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 你喜欢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周有条大河,河中种满了荷花,朵朵接天莲叶潋滟不觉,其中偶有几朵粉白的荷花,或开或合,夜晚的花灯从街边映照在水中,五彩斑斓,如水中彩虹。
湖中有数条大船,统统都是非富即贵的公子小姐,附庸风雅游湖寻乐。
那上前搭讪颜长欢的公子听说是兵部尚书的少爷,寻常就挺好色的,今日约着其余几位官家纨绔子弟一起出游,看见颜长欢的第一眼就已经走不动道了,更别提颜长欢一舞更是迷了眼。
“敢问是哪家的小娘子?在下不才,如今才与姑娘遇上,可否认识一番?”
最后一个字落音,他脸色就猛地一抽痛。
这一下极重,生生的把他从船上抽到了湖里去。
水花四溅,大船都摇了几摇,跟着尚书公子的几个少年一下子慌了神,想救人又不会游水,想骂人又看到动手的人顿住。
还好那人自己忍着脸疼爬上了船,半张脸都被鞭子抽烂了,长长的鞭痕像一条丑陋的蜈蚣趴在他脸上似的。
本就抽的疼,又泡了水更加难受的痛呻、吟起来。
“你!我爹可是兵部尚书,我...我一定不放过你!”
话刚说完,他身边的人就把他的嘴巴捂住,大喊:“别说了,这是凌安王!再说你爹官位都要没了!”
尚书公子眼中一下多了些恐惧:“凌...凌安王?”
薛越站在一艘花船上,高高在上冷眼看过去,把玩着手中的鞭子好像是在看那人的尸身一般,身后的周子时见状也是轻笑着摇头。
暗道这人运气实在不好。
薛越:“你放不放过本王不知道,不过本王应该不会放过你。”
尚书公子捂着自己的脸,血水从指缝里流出来,甚是吓人,虽然薛越可怕,可是今日是他先无缘无故动手的,自己若是忍气吞声岂不是成了京都的笑话?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小的也从未招惹过您...”
薛越抬眼看他没说话,周子时扣了扣脑门,不好意思的提醒道:“这位公子,你方才出言调戏的人,是凌安王侧妃,懂?”
尚书公子乃至其余不明就里的看客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暗道这人惨咯。
谁不知道这侧妃娘娘简直就是薛越的宝贝,就连大将军的女儿嫁过去都只能坐冷板凳,独宠这一个女人。
先前众人还不知道为什么,如今看过颜长欢风采过后众人竟然有些了解了。
更有甚者直接道:“有此妻,此生无憾啊!”
下一秒就被身旁人捂住嘴,深怕薛越一个不乐意鞭子就朝他来了。
湖中气氛尴尬僵硬,然而颜长欢哪里知道,只是眼神迷糊的看见了那人脸上的伤口,指着他转头对秦晞笑道:“秦晞你看,那个人脸上有虫子诶!好长好长哦!”
秦晞将她的手拉下来,安抚着拉着她坐下,她乖乖的坐下然后笑嘻嘻的又拿起酒来。
薛越见状忽然脚踩船板,忽然飞身上了颜长欢的船,将颜长欢从地上拉了起来。
秦晞皱眉拉住薛越的碰她的手,道:“她喝醉了,王爷最好还是别折腾她了。”
薛越看她满脸红晕,眼神飘忽的样子心头一顿:“谁给她喝的酒?”
“我并不知道她酒量...这么差。”
薛越看她一眼,没什么情绪,只是说了句:“没有下次。”
随即颜长欢只觉得自己脑袋忽然朝下,还感觉自己的屁股十分的没有安全感,蹬了蹬腿在薛越的肩膀上摇晃起来。
喊道:“我不要,你放我下来!我的屁股很没有安全感!”
众人都假装没听见似的转过身。
花娘蒙住自己的脸装作与颜长欢不熟。
薛越脸黑了一瞬,然后扛着颜长欢又运起轻功回了周子时的船上,勒令船夫马上回到岸上。
秦晞觉得有种不祥的预感,本想跟上去谁知刚一动就听见一声:“秦晞!”
回头只见傻子一样的徐正言,居然自己划着一条船在河对岸冲她招手,还差点掉进湖里。
秦晞看了看颜长欢又看了看徐正言,最终她还是选择了那个看上去傻得需要人帮助的白痴。
而颜长欢因为喝了酒被人扛着走更觉得头晕脑胀,上了岸没多久便忍不住了,一边猛地拍打着薛越的肩膀一边喊道:“我要吐!真的要吐了!”
薛越立马将她放下。
刚落下颜长欢立马大吐特吐起来,薛越嫌弃的翻了好几个白眼。
“好了没...”
颜长欢醉糊涂了,吐完居然扯着薛越的衣袖擦嘴!把那些污秽的东西还有口脂全都擦在了他金贵的衣裳上!
薛越僵着身子,微微张大的嘴抽搐着,忍着想把颜长欢丢进湖里的心,咬牙抽回自己的手将外袍脱了下来,直接扔在地上,然后气急败坏的拽着颜长欢的脖子将她抓进了马车里去。
颜长欢吱哇乱叫起来:“疼疼疼!我又不是小鸡崽子你抓我后脖梗子干嘛呀?”
周子时识时务的想要走开,忽然想到自己有上好的醒酒药,刚转身就看见薛越抱着颜长欢上马车的画面。
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药瓶,苦笑一声收好。
他是王爷,什么醒酒药没有,用得着自己操心吗?
马车摇摇晃晃的走着,薛越本想发脾气可是颜长欢已经倒在一边睡着了,他想发怒也没了对象。
只好闭上眼睛深呼吸准备自己冷静一下。
忽然感觉自己腿上一重,睁开眼竟看见颜长欢的脸出现在眼前。
这人居然胆大包天把自己的腿当成了枕头?
“起来!”
颜长欢砸吧了下嘴,不动。
薛越捏了捏眉心:“颜长欢!你再给我演?”
颜长欢:“......”
微微发出了呼吸声。
薛越又好气又好笑的转头看了看旁边,再回头的时候掐住颜长欢的脸颊,强势道:“起来,本王叫你睡了吗?”
“哎呀好烦啊!”颜长欢脸被捏疼了,不乐意的起来想要扔开薛越的手,可是薛越宁愿一直掐着她的脸。
“烦?你再一说一次?”
颜长欢逼迫着自己睁开眼,抓着薛越的手噘嘴不高兴道:“不要!我又不是小狗,我为什么要听话?”
薛越冷笑:“狗还知道听话,你倒是不知。”
他手上又用了几分力,颜长欢疼的直哼哼。
“本王说过不许在外人面前跳舞,你当耳旁风了?”
颜长欢疼的眼睛里蓄起了眼泪,一副可怜巴巴的委屈样盯着薛越,后者与之对视没一会儿忽然冷哼一声松开她的脸。
然而下一秒颜长欢自己却凑了上来,眨着大眼睛,张口问道:“王爷,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