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伪君子 > 第二十三章 设下陷阱 美人入怀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三章 设下陷阱 美人入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轮圆月升起来了,像一盏明灯,高悬在天幕上。

  森林中,日向千凌面无表情的走着。

  小径两旁树枝的阴影映照在地面,给人一种森冷恐怖的感觉。

  日向千凌来到瀑布前,眼中闪过一丝追忆之色。

  小时候,母亲经常带自己到这里来野炊。

  玩脏了,自己便会跑到瀑布下的河流里洗澡。

  运气好的时候还能捉两条鱼。

  可自从母亲去世后,自己再也没来过了。

  日向千凌缓缓蹲下身,伸手抚摸着地上略微潮湿的泥土。

  脑海中响起宇智波图南给自己辅导功课的情景。

  “起爆符通常是提前布置好,用作陷阱。

  这里就要讲到各种环境对起爆符的影响了。

  首先是湿度。

  如果湿度太高,起爆符很可能会被浸湿,导致失效。

  但是很多时候受限于地理环境因素,我们没有办法去避免。

  这就需要用特殊的处理方法了。

  对于普通的起爆符,我们可以采用大量的干燥树叶将其包裹,这样可以延缓起爆符被浸湿的时间。

  也可以在起爆符表面撒上一层石灰。

  如果时间充裕且有那个条件,我们可以去其他地方取一些干燥的土壤,将起爆符包在里面。

  当然,价格昂贵的三防起爆符就不需要做那么多了。”

  日向千凌将猫粮袋子打开,取出里面的干燥泥土铺在地面。

  然后从兜里取出三张起爆符,放在干燥的泥土上。

  最后再用剩下的泥土将其封好,顺带把周围的枯叶盖在上面,作为伪装。

  “图南君,不要怨我。”

  日向千凌自语完,一步一步走向旁边的小河,一边走一边将身上的衣物脱下。

  “哗啦~”

  随着水声响起,日向千凌赤身裸体的浸入小河中。

  双手搭在岸边,目光看向小径的尽头,等待着宇智波图南到来。

  与此同时,宇智波美奈刚刚回到了家。

  一进门便看到了地上的猫咪尸体,整个人一下呆滞在了原地。

  “小雪.......”

  宇智波美奈眼中浮现出泪花,猛地扑到猫咪尸体旁边。

  只见猫咪的腹部已经被压成了肉泥,脸上还带着惊恐的表情。

  “是谁,是谁.......”

  这只猫咪对宇智波美奈来说意义非凡,不仅仅是本身可爱通人性,更是宇智波图南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

  忽然,宇智波美奈看见了地上的纸条。

  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将纸条打开。

  只见上面写道:

  心痛吗,我得不到的,宁愿将它毁掉。

  我在教室的座位抽屉里留了一张纸条,上面有我现在身处的位置。

  “日向千凌,我要宰了你。”

  宇智波美奈银牙紧咬,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却发现眼前的视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只见宇智波美奈眼中,一轮勾玉缓缓旋转。

  但宇智波美奈现在没有丝毫开启写轮眼的喜悦,直接起身朝着忍者学校奔去。

  枝影斑驳的森林小径中。

  宇智波图南面无表情的漫步着,每一脚都踩得特别轻,没有发出丝毫声响。

  仿若黑暗中狩猎的猛兽,收敛着自身气息,随时准备雷霆一击。

  虽说木叶村附近的森林除了被结界封住的死亡森林外,基本上没有什么大型野兽。

  但尽管如此,宇智波图南也习惯的保持警惕心。

  “咕咕~”

  幽暗的丛林中响起鸟类的叫声。

  日向千凌跟宇智波图南约定的时间是晚上九点。

  宇智波图南自然要准时准点达到,好给予对方足够的准备时间。

  “哗啦啦.......”

  临近瀑布,宇智波图南听到了瀑布喧嚣声下日向千凌拨动水花的声音。

  着眼看去,黑暗中一抹倩影双手搭在岸边,身子浸入水中,正痴痴的望着自己。

  “图南君,你来啦。”

  宇智波图南伸手扶了一下金丝眼镜,装作紧张道:

  “对不起,我来的不是时候。”

  说完,立马转过身去。

  日向千凌看着手足无措的宇智波图南,脸上洋溢起得逞的笑容,轻声道:“图南君,你来的正是时候,等我一下。”

  “千凌你快把衣服穿上,放心吧,我什么都没看见。”

  宇智波图南说完,便听到身后的出水声。

  以及赤脚踩在枯叶上面的声音。

  “好了,你转过来吧。”

  身后响起日向千凌的声音,宇智波图南这才转过身。

  忽然,日向千凌一把将宇智波图南抱住,将头深深靠在宇智波图南的胸口。

  “你.....”看着怀中赤身裸体的日向千凌,宇智波图南好像雏一般,僵硬在了那里。

  “图南君,我喜欢你,你知道吗。”日向千凌闭上双眼,紧紧搂着宇智波图南的腰。

  宇智波图南看向日向千凌身后的地面。

  只见一路的水渍从岸边延伸到这里。

  宇智波图南用紧张的语气说道:

  “知.......知道。”

  日向千凌环抱宇智波图南的手更加收紧了些许,激动道:“你是不是喜欢美奈。”

  宇智波图南嘴角微微勾勒,伸出左手轻柔的抚摸日向千凌湿滑的背部,温声道:

  “你怎么会这样认为,我可是一直把她当妹妹看待呢。”

  不知是宇智波图南的回答还是举动起了作用,日向千凌不再那么激动。

  “我好恨啊,为什么我是日向一族。

  你知道吗,日向一族不允许族人跟外族通婚。

  特别是我身为分家的人,从一出生就刻上了笼中鸟。

  有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就像一只关在笼中的鸟。

  一生都注定被宗家掌控,没有自由没有未来,甚至连追求爱情的权利都没有。”

  “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宇智波图南一边说着,左手顺着湿滑的曲线缓缓向下探去,直到日向千凌的细腰才停止。

  而右手则轻拍日向千凌的背部。

  日向千凌感觉到宇智波图南温暖的手掌在自己背部游走,舒服的蹭了蹭头道:

  “我父母实力明明那么弱,可宗家还命令他们参加战争。

  他们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甚至我父亲在战场上死了,都没有人通知我。

  他们根本就没把我当人。

  我从小就被灌输要忠于宗家的思想。

  我不愿意,我只能表现的柔弱,想让他们觉得我可怜,觉得我没用。

  然后把我的笼中鸟去掉,将我逐出日向一族。”

  “天真。”宇智波图南俯视着怀中的日向千凌,眼神中闪过一丝嘲弄。

  然而日向千凌闭着眼睛,根本没发现这一幕,继续自顾自诉道:

  “确实太天真了。

  有时候我甚至想自杀。

  但我舍不得你,你知道吗。

  你的出现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

  你好温柔,好体贴。”

  宇智波图南一下又一下轻拍日向千凌的背部,语气微冷道:“真的吗,你不打算自杀了?”

  “我......

  就这样,再抱我一会好吗。”

  日向千凌眼角流露出些许泪水,将宇智波图南胸口打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