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世杀神 > 第四十章 墓室内的鬼影

我的书架

第四十章 墓室内的鬼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两个盔甲的造型很奇怪,一个是长着两个树枝的头盔,另外一个确实像头顶着一朵花一样,头上有着一对很大的花。这两个看着都很奇怪盔甲,这里到底是哪里?自己没有听过这试炼地里面还有这种地方啊。两个雕像,一个拿着盾牌,一个拿着弓箭,两套盔甲都如同勇敢的士兵,永远都守着自己的那一片地方。这时候,独孤笑看着盾牌有了想法,他假装不经意拿起了盾牌,,但是却是用光滑的一面对着自己,同时身后的景象也是被它照进了盾牌里面,从盾牌的反射中他看到了一团黑影,但是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鬼影也是一子就消失了,独孤笑这次看得很清楚,果然是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但是自己却不知道什么什么东西。
独孤笑也是害怕,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这次他必须要会装了。“你是什么东西,赶紧给我出来,别以为我没看见,我可不怕你,赶紧出来,等下让我找到你,你就准备去死吧。”独孤笑鼓起勇气对着那一片地方说道,但是没有任何回答,而且这里似乎也是没有什么东西,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回音。独孤笑感到了毛骨悚然的恐怖。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他现在也是很平害怕,他想到了石门,这里唯一的门,就是这座石门了。但是这门该怎么打开呢,独孤笑发现这石门上面似乎有些古怪,这门上面好像画着什么东西,但是却是被灰尘给挡住了,独孤笑手一挥,将石门上面的灰尘给拂去了。这清晰的看到了一块清晰的图形,这上面好像是刻画着什么东西,内容大概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脸却是在不停的变化着,在不同的画中,穿的都是同一件衣服,但是却是不同的脸,而且四周好像有很多人一副很痛恨的样子,围着这人要将他杀死,而最后这个人没有变化了,就只是一个小孩的模样,没有其他的表情,而小孩的眼中却没有任何的害怕。
这石门上面的东西就这么多,但是上面最后,小孩却是少了一只眼睛,这眼睛形状好像有点熟悉,独孤笑拿起了自己那块黑色的石头,拿起来堆了上去,尽然完全吻合,这时,这块黑色的石头也是一点点剥落这什么东西,黑色的外皮一点点剥落,露出这块黑色的石头原本该有的样子。这石头一点点剥落,露出里面的红色,直到全部剥落,这块石头也是慢慢的变小,接着就完全镶嵌进了画中,这块石头变得浑圆,而且颜色是诡异的鲜红的颜色,独孤笑越看好像越是熟悉,脑袋里面好像闪过什么,但是自己想去抓住的时候,却是像断了风筝的线消失不见了,头好疼,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一声喊过去,独孤笑满头大汗。仿佛是被泡过水一样,但是衣服很快就吸收干净了。
这块石头彻底变成了一颗眼珠子,而且这可眼珠子是红色的,深红色的眼珠子中间有着蛇一样的瞳孔,这好像是恶魔的眼珠。独孤笑看呆了。石门缓缓的打开了,门打开后,眼珠子从门上掉落了下来。
独孤笑捡起珠子。看着这猩红的好像真的一眼的眼珠子,独孤笑看的心里有点发慌,但是他还是捡了起来,从门上掉了下来,估计是后面,还有用。那拿着珠子进入了长廊,后面的石门缓缓关闭了,看着厚重的石门关上,但是独孤笑还是感觉有人在看着自己,那种被监视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
但是他还是没有看到那东西的真实的样子,他硬着头皮,向前走着,这一次,这条长廊没有那么多的岔路口,只有一条无线延伸的笔直的一条路,但是看不到尽头,着长廊通向远处的黑暗,但是这没有恐吓住独孤笑,他现在还是在想办法离开这个鬼地方,这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
他走了很长时间,这里没有办法辨别时间的东西,所以现在过了多少天自己也不清楚,他只是觉得过了很久。这条石头堆砌的走廊还是没有走到尽头,过了好久,他终于看到了一丝光芒出现在了这条走廊的尽头,只看见这条的走廊尽头有光芒,独孤笑打起精神向着那个地方走了过去,到了尽头,他看到一个圆形的发光的东西,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东西,这个类似于一个光门,独孤笑把手伸向光门,发现自己的手消失了,但是伸了回来,有看到了自己完整的手,这应该是一个时空穿梭的通道,但是这通道究竟通往何处,独孤笑不清楚,这时独孤笑想着还是先回去看看吧,说不定还有其他的发现,就在他要往回走的时候,他踩到了一块砖,这块砖突然下陷,随之而来的就是轰轰的巨大响声,独孤笑不明白是这么回事,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失去了选择的机会,两边的石壁都在合拢,原本就不大的石室越变越狭窄,而这个事情的发生,让独孤笑已经来不及思考了,现在赶回去的话,时间一定来不及,只能进去了,他双手伸入光门另外一边似乎没有什么变化,接着,独孤笑整个人穿过了光门。也就是他穿过光门后,整个通道全部合拢了,如果人还是没有走的话一定会被压成肉饼的。
光门的另外一边,独孤笑看着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里有很多东西,其中不乏珠宝,而且这里似乎是一个墓室,应为在这个大厅的中央存在着一个棺椁,这棺椁全部都是由一个冰晶棺椁,里面躺着一个人,独孤笑上前,登上了墓室中央的高台,来到棺椁面前,冰晶的棺椁透露着死者的脸庞,就在独孤笑靠近的时候。
碰的一声,独孤笑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这棺椁之中人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他不相信,有看了看,但是棺椁里面的人确实跟自己长着一样的脸。“这是这么回事?”独孤笑也是很不相信,但是棺椁里面的人确实跟自己长得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身上穿的衣服不同,这个人身上多了一个窟窿,这个窟窿就在他心脏的位置,不知道围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脑子里面好像有闪过什么。
脑子里面全都是一片猩红的颜色,独孤笑看到自己被一圈人围着,围着自己的人全部都是白发飘飘的老者,但是这些老者并没有一脸慈祥的样子,而是充满着贪婪,欲望。“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被这样一群人给围住。你快跑啊。”独孤笑看的出这几个白发老者气场很强大,实力绝对不是他可以比拟的,但是这人只是微微一笑,仿佛没有吧眼前的人当做对手,他一手掌握这雷霆之力,另外一只手握着一股猩红的气息,从这气息中独孤笑可以感受的到这气息中充满血腥杀戮的气息,不值得这个“自己”为什么会充满如此重的血腥之气,但是独孤笑发现这群人里面似乎还有人,这是一个大小姐模样的人在众人眼中,此时这个自己的脚下是一大片人居住的地方,地面上有很多人看着天空上面发生的一切,有很多人都在议论着,但是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人群里面似乎还有几个女孩子,在对着那个自己说些什么。但是独孤笑听不清了,他
只是看着做不了任何事情,他只能看着眼前“自己”做出的决定了。他之间他飞向了远处。这几个老者也是追了上去,但是“自己”好像是故意放慢速度,没有让他们跟丢。直到来到一处平原才停下来。
这几个老者的口中似乎还是在说些什么,但是独孤笑听不到,画面中的那个自己没有任何废话,只是提起了一把泛着红光的剑便上前跟几个老者缠斗在了一起。进过几经的打斗,这几个老者终于是死在了“自己”的剑下,但是自己也是身负重伤。随后独孤笑眼前一黑。
他回到了现实,刚才那一场大战,给他留下了很大的映像,这些大能每一招无不都是带着移山填海之力,就连是“自己”简简单单的挥出的一剑也是很大的威力,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到达那个程度啊,独孤笑在心里面想到。一辈子吗。不知道。
“不用一辈子,如果你想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到达那种程度。”一声宛如洪钟的声音在四周想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