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火影伪君子 > 第五章 处死哲午 谋划白牙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处死哲午 谋划白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其实大长老等人在宇智波图南第一次释放豪火球之术的时候就已经到了现场。

  事情的经过已经从现场痕迹和宇智波图南和宇智波哲午的对话中,被大长老了解的差不多。

  但宇智波哲午毕竟是宇智波族人,还需要再好好调查一番,再作结论。

  于是大长老命人将宇智波哲午治疗好,关在祠堂等候他亲自审问。

  宇智波图南之所以会留下来跟宇智波哲午战斗,便是猜到了族人已经来了。

  毕竟两人身处的地方是宇智波族地范围内,自己一开始又叫的那么大声。

  这一切为的就是将宇智波哲午的罪名落实。

  昏暗的祠堂中,大长老坐在座位上,俯视着跪在身前的宇智波哲午道:

  “那你是承认了,是你失手杀死的天雄。”

  宇智波哲午咬了咬牙,心中觉得自己颇为委屈,但宇智波一族的人哪怕委屈也不能表达出来,只得忿忿道:

  “谁知道那个废物这么没用,释放一个C级忍术都能出现差错。”

  “按照你说的,天雄是觉醒了写轮眼的,你知道对于宇智波一族来说,写轮眼有多么珍贵么。”

  “你还想杀了图南灭口是不是。”

  “说!是不是。”

  “是。”

  “他才六岁,就觉醒了写轮眼,是宇智波一族妥妥的天才,比你和天雄更具潜力。”

  宇智波哲午一脸不服道:“那是因为他看到了天雄死了,受了刺激才觉醒的,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跟天雄感情那么好。”

  大长老脸色阴沉,起身朝着祠堂外走去。

  “两个觉醒写轮眼的天才,你杀了一个,还想杀另一个。

  哪怕第一次是失手,但第二次却是你对族人起了杀心。

  等过几天,一切都查清楚了,我会当着族人的面将你处死。”

  虽说宇智波哲午已经承认了,但忍者的世界,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此时,火影办公室中,一名暗部忽然出现在猿飞日斩跟前。

  “禀告火影,宇智波一族出现一起命案。”

  “嗯,怎么回事。”猿飞日斩吐了口烟圈,一边听着暗部报道,一边处理文件。

  “疑似两名宇智波一族学生起了冲突,一人失手将另一人杀死。”

  听到这两人的名字,猿飞日斩顿了顿道:

  “宇智波天雄,宇智波哲午,都是即将毕业的学生啊,可惜了。”

  然后又继续处理文件。

  显然两名小天才,还入不了猿飞日斩的眼,更何况对方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当时还有一名宇智波在场,名叫宇智波图南,是一年级学生,疑似与被杀的宇智波关系很好。

  在那名宇智波被杀后,此人觉醒了单勾玉写轮眼,并施展豪火球之术与宇智波哲午对轰,双方不相上下。”

  “哦?宇智波图南,没想到他还是个天才。

  不错,不错,你下去吧。”

  待暗部离开后,猿飞日斩将文件放下,眼睛微眯,不知在想些什么。

  翌日。

  宇智波图南从床上醒来,入眼是大长老温和的笑意。

  “你醒了。”

  宇智波图南点了点头,恍然想起了什么,激动道:“天雄桑呢。”

  大长老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轻轻拍了拍宇智波图南的手背道:

  “以前的事情就不要记在心上了,老夫眼光还算准,看得出你是一个非常有器量的孩子。

  记住,家族永远不会害了你,也不会利用你。”

  说完,大长老起身朝外走去,待走到门口的时候才说道:

  “对了,今晚我会当着族人的面实施家法,处死哲午。

  我已经让人去学校给你请了假,今天你就好好在家休息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去。

  卧室里,宇智波图南一脸沉闷的蜷缩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一会,一只白鸽落在了窗沿上,静静的盯着宇智波图南。

  宇智波图南从衣服口袋里取出专用饲料喂给白鸽。

  白鸽将饲料啄入口中,心满意足的离开。

  这只白鸽是宇智波图南根据《忍兽训练大全》里的方法培养的侦查忍兽。

  平时帮忙替自己侦查是否有人在监视自己。

  这种忍兽其实原本只是普通的动物,只需要对其施展特定的幻术,让其认自己为主,并时常喂食便行。

  白鸽可是象征和平的动物,自己可不喜欢乌鸦那种忍兽,让别人一看就知道自己是个坏人。

  优秀的狩猎者在露出獠牙之前需要适当的伪装。

  晚上的当众处刑宇智波图南没有去,而是在家中写着日记。

  “天雄桑死了,是被哲午桑杀死的,我很难过。

  忽然间,我想起了三代大人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此处省略一万三千字。)

  对了,今晚大长老会当着族人的处死哲午桑。

  希望天雄桑灵魂可以得到安息。”

  合上日记本,宇智波图南来到厨房,看着冰箱里剩余的蔬菜和野草发呆。

  顿了顿,将里面剩余的野草全部取出,放入锅中烹煮。

  夜里,宇智波图南如愿以偿的上了十几趟厕所,整人近乎拉虚脱。

  第二天一早,宇智波图南收拾好东西,保持着失落的表情前往忍者学校。

  在途径宇智波族地的时候,族人们投来目光再也没有鄙夷,只存有善意。

  这就是潜力带来的变化么。

  来到学校,海野尚人看见宇智波图南那一副憔悴的模样,以为他是伤心过度。

  没有出声问询,而是在宇智波图南进入教室的时候,伸手轻轻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上午的理论课程,宇智波图南全程趴在桌子上,作出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其实宇智波图南是在思考之后的计划。

  父母的命有点硬,中忍水平都还能活这么久。

  现如今有了实力,不能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笼子里。

  脑海中开始浮现火影的剧情,寻找短命鬼。

  忽然,一个名字浮现在宇智波图南的脑海。

  木叶白牙,旗木朔茂。

  现在卡卡西还是一年级,但按照剧情来说的话,卡卡西应该是一年就从忍者学校毕业了。

  也就是说,离旗木朔茂自杀没有几年时间了。

  或许,可以玩把大的。

  死是肯定会死的,自己所要做的便是提前获取认同。

  认同分很多种。

  首先情感认同不行,毕竟自己与旗木朔茂非亲非故。

  实力认同更难,哪怕就是自己的便宜父母立刻阵亡,自己的实力也达不到这个标准。

  剩下的只有理念认同了,或许可以好好筹划筹划。

  只要搏赢了,基本上可以保证自己此后二十年都有活下去的实力。

  课间时间,宇智波带土跑到宇智波图南身边,用手戳了戳宇智波图南的手臂。

  “喂喂。”

  宇智波图南抬起头,脸颊还保留有深深的泪痕。

  “那个,你的事情早上听族人说过了,不要难过啦。”带土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

  宇智波图南弱弱的点了点头,重新将头埋进臂弯。

  带土尴尬一笑道:“你放心,没有天雄桑,以后就由我这个未来火影来指导你训练吧。”

  宇智波图南轻声道:“谢谢。”

  带土洋溢起笑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带土发生什么了,跟我说说。”

  “对啊,图南怎么哭成那个样子。”

  “是不是他父母......”

  “一个跟图南关系很好的族人去世了,是忍者学校毕业生,宇智波天雄。”带土在一堆女孩子的温润攻势下,当场缴械。

  到了下午的实战课程。

  在海野尚人的带领下,一众学生纷纷来到操场上集合。

  “今天是一对一实战演练,你们可以自行挑选对手,每个人都要挑选。”

  “获得实战第一名的,可以得到期末加分。”

  “图南,你需不需要休息。”

  众人随着海野尚人的目光,将视线聚焦在人群末端,一直低着头的宇智波图南。

  只见宇智波图南摇了摇头,然后缓缓抬起头,露出单勾玉写轮眼,一脸坚定道:

  “不用了,尚人老师,我已经振作起来了,我会继承天雄桑的遗愿,成为一个优秀的忍者。”

  遭受剧变后,觉醒了写轮眼么,看来这孩子这次受到的打击不小。

  但是能这么快振作起来,心智很不错嘛。

  海野尚人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道:“既然如此,那今天就由你优先挑选对手。”

  “我在这。”人群中,带土将手举的高高的。

  “我要挑战的对象嘛。”

  宇智波图南将视线移至人群中,自行忽略了毛遂自荐的带土,然后定格在白发少年身上,双手搭膝朝着对方深深一躬道:

  “卡卡西,请多指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