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请叫我游戏贴身顾问 > 第二十四章 我只是试一下而已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我只是试一下而已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钱进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保安们顿时慌了手脚,抬着老大冲向最近的医院。

  面子固然重要,可是话事人要是不在了,以后还怎么找到同样优渥的待遇?

  黑社会也是要吃饭的嘛!

  “怎么不打了?!”

  过千帆失望的看着人群远去,拦也拦不住,就连躺在地上的伤员也连滚带爬的往门口挪动,不一会儿整个大厅只剩下他和郑恪二人。

  “唉,算了!”他舒展了一下筋骨,仰天长啸,畅快非常,“你这个安排还是很不错的嘛,很用心了!”

  “您过誉了!”郑恪无功不受禄。

  “我们现在是不是要在这里等警察过来?我还从来没打过警察呢。”

  小伙子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

  郑恪连忙摇头解释道:“请放心,警察是不会过来的,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钱进很快就会醒来,即便被恩人毒打,他也一定会为过千帆开脱,怎么着也不至于呼叫警察把恩人送进监狱。

  “那我们现在回家吗?”

  “不,去酒吧!”

  海上明月,是本市最豪华的酒吧,无数豪商名流在这里一掷千金,按照惯例,门口同样停着数不清的豪车。

  而这里的老板范钟闻,五年前不过是过家企业的一个普通白领而已,是过千帆慧眼识英才,将他提拔起来,并在他离去的时候赠予了一笔创业资金。

  原本应当是钱进领着过千帆来此,与范钟闻相见,上演一场感人肺腑的久别重逢戏,不过现在这个差事只能由郑恪来做了。

  进入酒吧后,郑恪走在前面,滔滔不绝的介绍着。

  “跟我走,我们先去找酒吧老板,然后他自然会把您出现的消息通知给其他剧情角色,以后有他们的陪衬,您打脸的力度就更加强了,明白了吗?”

  他回过头,却见过千帆没有理睬自己,而是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摆设和顾客。

  【原来已经开通了感官世界了吗?】

  查了一下状态,郑恪才发现原因所在,这倒是可以理解,毕竟音乐声实在太响了。

  可是把听力屏蔽了,问题同样也有很多,比如过千帆身后的讥笑声也同样被过滤掉了。

  “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的呢,这不是璇姐的废物老公吗?”

  赵星儿每每想起上次的耻辱遭遇,都银牙暗咬,又惧又恨。

  现在无论闺蜜如何邀请,她都再也不敢入宋璇家半步,不过要是在海上明月酒吧,那可就不一样了。

  她是房屋装修公司的业务经理,刚和酒吧签订装修协议,顺便把这里的保安队长,一个名叫周铁柱的糙汉子迷的三魂五道,有人相助,还能再怕过千帆不成?

  “过千帆,你也配来这里?”赵星儿冷哼道,“这里光入场费都要上千,就你那点零花钱,够买瓶矿泉水的吗?”

  过千帆没有搭理她,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发现她。

  被忽视的赵星儿气的浑身发抖,旁边一名魁梧的汉子看不过眼了,对她说道:“这个煞笔谁啊,敢这么对你?让我周铁柱来教训教训他!”

  “那就麻烦铁柱哥了。”赵星儿对着周铁柱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欺负两个女人了不起吗?有本事和男人打一架!

  她对周铁柱还是很有信心的,本市的黑恶势力中,周铁柱也是能挂的上号的一个人物,否则范钟闻也不会让他来看场子。

  “兔崽子,识相的自己滚,别让老子亲自动手!”周铁柱对着过千帆大声说道,声如洪钟。

  过千帆依旧没有打理他,而是问向郑恪:“咱们的目的地是哪个包厢?”

  “你他妈的聋了?听不见老子说话?”周铁柱脸涨的通红,一个箭步上前,抓向过千帆的衣领。

  然而过千帆哪来的衣领,手指搭在肩膀,能卸去甩棍力度的油腻皮肤这次同样发挥了作用,周铁柱一个打滑,直接趴在了地上。

  “你没事吧?”过千帆解开了感官世界服务,关切的拉起他。

  在自己女神面前出了丑,周铁柱羞怒难言,大吼一声,召来十几名壮汉,将走廊挤的满满当当。

  “这是怎么回事?”过千帆纳闷的问道。

  “你完蛋了!铁柱哥的手下可不会留情,这一趟你不丢胳膊断腿,怕是出不了酒店!”

  回想起当初的羞耻遭遇,赵星儿冷笑道:“除非你叫我妈,然后从这里爬出去!”

  过千帆皱着眉头想了想,恍然大悟:“我明白了,0019,这就是你的安排吗?我刚才正愁没过瘾,谢了!”

  郑恪尴尬了笑了笑,竖起大拇指。

  算了,情节破不破坏的很重要吗?玩家高兴就好,挣钱嘛,不磕碜。

  就在这时,只听怒吼声响起,远处飞奔过来一人,一脚把正欲动手的周铁柱踹飞。

  看见自己的队长被人突袭,他周铁柱的手下却不敢有半点怨言,因为来人正是海上明月的老板,范钟闻。

  “二少爷,我终于又见到您了!”

  范钟闻没等调匀呼吸,就跪在过千帆的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号啕大哭:“五年了,整整五年了,您这是去了哪里?”

  “……所以我这是打不成了?”过千帆幽怨的看着郑恪,得到了对方的肯定答复。

  “老板!”

  周铁柱从地上爬起,擦干嘴边的血渍,不甘心问道:“老板,您怎么这个样子,他不过就是一个废物而已啊!”

  范钟闻气的浑身发抖,又踹了周铁柱一脚:“废物?过家的二少爷,星光公司的总经理是废物?那你就是下水道的残渣!”

  周铁柱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老板天天念叨的恩人,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他的面前,得罪了这样的人物,以后还能有出头之日吗?

  “过二爷,我错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周铁柱眼疾手快,一把抓住想要溜走的赵星儿:“是她,都是她教唆我,让我教训过二爷的!”

  赵璐面色苍白,瘫软在地上,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

  范钟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就把她处理掉,给过二爷解气!”

  生死存亡之际,赵星儿一把抱住过千帆的手臂,拼命摇晃着:“过哥,我知错了,看在璇姐的份上,你就放过我吧!”

  郑恪在一旁直摇头,宋璇哪有什么面子?

  “你们先离开!”过千帆淡淡地说道,“所有人,都离开!”

  他特意瞥了一眼郑恪,郑恪怡然不惧,站在原地,走是绝对不能走的,要不玩家肯定会出幺蛾子。

  走廊里只剩下三个人的时候,过千帆终于开口了:“你刚才说,让我叫你妈?”

  “我没有,我没有!”赵星儿拼命摆手,眼泪鼻涕满脸都是。

  “别吵!”过千帆大喝一声,又看向郑恪,“我就是做个实验,实验而已。”

  “……你要做什么?”

  过千帆理了理衣裳,突然“扑通”一声跪在赵星儿的面前,恭恭敬敬的喊道:“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