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通缉:坏坏爹地妈咪狠凶萌 > 第十三章:有另一面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有另一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洛沐依扫了一眼整个房间,她看见了几道门,但她不确定里面放的什么,所以才开口问他。
“跟我来”
陆子吟做了几年的心理医生,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有话想要单独对他说。
陆子吟带她们去了一个有很多小孩玩的东西的房间,洛沐依摸着她们的头“你们先在里面玩一会儿,妈妈等会儿就来”
她们两个点点头,被满屋子的玩具吸引了过去。
他们出来后洛沐依才冷冷地告诉他“她们两个是我不久前才找到的,在我刚刚生下她们的时候我就把她们弄丢了,前段时间发现她们的时候她们已经是满身的伤痕了”
陆子吟能看出来她眼中身为一个母亲的愤怒,自责,这让他也心里一颤。
他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想要安慰她“别自责了,这不全是你的错”
洛沐依垂下眼帘“我没有保护好她们,所以她们还能好吗?”
陆子吟很坚定地盯着她的眼睛“放心吧,她们不是完全对外界产生抵触,刚刚去玩玩具也是,她们在主动接受外物,现在要慢慢地让她们知道这个世界美好的地方,也不用强迫她们接受,要在她们的接受能力范围内,问题也不是很大”
洛沐依听到能治好眼中的情绪就好了很多“谢谢陆医生”
陆子吟对她轻轻一笑。
她打开房间门想让她们出来“宝贝们,我们走吧!”
她们虽然很喜欢那些玩具,但是还是很听话地放下了手中的玩具,跟着洛沐依离开了。
她刚下电梯就看见安晨柏坐在椅子上,神情暗的可怕,让人不敢靠近,不过他怎么会出现在医院?出于礼貌,她还是上前打了个招呼。
“安总”
安晨柏看是洛沐依,脸色就缓和了些“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看病”
难道进医院还是来玩的吗?本来是打算去找李沫的,但考虑到她要工作就没有去了。
“你病了?”
他的嗓音听起来多了一丝人情味。
“没有,只是带她们来看看心理医生”
安晨柏这时才发现她带了两个小不点,他带着一点关心的意味问她“问题大吗?”
不知道这是出于自己有个孩子的原因还是因为什么,反正就觉得她们两个挺讨他喜欢的,尽管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
“不是很大,安总在这是?”
“我朋友在医院”
能听到安晨柏说自己有朋友她还是蛮诧异的,毕竟她以为这种人没有朋友。
“那安总我就先走了”
安晨柏轻微点了下头,不认真看还看不出他点了头。
等走在门外的时候她看见一个蹲在角落的人,看身形酷似李沫,她走上前试探性地喊了声“李沫?”
李沫抬起头,发现是洛沐依后马上站了起来,挺直了自己的身子“你们来了,看了医生了吗?”
她担心地看着李沫“看了,没什么大问题,发生什么事了吗?你怎么在这里?”
李沫的瞳孔里透露着恐惧“我还是很害怕,我明明是一个救人的医生,怎么能怕救人呢?”
其他人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但洛沐依知道。
在她刚刚读大学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出车祸的小孩,在她快感觉不到他的呼吸的时候她及时地做了心肺复苏,但是她不知道孩子的胸腔损伤已十分严重,做心肺复苏十分危险,最终导致他不治身亡,网友的指责使她很久才走了出来。
她年纪轻轻就成了门诊医生,实力当然不可小觑,只是她唯独害怕突发状况。
洛沐依想抱住安慰她,可是又怕两个孩子走丢“沫沫,相信自己,你可以的,你现在已经这么厉害了不是吗?都成为门诊医生了!”
李沫咧嘴一笑,她很开心身边还有一个这样好的闺蜜“嗯,这几天我值班,等我下班,我们去搓一顿”
“那我们走了”
“好”
洛沐依让她们像她做一个拜拜的手势,她们沉默了会儿,本来不抱希望了,谁料她们突然对着李沫挥出了手。
她们两个都很惊讶,然后相视而笑,看来她们已经在慢慢好转了!
李沫轻揉了她们的头发,夸赞地看着她们“我的宝贝们真棒!”
医院的消毒水味是洛沐依一直不太喜欢的,但她是可以忍受的。
离开医院后她只觉一身轻松,大部分原因是因为她们刚才的举动。
床上的人抬了抬手指,眼睫缓缓抬了起来,因为刺眼的光线让他瞳孔一缩。
安晨柏冷声开口“你醒了?”
看见站着的安晨柏后白恩硕有气无力地叹着气,装着自己很虚弱的样子“我还是难受”
但他却凉凉地扫了他一眼,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别装了,你应该蹦了几晚上的迪吧?都睡了好几天了”
白恩硕见被拆穿了,索性也不演戏了“亏我叫你一声哥,你就这样对我?我都出车祸了!”
安晨柏冷言道“你的车我已经收了,这段时间你别想开车”
白恩硕眼睛瞪得老大了,他立马委屈求全地撅着嘴“哥,那辆车我很喜欢的”
他一句话没说,起身离开了,房间里他留下的寒意久久不能散去。
“完了,完了,完了”
白恩硕一股脑将自己埋在了被子底下,气的小嘴一直撅着,本还想蹬一下腿,但腿受了伤被吊着,蹬着还疼。
胡秘挺直身子走了进来“小白总,安总吩咐这次车祸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您的父母了,免得他们担心”
“知道”
白恩硕不耐烦地皱着眉心,但他忽然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救他的医生,忽然起了兴趣。
“胡秘,你去帮我查一下我刚被推进医院的时候是谁给我做的心肺复苏,反正是一个女的”
胡秘一点儿也不意外现在他的举动,因为他一向喜欢跟女生接触,自然也就见怪不怪了。
“好的”
安晨柏这么几天都没怎么处理公司的事,所以他出医院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公司。
在他闭上眼想眯一会儿的时候电话响了,他疲惫地拿起了电话“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