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怀袖宇文煜 > 第25章 化为灰烬

我的书架

第25章 化为灰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宇文煜没有去,他在自己府上喝得烂醉,一遍遍地喊着秦怀袖的名字。

次日,南蛮之地的鞑子趁着本朝休养生息之时来犯,圣上彼时已经病入膏肓,听闻此事怒急攻心,倒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地指派宇文煜辅助征夷大将军,一起出征。

此时正是寒冬,南蛮之地气候湿冷,一般人难以抵御,尤其是像宇文煜这种娇生惯养之人,此去一行,怕是凶多吉少。

其实圣上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辅助大将军,意味着他没有实际兵权,圣上就是怕他起兵,给最有可能被立为太子的宇文拓造成威胁。

出征前一天,宇文煜到三皇子府,要求见南宫沁。

南宫沁却以自己已嫁做人妇,不宜见未婚男子为由,婉拒了宇文煜。

宇文煜内心一片苦涩,万万没想到,临别之际却连秦怀袖一眼也见不到。

这段情,终究是无可挽回了。

次日,宇文煜领兵出征。

快马加鞭到达南蛮之地,便上了战场。

在战场上他化悲愤为力,奋勇杀敌,骁勇无匹,以一敌百,震慑八方,多次夜袭敌军,取其将领首级。

本以为能像宇文拓一样带着荣耀凯旋,谁知在他夜袭敌军,砍下将领首级之时,一支箭凭空射来,猝不及防,穿透铠甲,刺穿他的心脏。

他惊愕地倒下,贴在心口的秦怀袖的手绢飘然滑落,他痛苦地伸手去抓,却因此扯动伤口,血流如注。

手绢飘飘荡荡,似是要与他断情绝义,落入了火堆之中。

“不……”他挣扎地扑上去,却只见鲜血从胸口喷出,手绢在火中化为灰烬。

而他的心脏也逐渐停止跳动。

呵,这是老天爷的惩罚吧。

让他最后一刻,也带不走秦怀袖……

秦怀袖、秦怀袖……

对不住,我伤害了你,下一世我们……不,她哪里还有下一世,只怕轮回转世,我们也无缘再见。

真讽刺,真悲哀啊……

“哐啷”,南宫沁手里的杯滑落在地。宇文拓见状,忙心疼地抱着她,抚摸她的手:“可有伤着?”

南宫沁道:“无妨,只是方才突然心悸了一下,好似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拓心疼地道:“什么事都好,不如你身体重要。今天你刚探出怀了身孕,还是别做这些危险的事了,以后喝水我喂你便是。”

“好。”南宫沁浅浅一笑,靠在他怀里,一脸幸福,再想不起其他。

当日,圣上突然驾崩,举国服丧,而三日后,七皇子宇文煜于同一日战死沙场的消息才传回京中。

南宫沁闻讯,却无半点情感,只长声一叹:“可惜了。”

然而彼时正忙于新皇继位之事,无暇顾及宇文煜的葬礼,遂即将登基的宇文拓,只能让人先将宇文煜带回京中,待一切尘埃落定,再给他办葬礼下葬。

等到宇文煜入殓时,已是新皇登基后了。

新皇宇文拓登基,立南宫沁为后,改国号“袭”,从此后宫独宠南宫沁一人,两人伉俪情深,在百姓间传为佳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