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帮你夺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洛沐依连连点头,“好,医生都听您的,只要能救活她们俩,要我干什么都愿意。”
专家离开后,两个小女孩也被送进了高级病房,洛沐依根本一刻也等不了,急匆匆的进了病房,查看两个小女孩。
手术麻醉药还没有过,两个小女孩还在睡觉。
洛沐依看着他们瘦弱的身体和苍白的脸色,眼泪水不由哗哗的往下流。
作为一个母亲,却没办法好好照顾自己的孩子,洛沐依说不出自己现在什么心情,胸口闷痛得厉害。
身后传来开门声,洛沐依回头,就看到安晨柏带着子桦走了进来。
她连忙擦了擦眼泪,“谢谢安先生救助我的两个女儿。”
安晨柏的眼神扫过洛沐依哭红的双眼,落在她身后病床两个小女孩身上,“她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看洛沐依的样子,不像是会虐待这两个孩子。
洛沐依抽过纸巾擦着眼泪,轻声说道:“她们出生后我就去了国外工作,原本把她们托付给亲戚照顾,没想到变成了这个样子。”
安晨柏蹙了蹙眉头,并没有开口说什么。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怀疑自己说的话,洛沐依压下心里疑虑,朝他淡淡笑了下。
就在这时,病房里响起一阵手机铃声,安晨柏拿出手机,看了眼屏幕上的联系人,“工作电话,我出去接一下,子桦就先交给你照顾了。”
洛沐依轻轻点了点头,目送安晨柏离开了病房。
没等她缓过神来,子桦猛地扑进了她怀里,奶里奶气的说道:“姐姐,你别难过了。”
而离开病房的安晨柏,走出了医院,直接上了一台黑色迈巴赫,车里已经有人在等着他了。
助理递过来一份文件,他仔细翻阅后,拧着眉问道:“那天晚上的监控记录,全部删除了?查明什么原因造成的吗?”
助理摇了摇头,“暂时没有查明。”
文件里只剩下洛沐依去夜总会和洛沐雪的一些对话记录,其他的都被删的一干二净。
原来洛沐依就是洛沐雪消失了多年的表姐。
安晨柏轻眯起眼,“她为什么会消失?这两个孩子又是怎么回事?”
了解了全部的助理,开始慢慢说起来。
几年前洛沐依被她二叔卖给了生意伙伴王总,而这个二叔就是洛沐雪的亲生父亲。
一夜风流后,王总却认为洛沐依不是处子,并没有付完尾款,就生气离开,没想到他毁约后,洛沐依被查出来身孕。
洛沐依怀胎十月,被人刨腹取子后,扔下来海边悬崖,孩子被送到王家,立马就被人扔了出来。
助理说完后,又道:“老板,这就是洛家当年发生的丑闻。”
安晨柏轻轻蹙起眉头,没有开口再问什么。
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经历了这么多。
被最亲的人残害,心里恐怕气不过。
洛沐依能活着回来,绝对不会放过洛家任何一个人的。
安晨柏视线顿了顿,心里似乎在酝酿什么,下一秒他舒展开眉头,合上了手中的文件,“继续调查,里面的细节越清楚越好。”
“好。”
大概半个小时后,安晨柏又回到了病房,他轻轻推开门,就看到洛沐依抱着昏昏欲睡的子桦轻哄着。
女人亲昵的在小男孩耳边说着悄悄话。
而怀里的子桦似乎十分信任她,死死的抱着她的腰。
看到这一幕,安晨柏眉头轻轻一跳,心里升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听到开门声,洛沐依稍稍抬头,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安晨柏瞬间压轻了脚步声,走了进来。
洛沐依将熟睡的子桦放在了病床上,回头看着安晨柏,“安先生,还有什么事吗?”
“有。”
安晨柏轻声道:“洛沐依,你应该认识洛沐雪?”
洛沐依对他的直接并不意外,她笑了笑,“安先生一直在派人调查我?”
她微微一笑,根本不害怕安晨柏会调查出什么重要的事情,因为她知道,组织会给她安排好一切。
安晨柏无视她的问话,继续说道:“其实你才是洛家真正的千金,洛沐雪他们不过是霸占了你父亲的家产。”
洛沐依闻言,不由得心头一震,她装成伤感的样子,难受的说道:“那又怎么样,那些家产我已经拿不回来了。”
“你当然拿得回来。”
洛沐依回头看他,疑惑道:“安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会帮你拿回属于你的东西。”安晨柏勾起嘴角,直勾勾的看着她,“怎么样?”
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安晨柏的意思是……
洛沐依暗暗握紧了拳头,尽管她脸上没有表露出太多情绪,但安晨柏知道,这些正是她想要的。
但洛沐依也不是个傻子,她旋即又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帮我对你们安家又有什么好处?”
安晨柏轻眯起眼,当洛沐依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经知道她心中的答案了,而这正是他想要的。
“我是商人你应该清楚。”安晨柏勾起嘴角,“我可以帮你夺回洛家,作为回报,我要洛家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果然是这样。
洛沐依暗暗的抿了下嘴角,她早就猜到安晨柏的目的,不过她对洛家的产业根本就不感兴趣。
她要的只是洛家父女的命而已。
见她许久没有回答,安晨柏轻佻眉头,“怎么,不愿意?”
洛沐依微微一笑,“我同意,只要你能帮我夺回洛家。”
“当然。”安晨柏弯着嘴角,他喜欢和聪明人合作,这省了很多麻烦。
洛沐依点了点头,朝着安晨柏伸出了掌心,“祝我们合作愉快。”
看着面前白皙的掌心,安晨柏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抬手交握。
就在这时,有什么东西在小心的拉扯洛沐依的衣角。
洛沐依转头,见身边的子桦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正伸着手臂看着他们。
“吵到你了?”
看着孩子干净的眼眸,洛沐依心中一片柔软,声音也放轻了很多。
子桦缩在被子里摇了摇头,只是攥住了洛沐依的掌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