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请叫我游戏贴身顾问 > 第一章 杀毒也要有仪式感

我的书架

第一章 杀毒也要有仪式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想杀个人试试。”

  郑恪抬起头,看了看坐在对面精神亢奋的年轻人,随意嗯了一声,然后继续专注的夹着锅里的肥牛。

  “我说真的,我真想杀个人!”

  郑恪的手被牢牢抓住,好不容易夹到的肉片也滑到了地上,他不爽的甩开对方的手,敲了敲桌子:“张明,吃火锅的时候能不能别说这些无聊的话,你就不怕别人听见了,送你去看守所蹲几天?”

  “听见了又怎么样?”

  张明不屑的笑了笑,猛然从座位上站起,将餐桌上的碗碗碟碟全部扫落在地,然后环视四周,大声喝道:“我要杀人!”

  正午时分,正是火锅店生意最好的时刻,不仅屋内所有的座位上都坐满了人,门口还排起了长龙。

  可是却没人理会他。

  旁边座位上的小情侣仍在窃窃私语,不时偷笑一声,然后相互啃咬;前台处结账的中年男子一边仔细核对账单,一边大声抱怨着价格太贵;扎着双辫的小女孩挣脱了父母的约束,将自己的圆脸紧紧贴在窗户上,看着屋内热气腾腾的火锅,口水顺着玻璃往下流淌。

  只有一名服务员小跑着过来,笑容满面的说道:“先生,请稍等,我马上为您更换碗筷。”

  张明抓住服务员的衣领,将他拎到自己面前,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听见了没有?我要杀人!杀人!要不就从你开始,怎么样?”

  “先生,请不要着急,我现在就去拿新的碗筷。”

  “拿你妈的碗,拿你妈的筷子!”

  巴掌接连落下,服务员脸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咧开的嘴巴里两颗门牙摇摇欲坠,说起话来也有些漏风:“先森,请问您还需要些什么?”

  “听到了没?”

  张明松开手,喘息了几声,然后看向郑柯:“不对劲,很不对劲!这些家伙,屋里的,屋外的,他们究竟是在扮演真人秀,还是输入固定程序的机器人?”

  郑恪叹了口气,心疼的看着一片狼藉的桌面,涮菜全被扫落在地上,还好手上还留着半听可乐。

  “所以,我要杀个人。”

  张明解开一包湿巾,擦了擦手,然后丢到隔壁小情侣的火锅中,看着他们浑然不觉的继续吃喝,露出宛若小孩子恶作剧得逞的笑。

  “一个不够,就十个,一百个。我要看看,是不是血漫到脚脖子上,他们仍然能心安理得的吃饭,如果服务员都死了,谁来陪他们演这组戏!”

  服务员没有得到回应,转身离开,一名套着围裙的清洁工走了过来,将地上的碎瓷片和菜扫进簸箕。张明瘫坐在座位上,仿佛有些迷惘:“是梦吧,也许这里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梦,只是该怎么醒来,杀人,还是自杀?”

  碳酸气体冲击着喉咙,郑恪打了个嗝,缓缓问道:“如果这是你的梦,那么我扮演的什么角色?”

  张明的动作突然停滞下来,如梦初醒,打量着眼前的青年:“是啊,你是谁?我的朋友,家人,邻居,同事?不,不对,我不认识你,可……”

  他赫然发现眼前的郑恪不知何时带上了墨镜,手里也多出一只银白色的金属笔,笔的顶端还发着幽幽的白光。

  “看着我。”

  “这是,记忆消除棒?!”张明打了个哆嗦,慌忙扭过头去,眼睛也紧紧闭上,“不,我不看!原来不是梦,是穿越,外星人,黑衣人,不要,请,不,要,清……”

  他越说越慢,最后痴痴的愣在原地,连眼珠子都不再转动。火锅上腾腾的热气也凝固在半空中,说话声、脚步声都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郑恪不急不慢的说着话。

  “你叫张明,男,24岁,未婚,是这个城市里一名普通的上班族,正常的工作,休息,娱乐,没有太多的不满,没有对现实的怀疑,就这样一步一步,成家,立业,直到生命的尽头,记住了吗?”

  张明缓缓点了点头。

  然后郑恪打了个响指。

  …………

  “都处理好了吗?”

  耳边传来了不耐烦的询问声,郑恪将最后一点可乐一饮而尽,从兜里拿出手机,贴在耳边:“好了,赵主管,刚才就是最后一个。”

  “又在模仿黑衣人了吧?不是我说,郑恪,你明明可以直接从后台处理,非要搞这种花样!”

  “生活终归是要有些仪式感的嘛。”郑恪笑了笑,拍拍低头夹菜的张明肩膀,然后走出火锅店。

  “可是太慢了!三天就能搞定的工作,你硬生生拖了快一个星期!”

  郑恪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回道:“反正也没耽误工作。对了,顺便问下,这里原来是谁在管理,怎么留下这么一个烂摊子?而且居然还能觉醒这么多的意识,他是怎么做到的?”

  “关心这个干什么,你只要知道,他已经被开除了就行!”

  沉默了片刻后,赵主管的声音和缓了些许,又继续问道:“既然已经清理干净了,现在是不是就可以开工了?”

  郑恪看了看四周,来来往往的行人数不胜数,可是许多人的步伐、姿势都相差无几,连笑起来嘴角翘起的弧度都没有多少区别。

  “不行啊,赵主管,服务器的完成度太低,素材质量不行,这样我怎么开副本?就算强开了,玩家也不会满意的。”

  “玩家满意不满意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再这么空放置下去,老板绝对不会满意!”

  郑恪还想再抱怨几句,耳边的声音突然嘈杂起来,对方的语气也变得有些急促:“老板有事找我,不说了,你放心,我也不是刻意为难你,分给你的任务难度还是比较低的,那就这么定了!”

  电话就此挂断,一张小纸片晃晃悠悠的飘到了郑恪的身前,他随手一点,纸片瞬间化为无数碎屑,纷纷扬扬散落在地。

  下一刻漫天纸条飞舞,将他淹没。

  “……好了,好了,我接还不行吗?”

  郑恪叹了口气,看着贴在眼皮上的纸条,上面印着端端正正的几行楷体。

  【客户姓名】过千帆520

  【年龄】二十九

  【性别】男

  【历史消费记录】无

  【需求模板】赘婿文主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