个白衣“自己”自顾自缓和的说道。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还有为什么你们会长得跟我一样?而且躺在棺材里面那个又是谁?”独孤笑一个有一个的问题问道。但是这个自己却是说道:“我们本就是一体的,现在只不过是分开了,我现在是以魂体呈现在你面前,而棺材里面那个,相信以后她会告诉你的,这些事现在还没到时候,时间到了,你自然就会知道怎么回事了。现在知道了,对你没有好处,好了你应该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我时间不多了,就让我送你出去吧,还有把这个一起带走吧。”说着一只手一会,从原本堆成山一样的宝物堆里面飞出一柄血红色的剑。这剑一飞,直接飞到独孤笑的怀中,同时巨大的力道带着独孤笑飞向了一个光门处。独孤笑还不明白这人是怎么回事,说了一大堆奇怪的话,然后接给了自己这一把血红色的剑。巨大的冲击力给独孤笑带出了不知道多远,他只觉得这风的速度,刮得自己的眼睛都睁不开了。过了很久他才感觉到自己落地了。
独孤笑刚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刚来的时候的那片平原,但是从他的耳朵里面听到了。“小子,你总有一天要回来的,如果想要变强,变得跟从前的那个自己一样强大的时候,只要用意念打开这个红色珠子,你就可以回来了。我等着你回来的那一天。哈哈哈····”这个声音是那个面目狰狞的自己的声音。独孤笑检查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原本挂着的牙齿项链,上面吊着一颗红色的珠子,这不就是自己那颗血色的眼珠子一样的石头吗。这么会出现在这个项链上面,而且上面的牙齿倒是沦为了一个配件。整体看来还是很好看的。
独孤笑发现自己的怀中还有一把血红色的剑。“这都是真的。”独孤笑现在还是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样,但是从身上多出的两样东西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而且那个狰狞的“自己”说到了方离月,还有苏沐荣,还有一个魔族的女子,方离月不是自己的师姐吗,不知道到底是不她,现在还不确定,还有那个送自己出来的“自己”说的“她”又是谁,这件事,疑惑的点太多了,独孤笑感觉自己一下子都接受不了那么多事情,而且还有那个我就是你的问题,一直影响这自己,为什么自己的脑袋里面会出现一点点的记忆碎片,独孤笑感觉自己的脑袋头都大了。
到底过了多久了,总感觉时间过了好久。接着这个时候,他看到了那个带着长老的人来了,他们赶到自己身边。那人说道:“你看到他们没有。”这一下子,独孤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自己刚刚经历了那么久的事情,可是现在看来好像还没有过去多久啊。于是他就问道:“我从跟你离开的时候,到现在过了多上时间?”那个人也是蒙了,但是他还是回答了“现在还没有过一个时辰,我回去之后就立刻通知了长老,我吃了点药,就立刻赶了过来了。怎么样你没事吧。”“我没事,现在还是先去找关兄他们吧,不然我怕时间长了,他们会有危险。”“好我们这就去找,独孤兄弟,你还是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们就行了。你消耗也挺大的,放心吧,这里有我们就够了”“那好吧,我先回去了,一定要找到他们。”独孤笑也是觉得自己有点累了,可是他还是不太相信,刚才明明过了好像好几年一样,但是现在确实连一个小时都还没有过去,这个决定还是让独孤笑不得不感到十分的惊奇,这件事越来越诡异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自己还是回来了,但是他发现刚才得湖竟然神秘的消失了,在他再三的确认下,他可以肯定这里就是自己刚才待的地方,但是他还问了几个长老他们,但是长老们都说这块地方一直都没有湖。
这让独孤笑感到十分怪异了,自己刚才下去的时候,明明就是一片湖啊,可是现在这么就消失了。
但是现在还是先回去吧,在这个地方呆了也有几天了,还是先回去看看梦儿吧,也不知道这小丫头这么样了,他于是朝着宗门的方向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他还想着这件事,但是他忘了吧自己的红色的剑给放好,直到快要到宗门的时候,听到周围的人议论,才发现自己没有放好这剑,但是他也没有地方放这柄剑,就在他着急的时候,一头撞上了一个柔软的物体,他抬头一看,眼前的白花花的一片,闪的独孤笑眼睛有点睁不开眼了,他看清眼前的人,才发现,这是他师姐方离月啊。“师姐,···对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看着眼前师姐,他慌忙的认错。“你这家伙走路这么不看路啊,把我都撞疼了,快来给师姐揉揉。”方离月看着急急忙忙的独孤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逗逗他。“师姐哪里撞疼了啊。”独孤笑问道。方离月却在这个时候挺起了胸前的两个肉铺,圆润的半弧的鼓包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具有诱惑的味道了。
独孤笑一脸囧像:“师姐你还是放过我吧,改天我 登门道歉行吗。”“你去干什么啊,这么急急忙忙的。”
这时候独孤笑就说了:“我得赶回去看梦儿那丫头,这几天我不在家,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样了。”
“哦,这样啊,放心吧这几天她过得很好,没事的。我这几天都跟她在一起,我听她说你去修炼了。”方离月说道
“唉,这是什么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