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是吗我不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书房一片狼藉,原本好好放在书架上的书被扔得到处都是,连薛越桌上的书画都没能幸免,展开来歪七扭八的丢在地上。
而那小贼正一脸无辜的看着众人。
朱尚也一瞬间愣住,颜长欢探出脑袋。
只见是个男贼,穿的倒是人魔人样,长得还和薛越有几分相似。
那人放下手中的画卷走来:“朱尚你来得正好,薛越那小子太不靠谱,把我与他前些年写的赌约书弄丢了,你快帮忙找一下。”
朱尚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不是奴才不给二皇子找,只是当初那赌约书一拿回来,我家王爷就...就给烧了。”
“什么!”
薛樊激动的背在身后的手都拿出来了。
自己一个人气急败坏的自言自语道:“岂有此理!居然敢擅自烧了赌约书!”
颜长欢这才知道这哪是什么贼啊,根本就是家里人!
正想丢了砖头出去,谁知却被薛樊叫住。
他上前来打量着颜长欢,忽然摸着自己下巴思考着:“薛越敢烧我赌约书,本皇子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你叫颜长欢是不是?”
“对...”
薛樊嘿嘿一笑:“按道理来说呢你应该喊一声二哥,是吧弟妹。”
颜长欢嘴巴像是被封了胶布似的,难以启齿那句:“弟...妹?”
这薛家人都有什么疾病不成?
薛樊看上去怎么不大聪明的样子,薛越又是个身患暴躁症的抑郁患者,果然皇家多有病。
薛越点头:“你跟我走,今日非要挫挫我那弟弟的锐气!”
朱尚上前来:“这可使不得,王爷嘱咐过,侧妃娘娘昨日喝醉了酒今日还得再府中歇息呢。”
“现在他不在,你要是敢拦着,本皇子就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名!”
朱尚无奈低下头去,颜长欢只看见薛樊对自己眨眨眼示意跟他走。
妈妈说不能和陌生人玩,于是颜长欢摇了摇头想躲开,却被薛樊直接拽着衣袖往大门口走。
然后直接把她送进了马车里去。
等她坐稳马车也出发了。
颜长欢一时头脑不清,转头去看还在兴奋头上的薛樊,奇怪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皇宫啊。”
颜长欢拉开车门要跳车。
薛越伸手将她拽了回来,笑着威胁道:“你要是敢跑,我就从你身上碾过去。”
“......”
这俩兄弟双胞胎吧?都这么变态!
颜长欢只好乖乖坐稳,并且与他隔开位置,委屈的抱紧自己的身子不敢动。
后者却是好奇的很,凑过来问:“我听人说薛越很宠你,是不是真的?”
“...假的。”
“是吗?我不信。”
颜长欢斜眼看他,请问您是古代鲁豫吗?
“诶,你跟薛越怎么认识的?我那弟弟性子这么古怪,你受得了他?还有还有,如果我拿你威胁他,他会不会很紧张?”
颜长欢僵硬着脑袋回头去看,只见眼前的少年满脸写着‘好激动好兴奋’的样子。
咽了口唾沫提醒道:“你拿我威胁不到王爷的,小道八卦不可信。”
薛樊想了想觉得也是,耳听不一定为实,还得眼见才行。
所以:“试试嘛,试试不就知道了。”
颜长欢语塞。
说得好像是在市集买一块从来没有吃过的糕点似的,怎么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在这人的嘴里就那么轻易呢?
颜长欢欲哭无泪的缩在角落里,耳边还有薛樊喋喋不休的问题,就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对颜长欢充满了好奇,就算颜长欢不回应他也觉得好玩,甚至自问自答。
颜长欢觉得奇怪,转头看他好一会儿,薛樊以为颜长欢终于要理会自己了高兴笑道:“诶,你最喜欢吃什么?我喜欢吃榛子糕,可阿姐总说太甜了不叫我多吃,可榛子糕真的好吃!”
这下颜长欢才终于想到这个奇怪的感觉哪里来的。
这人眼神太清透了,清透的像个小孩儿,说话间总有种稚童般的童真。
好奇问道:“你,几岁?”
薛樊想了想没回答,只是眨眨眼看着她。
好像知道却不说。
没一会儿马车就到了皇宫,他便笑嘻嘻的跳下马车去,然后催促着颜长欢赶紧下来。
不过皇宫这种地方颜长欢觉得一定危机四伏,或者一步一贵人,她这身份又有些敏感,便对薛樊道:“二皇子,我擅自进宫不太好。”
薛樊:“父皇说了今日与民同乐,不罚人的。”
“...可你弟弟会啊。”
薛樊眨眨眼:“没事,我劝劝他。”
“......”您可真是个谈话鬼才啊!
薛樊耐心已经用光了,拽着颜长欢就下马车,然后直接朝御花园走去,边走边道:“宴会在御花园里,你来过吗?那里的花最好看了!”
颜长欢看着他认真的神情皱起了眉头。
该不会真的是个傻子吧?
等到了御花园颜长欢看见许多官家小姐聚在一起赏花投壶,夫人们喝茶聊天,不远处的百官在一起谈论着什么国家大事,管家少爷们在比试文采武艺,看上去十分热闹。
就连徐正言也在场。
他一看到颜长欢居然跟薛樊一起来的眼珠子都快吓掉了。
颜长欢对他回了个无奈的表情。
许是走路太不专心了,一下子和眼前的一个身穿粉衣的姑娘撞到了,那姑娘看上去未及笄的样子,还梳着可爱的花苞头,圆圆的脸袋幼态尽显。
“对不起对不起,没踩疼你吧?”
粉衣姑娘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绣着荷花的绣花鞋,还没开口说话她身后的姑娘便骄纵道:“这可是太尉府的千金小姐,还不快跪地道歉?”
颜长欢一听心虚起来:“要不我给你擦擦?”
千金小姐啊...太尉?徐太尉!
“妹妹!”徐正言大喊一声,眼前的粉衣姑娘立马乖乖回头,软糯的喊了一声:“哥。”
然后便跑了过去,丝毫不怪罪颜长欢的样子,那个刚刚还叫嚣着让颜长欢跪下的官家小姐一下子觉得没趣走开了。
颜长欢对徐正言回了个感谢的眼神,然后一回头薛樊居然跑到座位上拿起大块的榛子糕吃了起来,一脸幸福满足的样子,还招呼她也过去。
自己一过去就被塞了一块榛子糕,大方道:“给你吃一块,就一块啊!”
说完把整盘榛子糕全都护在身前,然后环顾四周:“薛越和阿姐去哪儿了?”
颜长欢也只好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糕点,偶尔和徐正言眼神交流几句,好半天才看见薛越和一个穿着华贵端庄的女子从别处走来。
那女子看上去身份及其尊贵,俩人走过的时众人无一不起来行礼。
而两人都统统坐到了无视眼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