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始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章 杀神降世,苍生皆惧!!!
在青武城里王府里,传来一阵阵婴儿的哭声。
“老爷!老爷!恭喜您!夫人为您添了一个大胖小子啊!”丫鬟跑进王府大堂气喘吁吁的说道,听到这里,一个身材威武的男人突然发出那雄厚的笑声,"哈哈哈,天佑我江家,我江家江不再无后了,来人,传令下去,摆龙雀宴,送请柬到各大家族,庆祝三日。”
就在王爷话音刚落,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道惊雷落下,那惊雷说来也奇怪,竟是红色的,艳丽的如同鲜血,这异象千万年也未曾见过,惊雷下,在青武城周围的飞禽走兽变得异常不安,异常暴躁,如同见了鬼一般,万物皆惧,就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就在此刻,这个消息就如同长了翅膀一般飞速的传遍了整个青武城,而各大家族更是听见这个消息后被震惊到了,但是宴席并没有因此而取消,王爷还是继续摆宴,邀请各大家族,而就在这个时候王爷却并不知道在他青武城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到了。
——————
在某个富丽堂皇的地方,一个身穿紫龙袍的人,那人脸上一副和蔼的样子,加上大概六七十岁的老人家模样,显得极为端庄,并没有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老人正在和一群模样
凶狠的人交谈,每个人都看着极其让人害怕。“龙主,在青武城前日天降异像,属下前去查探,发现这异像竟是由一刚出生的孩子引起。”一个脸上有一条疤痕从眼睛延申到下颚的人说到。“哦!竟还有这等奇事,说说当时有什么异像。”龙主说到。“当时整个青武城被红色的云层覆盖,天降的惊雷如同鲜血,且城池周围的奇珍异兽都暴动不已,还有青云山里面的东西也做出了异常的事情。”“嗯,可以了,我知道了,你们可以退下了。”
“是,尔等告退。”众人退出大厅。那个老男人按下他坐的椅子下一个并不起眼的按钮,就在这时,传来一阵隆隆声,老男人后面的而墙壁上裂开了一个仅容一人通行的通道,通过这给通道来到一个很空旷的房间,房间的顶上有着一个图案,是一个血淋淋的龙头样子,图案栩栩如生,就像是龙刚刚被砍掉头,上面仿佛还在滴血。“发生什么事了,怒龙。”是的,老人叫怒龙。“是在边境边缘的那个青武城出现了一件奇怪的事。 ”“嗯,我已经知道了。”“嗯?你已经知道了?”“我最近服用了紫晶天龙丹成功突破了,到达的天元境能够感受到千里之外的东西了。”随着他声音的变大,一个有黑雾包裹的身体慢慢浮现,那人一身黑袍,脸也在那黑袍下显得极为阴森。”“你突破了!!!”“放心下一次有突破的丹药会有你的那一份。你不必惊慌。”黑袍男说道。“祭祀快到了,祭祀的祭品准备的怎么样了?”“已经差不多了,就是还差一个阳时出世的男婴和阴时出世的女婴就可即刻开始祭祀。”龙主说到。“离次七百里的雪仪城有一姓雨的人家,雨家现在落魄,相信只要给他们一点好处,相信他们愿意的,那男婴就不管如何都要是青武城的那一给,那样这次祭祀相信我们又可以提升至少一个中等城池的实力。这些事就交给你去处理了。不要让我失望。”“是,我这就去处理。”龙主说道。龙主离开后,那如同金属摩擦的声音有想起,“嗜血破龙体,九阳升仙脉这万年未出现过的东西竟会出现在同一人身上,我一定要的到,那我就将会成为这天永大陆第一人。哈哈哈......”随声音的消失他的身影也渐渐重新消失在黑雾中。
---------
青武城
“听说了没,城主生了一个儿子,准备摆龙雀宴邀请各大家族共同庆祝呢!”“当让然听过了。”“城主他日夜为我们操劳,如果不是他呀我们早就被魔族给吃了,他为我们守城一生,如今老来得子可喜可贺啊,”“是啊”......只听一路上路人说着。
两天过去了宴会开始了,各大家族前来道贺,只见马车络绎不绝,豪华气派,当然其中也有很多的百姓也来纷纷道贺,而城主江震南也在大厅招待着客人。
“江城主,恭喜恭喜,这是我送给令公子的礼物,不成敬意。”“何家主,不必多礼,快,来人请何家主到后堂休息。”此时人都差不多来齐了,宴会也开始了,到处张灯结彩,烟花上升在天空中绽开一朵朵灿烂的花。觥筹交错,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江城主,快把公子请出来让大家瞧瞧吧。”大家此时喊道。“当然了,等会,我这就去抱过来。”“等会。”此时一个生硬的声音响起,“江城主,你生的这儿子他不是人。”“姓张的你不要胡说八道,你再说一句老子撕了你的嘴,什么叫我儿子不是人,他不是人那我是什么,你平时在大家面前说我坏话我都忍了,现在你竟然说我儿子不是人,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给个交代,我就算倾尽所有也要和你青山城同归于尽。”江震南低声吼道。此时,那青山城主张城主开口说道“这种事我没有证据我怎么可能会胡说呢?是吧杨大人。”突然在江家的房顶上出现一个人,这人就是紫龙宫的大殿护卫,在天永大陆一共分为种九城池城池等级为紫龙,蓝龙俩个个高等城池,其中有风姬,花飘,雪仪,月烟四个中等,剩下的像青武,青山等小城池有十几个分布在各地,其中还有一个就是皇都。
而这大殿护卫的地位几何那就不言而喻了,他开口说道,“江城主你儿子出生当太天天降异象,那时占星阁算出恶煞降世,皇城要求全力占扑其位置,为此还陨落了一位占星阁的长老,只要你交出你儿子你们一家还可以向以前一样当你的城主,不然你将全部会在皇城的断头台上。”“杨老鬼,虎毒它还不食子呢,要不是当年我给你口饭吃你早就不知道死那了,你现在就怎么报答我的,还有当年陷害我你应该有是其中一个吧我只我恨当年为什么要救你,这几十年里我没有接受过皇城的任何东西,皇城把我丢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的时候,我就决心不再听从皇城,你现在那皇城来压我,你真以为我是好欺负的,还有不是我守在这里,这里早就被魔族给占领了,皇城当年放弃这里的时候,这里早就不再属于皇城。如果要对付我江某人我接下了。”只不过这一次他猜错了,这次是针对他儿子而来的。当然就算是要他儿子死他也不会答应的。“姓江的,你不要以为你当年帮里我什么,我今天得到的都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还有你今天要是不交出你儿子你江家可以从世界上消失了。”杨护卫说。“不交又如何,我今天就是死在这,也不会交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江震南说道“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来人把那个恶煞给我抢过来。”“谁敢,虽然我等不是什么人上人,但我等起码懂得什么是恩什么是仇,江城主为我们流血流汗,至今才得一子,我等不才,愿为城主 赴汤蹈火。”此时众人说道。“好啊,你们就等着青武消失吧,我们走。”杨守卫也不傻,他当然知道,这里人多而且人群中还掺杂不少高手,就凭江震南一人就可将他击溃,他要回去搬救兵。说完人就撤走了。“你们这又是何苦呢,为了我你们没有必要的。”江震南说“城主一切都是我们志愿的。与城主无关。”众人说道“好了,我知道你们的心意了你们现在快走吧,皇都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还是快点跑吧。”江震南又说道“愿为城主赴汤蹈火”“没必要,你们留下来也没有用,还是带上自己的亲人走吧。离开青武离开这片即将成为废墟的地方。”他当然知道一个人始终无法与皇都对抗。接下来的一天他也为此忙碌,将城中的人都撤离了,当然有人想留下来但是都被他拒绝掉人还是走了,等人走后他又来到军队,在军队里“家中是独生子女者出列。”军队毫无动静,他又吼道“家中是独生子女者出列。”还是毫无动静,他走着到一个人的面前停了下来“你怎么不是独生子女了。”说完将他的手放了下来,但是那个年轻人又把收给举了起来,吼道“我就不是独生子女,在我身边的都是我兄弟,城主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没有城主我早就死再魔族的手里了。”说着他眼角闪烁着。城主也不再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七天后军队来了,而城中的一切都很空虚,只剩下了江震南和他的军队,面对黑麻麻的一片皇都军队而言,他们的人如同就牛一毛,,战争的开始就已经意味着失败了,他们是人不是神,也会受伤,也会死,面对多如牛毛的军队,他们毫不畏惧,依然面对着,着场战争持续了一周,死伤无数,血流成河,然而就在这样的一切以为没人知道的杀人者在庆祝下,有一道魅影正看着这里的一切,这堆积如山的尸体有皇都的也有青武城的,但缺并未找到城主的,皇都的人都没有人注意到过,应为他们的目的并不是那个城主,而是那个孩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