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归来遇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姐?小姐你睡着了吗?”
耳边忽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洛沐依警惕的睁开了双眼,下一秒看清周围的环境后,才放松下来。
前座的司机还在说话,“小姐,您确定是这条路吗?”
洛沐依下意识往车窗外看,周围荒山野岭,只有一条小路。
她缓了缓神思,“继续往前走。”
司机闻言,不再多问。
洛沐依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她又梦到了五年前。
被洛家算计囚禁,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走投无路的那段时间,成了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
后来她被秘密组织就走,一走就是五年,最近好不容易接手到一个任务,才有了重新回来的机会。
洛沐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睛里闪烁起了光芒。
时隔五年,她终于又回来了。
这一回,她不仅要找回自己的孩子,还要让洛家的人知道,欺负她洛沐依是什么样的后果!
“救命啊!”
就在这时,郊区的山林里突然传来一声小孩的求救声。
司机猛地踩了刹车,回头看洛沐依,“小姐,你刚才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洛沐依随意扫了眼周围的密林,本不想多管闲事。
“没有。”
而小男孩的哭喊声竟然越来越大,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
“砍他一根手指,送到安家去,我就不信安晨柏不给赎金!”
“安晨柏那么有钱,应该不在乎这几千万的赎金吧?”
“你们不知道,越有钱的人,就越不惜命!”
安晨柏!
洛沐依秀眉一蹙,如果她没有猜错,那个劫匪口中的安晨柏,是安氏集团的掌权人。
她不禁想起自己回归的任务,和安氏集团关系不小。
既然这样……
“停车!”
司机吓得一哆嗦,猛地停下了车,待他再回头看时,车后面的女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洛沐依已经躲到了暗处,观察着密林里的几个劫匪,那个小男孩被其中一人抱着,明显吓得不轻。
不过她也没必要,和这几个人正面碰上。
毕竟她才刚刚回国,也不清楚这几个劫匪的身份,要是暴露就不好了。
洛沐依眼神一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朝几个劫匪大喊了声,“救命啊?这里有人拐卖小孩。”
喊完之后,就毫不犹豫朝身后跑去。
果不其然,被惊动的几人开始分头搜寻洛沐依的踪迹,剩下一个守着哭哭啼啼的小男孩。
机会来了。
在其他四人到处搜寻的时候,他们不知道,洛沐依早已经绕到独身的男人身后,抡起棍子便甩在了男人头上。
一声闷哼,男人直直倒下。
洛沐依抱过了他怀里的小男孩。
“小朋友你没事吧?”
子桦已经吓懵了,但听到女人的声音,居然就没有那么害怕了,“姐姐,你是来救我的吗?”
洛沐依笑了笑,“姐姐现在就带你走。”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男声,没想到那几个男人这么快就回来了。
“他们在这!你们快过来。”
“臭娘们,居然敢管我们的闲事!”
“妈的,今天老子非弄死你不可。”
男人拿着木棍直直的朝洛沐依扑了过来。
洛沐依怀里虽然抱着小男孩,却并没有觉得吃力,很轻松的躲过了他们的攻击。
“就你们也敢做劫匪?”
她翘了翘嘴角,一脚踹翻了扑过来的男人。
就在这时,一道汽车鸣笛声突然响了起来。
黑色的迈巴赫,开进了郊区里。
“不好!安晨柏来了!”几个男人同时惊恐的说道。
洛沐依下意识回头看去,透过前车窗,隐隐约约看到了车里男人的身影。
身后的男人知道自己躲不过了,趁着洛沐依分神的时候,拎起棍子就朝她后背砍了下去。
“臭娘们,坏我们的好事,看我不砍死你!”
洛沐依意识到身后的危险时,也感觉到车内投过来的目光。
安晨柏在车里看着她。
刚刚回国,她不能暴露太多,免得被人怀疑。
她躲开的动作硬生生的停了下来,就这样吃了男人一棍子,顺势倒在了地上。
男人解气丢了手中的棍子,“安晨柏来了,我们快跑!”
“你们想跑去哪?”
下一秒,阴鸷又带着狠厉的男声传来。
洛沐依扑倒在地上,抬眼只看到一双黑的发亮的高档皮鞋,和这破败的树林格格不入。
怀里的小男孩突然挣动起来。
“爸爸!我在这!”
爸爸?
洛沐依眼神一凛,这个孩子,竟然是安晨柏的亲生儿子?
那她现在岂不是安晨柏儿子的救命恩人?
怀里的小男孩见她一动不动,竟然不急着找爸爸,开始着急的哭了起来,“姐姐?姐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受伤了?”
小家伙还挺担心她。
洛沐依在心里腹诽,顺势装起了昏迷。
她为了救他儿子而受伤昏迷,这可是拉进她和安晨柏关系的好机会,为了任务能更加顺利,使点小伎俩不足为过。
“子桦,过来。”男人的嗓音毫无情绪。
“爸爸,刚刚是这个姐姐救了我!”
子桦指向倒在地上的洛沐依,就看到她倒地不起,竟然开始着急起来,“爸爸,姐姐好像受伤昏迷了!你帮我看看她好不好?”
安晨柏斜睨了地上的女人一眼,神情没有任何情绪。
刚才对付劫匪,一个普通的女人,身手绝对不会如此灵活。
这个女人抱着个孩子却还能做的轻而易举。
有问题。
他轻眯起眼,眼底酝酿起危险的情绪,“劫匪处理好后,把这个女人送去医院。”
安晨柏不再多言,抱着怀里的男孩上了车,可是子桦还是直勾勾的盯着昏迷不醒的洛沐依。
就在保镖要抱起昏迷不醒的洛沐依时,他趁着安晨柏开车门的功夫,挣脱了他的怀抱,扑到了洛沐依的怀里。
“不要!”
小家伙的声音奶里奶气的,听起来却异常的坚定。
“我要陪着姐姐!”
安晨柏轻眯起眼,示意旁边的保镖,“子桦听话,过来。”
保镖正打算扛起洛沐依的胳膊,没想到子桦突然反应过激,一口咬在了保镖的手。
“你不许碰姐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