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秦怀袖宇文煜 > 第24章 失去记忆

我的书架

第24章 失去记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宫沁枕在宇文拓的怀里,感到莫名心安,她慢慢地闭上眼,神情放松:“嗯,我记得你,我记得你曾经为了见我,翻墙跳入将军府,差点被我爹爹当做贼人砍了,记得你为了我,不惜冒险到崖边摘一朵很美的花,就为了逗我开心。帅哥哥,我好开心,跟你在一起我好开心。”

宇文煜如被万箭穿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人、苦苦等待的人,再别人怀里,是什么滋味?

痛苦、绝望、悲愤,以及无可奈何。

于情,南宫沁不过是没有记忆的转世罢了,是不是秦怀袖本人都无法知晓。于理,南宫沁是宇文拓的准王妃,父皇亲自赐婚,他纵使有通天本领,也不可能违抗圣上旨意,强抢皇兄的妃子。

除非,他有朝一日登基为帝,主宰天下,才有可能夺人所好。

纵然他在感情处理上一塌糊涂,可他毕竟是皇子,一双眼看得通透,自己究竟在圣上心里还有多少位置,自己离太子之位还有多远。

从前他争太子之位,现在他一心只想争回失去的秦怀袖。

可叹现在,他非但丢了太子之位,连心爱之人也丢了。

他一无所有。

看着恩爱的两人,他满嘴酸楚,他问宇文拓:“为何你不怀疑她?她失去了部分记忆,你怎知她失忆之前,可曾跟我有个瓜葛,可曾背叛你?”

宇文拓抚摸着南宫沁的脸,一脸柔情:“既然爱她,我自然会相信她。若非我亲眼所见,仅凭捕风捉影的一面之词或者小道消息,绝不能让我信服。若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我谈何爱她?”

“轰”,宇文煜如遭雷击。

这句话无异于狠狠地扇他一耳光。

曾经他口口声声说爱秦怀袖,却在柳怀素诬陷秦怀袖与步君炎有染后,仅凭几次撞见两人相会,就轻易地认为秦怀袖背叛了他,还拒不听秦怀袖解释。

他凭什么爱她?连基本的信任都不曾给过她。

“那若是她做了对不住你的事呢?”宇文煜想起了他对秦怀袖的误会,若非妹妹之事,他也不会一错再错。

宇文拓道:“我会先去查是否确有此事,若是真有,若未伤天害理,我便跟她沟通,等她道歉,若是伤天害理之事,我会劝她自首。若无此事,是他人诬陷,那就对诬陷之人严惩不贷。”

宇文煜的心彻底碎了,他输了,论气度,论处理方式,他远远不如宇文拓。

宇文煜苦涩地问:“你为何能做到那么大度?”

宇文拓义正辞严:“因为我爱她,就得一辈子护着她。”

宇文煜瞬间一败涂地。

他还说爱秦怀袖,结果他不信任她、伤害她、误会她。

他凭什么爱她?他根本配不上她对他的爱。

望着恩爱的两人,宇文煜心痛地倒退几步,酸涩地道:“祝你们幸福。”

放手,也许是他现在能回报给她的爱。

在宇文煜走后,宇文拓蹲下身,与南宫沁平视,帮她整理额边的碎发,温柔地道:“你可还记得从前过往?记得他?”

“我与他只是大夫与患者的关系,再无其他。”南宫沁摇头道,“不论过往如何,如今我既然不记得,便说明那是不好的回忆,那又何必忆起。”

说完她叹了口气,“我觉得他很可怜,却又不值得同情,他病情反复不定,将我认作是他王妃,不过是想挽回这段感情,可是当初既然伤害了,又谈何挽回,若我真是他王妃,我怕是死也不会原谅他。”

宇文拓在她额头轻轻一吻:“幸好,你不是他王妃。”

宇文煜回去后,做了一场噩梦。

梦里他看到秦怀袖从坟墓里出来,掐着他脖子让他快些死,别再打扰她,放她自由,他惊出一身冷汗,清醒时不过半夜三更,却再无睡意。

他猛灌了一口凉水,却见窗台里飘出了一道残影。

是秦怀袖,秦怀袖你回来了吗?

宇文煜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撞倒了桌椅都没感觉到疼,他扑上去想抱住“秦怀袖”,却抱了个虚空。

却见“秦怀袖”恐惧地往后退,嘶叫道:“别过来,你害死我还不够,连我转生都不放过我吗?”

“我没有。”宇文煜痛苦地大喊,“我只是想弥补你。”

“够了,”“秦怀袖”道,“我已经用我的命回报你当年对我的好,还不够吗?我已经忘了你,你为何还要来找我,逼我想起你。宇文煜,你太自私了,你以为你所做的一切,能让我原谅你么?求你放过我吧,我只想离开你好生活着,我不想再死第二次了。”

“对不住,对不住,”宇文煜已是泪流满面,“我不想害你,我只是想弥补你。”

“弥补?”“秦怀袖”冷冷一笑,“就凭你那颗根本不爱我的心?”

宇文煜大喊:“我爱你,我如何不爱,我想你想得快疯了。”

“那不叫爱,那只是你的占有欲!”“秦怀袖”道,“你若是爱,为何不信我,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我?你连宇文拓都不如!别再缠着我了,我恨你!”

宇文煜心脏如被箭矢穿过,是,他连爱她都不配,他连宇文拓都不如。

他又何必缠着她,再害她一回,不如放手,彻底放手。

这一夜,他捧着秦怀袖最后遗留下来的手绢,在房内失声痛哭。

自此之后,他再也没见过秦怀袖。

不知她近况,不懂她身在何处,只听朝廷都在说她即将要与宇文拓完婚。

他去了医馆,那里再也没有她的身影和琴曲,老大夫说她不会再回来了,这小地方配不起她高贵的身份。

宇文煜的药,都给了老大夫,宇文煜心痛地问:“既然要走,为何还留下药,不如让我死。”

老大夫劝他:“王爷,何必呢?”

宇文煜痛苦地问:“她若是对我无意,为何一开始主动找我?”

老大夫叹口气:“王爷,你怎么还不明呢?她找您,只是为了找回她的记忆罢了。”

宇文煜僵在原地,原来不是因为对前世有所依恋,而是为了找回这一世丢失的记忆,而主动接近有可能与她记忆有关的人而已。

呵呵,原来到头来,不过是他自作多情罢了。

他浑浑噩噩地离开了医馆,望着宇文拓的王府,绝望地回了府。

一个月后,宇文拓大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