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世杀神 > 第七章 初识

我的书架

第七章 初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女子听到江辰如此狡辩,不由对江辰的看法下降了,转身就把江辰的放在一旁包袱丢向了江辰。
而包袱砸到江辰的时候包袱却松开了,而从里面掉出几件衣服,里面还掉出了一个小包袱,而且那小包袱掉在地面上发出砰的一声,明显小包袱里面的东西不轻。而这个包袱就是当初黑影给江辰的,江辰也没来的及看。
而江辰也怒了,她无缘无故打了自己,而且还把自己的东西给丢了,这放在任何一个人能不恼火吗。江辰一伸手把女子的手给拍开,开始把衣服收起来。把女子当成了空气。
而女子看着江辰,真是越看越来气,要是不是她现在没有力气估计都能把江辰给一顿胖揍,而且是半身不遂的那种。
然而已经过去一整天了,夜晚很快就到了,而江辰在忙碌着,因为他还是个人,不可能不吃饭,而在刚才在那瀑布下方的水潭里也有不少鱼,所以他就地取材,弄了几条鱼。
江辰很快捡拾一堆柴火,把火给升起来了,就在他生火没多久,天就彻底暗了下来。而此时整个洞里面就只靠着怎么一堆篝火点亮着。
江辰在一旁烤着鱼,两个人并没有什么话语,而女子没有坐在篝火旁边,而是坐在了一个小角落里,江辰也没有在意,自己几次帮她,换来的却是一顿揍,所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在默默的烤着鱼。
很快鱼就烤熟了,江辰有没有拙作,直接就大口吃鱼。丝毫没有在意形象,实在没办法,第一次挨揍,而且还是接着几顿,谁受得了啊,体力消耗太大。
正当江辰吃的正香时,传来了咽口水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还是被江辰给听到了,江辰想了一下,接着又吃起了鱼,很快鱼就吃完了。
江辰又出去了,而回来时又背来了比较多的柴火,这样就能够度过一夜了,而他手里还拿着几块东西也不知道时什么,而他把那几块东西直接丢进了原本快要熄灭的火,然后他又把柴丢了进去,看见火似乎不太旺盛,他又用嘴去吹,而烟也出来了,吹了 许久才把火给重新烧起,而女子在旁边睡着了。
江辰就坐在篝火旁,眼中注视着篝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许久江辰才注意到火快燃尽了,这才匆匆拿来一根比较粗的木棍把里面的东西给弄了出来,只见几块烧的黑乎乎的东西,江辰没有打开的想法,而后他拿着荷叶把黑乎乎的的东西给包裹起来,也把它放在了熟睡的女子身旁,也没说什么,回到火堆旁重新把火生了起来,之后便在火堆旁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醒了,月光通过洞顶的撒落在女子雪白的脸上,让原本就虚弱的女子看上去更加让人怜惜。
她消耗过度,有没吃上一点东西,现在看来,她是被饿醒的,其实她早就饿了,她又不是什么神仙,是要吃东西的。而看到江辰吃鱼,她只不过是因为还在生气,只不过看着江辰那没有做为的性格,又忍不住更加生气,所以她就呆在角落,不想跟这人说话,当然了,这其中还有她自己的死要面子。但人总是这样,哪里那么容易看的清自己的错。
她抱着肚子,又冷又饿的,一脸怨气的看着江辰,而江辰已经睡着了,自然不知道,而女子又占了起来,在她的四周看了看,她眼睛一亮,看见在她的旁边有着荷叶包裹着的东西,她转头一想,这里除了她就只剩江辰了,而这东西不是她弄得,那自然就是江辰弄的了,而且还是用荷叶包裹着的,看来应该是吃的了,想到这她消了一分火气。
她葱白的伸向了荷叶,把荷叶打开后,她比之前的火气更大了。她打开看到的是几块黑咕隆咚的东西,这哪里像吃的东西啊。她气愤的朝着就是一脚踢去,那煤球就顺着脚力飞向了岩壁,撞上了岩壁,接着传来咚的一声,煤球落地,而煤球也应声碎了,就正当女子还在生气时,传来了一丝香味,她顺着香味看去,竟是刚才那黑煤球发出来的,她走近一看,那煤球中间啊还有一层荷叶,而香味似乎就是从荷叶里面散发出来的,再次的打开了那荷叶,看到了里面有一条鱼,看到这里,想起自己似乎误会了,所以也就没那么生气了。而这时她看了江辰一眼,那橙黄色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而且从他整个人看上去似乎有一股与别人不同的气息。
过了许久,她把剩下的鱼也依样画葫芦吃完了,并不是她很能吃,相反她吃的并不多,而是消耗过度,那自然就是拿食物来补充了。
她走到火堆旁,就坐在江辰的对面,她随手拿过江辰捡来的柴火放进了火堆,她伸出雪白的小手放在火堆的面前在烤着火。看着江辰心中是五味杂陈啊,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她有时候看到并不一定是事实啊,之前的那一些只不过是她自己的想象而已。
她不知不觉间涌现出困意,之后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一夜无话。
鸟儿在树上啼叫着,而在第一缕阳光顺着上面的洞照射进来,洒落在江辰的脸上,江辰也醒了,他用双手支撑自己坐起来。看到已经熄灭的火堆,还有昨夜女子吃剩的只剩鱼骨头和碎裂的土球,他嘴交微微上扬,可见着女子还是如同一个孩子心态。而他又转过身去时看见,看见女子就在他睡觉火堆的另外一边,两人刚好在火堆两旁,他此时坐着正好看见女子,女子的衣服早已经换过了,但还是雪白的,和原来的衣服没有什么区别。
女子蚕卧着,嘴角还有着一丝涎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晶莹的白光,他刚想伸手过去去帮他把涎水擦干净,可是一想又停了下来,而就在他的手停下来的时候,女子刚好醒了。她缓缓的睁开眼睛,由于阳光有些耀眼,而且刚醒视线有些模糊,她看见的只有一只黑色的影子慢慢变大,而黑影又停了下来,不再变大。她用手揉了揉眼睛,看清楚以后,看到的是一只手,而顺看去江辰还停留再那,他并没有想到女子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女子赶紧后退,双手护胸,说道:“你想干嘛!!”说话时的声音还有些颤抖。江辰才回过神来,他没说什么,只是用手指指了指她的嘴角,而女子摸了摸嘴角,手指上沾上了些水渍,这时才发现了自己的失礼,脸上抹上了一抹桃红,回过头一想,那这个家伙刚才不是看到了,想到这,她的脸就更红了。她没说什么,跟江辰一样坐在熄灭的火堆旁边。两人都没有说一句话,岩洞内有陷入了一片沉寂。
“你叫什么啊!”女子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沉默。
“我只不过是一个刚出山的什么都不懂的普通人而以,说不说其实没什么区别。”江辰说道。可能是睡了十六年的间让江辰很少与人说话,可以说江辰除了跟母亲和妹妹会说几句之外,对于其他人都是处于一种保持着较远的距离,也可以说是性格的孤僻,说话带刺。他的心智还处于一种可以说是被孤立的小朋友的心智,所以说他对于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这一下,女子又火了,她长这么大就没又被人这么无视过,而且这人还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正当她要发火时,江辰开口说道:“我等下就要离开这里了,还请姑娘自便吧。”江辰转身就去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留下了还在发呆的女子。
很快江辰就收拾好了,走到洞穴口准备离开,洞穴外面天气还不错,加上本来就在森林里空气自然与城中不同。江辰来到了水潭边洗了把脸,接着边上路继续去往别的地方等待着宗门的招收。
在这里实行的其实时学府制度,每个宗门都有特定的学府 ,只有只有在宗门学府毕业的优秀学员才可以进入宗门继续修行,当然凡是都有例外,那些天资聪颖的天才自然可以直接进入宗门修行。学府招收每年开放一次,三年为一个阶段,如果三年内没有到达特殊的要求,那就会被学府强行退学。每年的学府招收都会在每个中等城池召开,高等城池那只有属于有权,有势,或者立下国家大功的人的后代的人才可以进入,还有就是属于皇城专属学院,那是只有皇亲国戚才能进入的。还有另一类就是散修了,只不过一般人都不会选择散修,散修要资源没资源,所以很难修行,但是散修却是最自由的一类人。
江辰之前就从女子的口中得知这一年的招收就在不久之后的一个月。所以江辰要在之前赶到招收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江辰着急赶路的原因。他所作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变强,强到足够保护自己和自己的亲人。
在森林中走着,江辰一路缓缓的走着。在茂密的森林中赶路,他到现在还没有搞懂女子是用了什么才把他弄到这里来的,突然,从旁边的路树丛中传出来声音。没过多久走出来一只蓝色的豹子,身上还有着白色的斑点,江辰见状后退一步,双手护胸。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