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听话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盛夏的风都是热的,更别提人有多热了,颜长欢躺下没多久就觉得身上粘腻的很,汗水开始不断分泌。
她翻来覆去睡不着,随即起身将身上被子掀开,而后睁开眼睛。
不过是眨了眨眼睛,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熟悉的高大人影自顾自的走了进来。
颜长欢本来想叫的,却看见他吃人的眼神,只好自己把嘴捂上。
那个前几日还病的要死的薛越,此刻嚣张的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手肘放在桌上,然后扶着额头看向颜长欢。
“我只是让秦晞把你带出去偶遇颜振,你倒好,直接跟着人走了,分不清谁是主子了?”
颜长欢不乐意了,皱眉:“王爷你说话真不好听…”
薛越冷笑:“你做的事也没让本王多满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颜大人非要留下我,王爷没有和他说我们只是演戏吗?”
薛越挑眉:“谁告诉你是演戏?”顿了顿:“本王告诉颜振你就是他的亲生女儿,二十年前颜振还在京时与一女子有过一场露水情缘,不过那人早死了,如今她就是你娘,名字不重要,颜振问起来你就说你生下来她就死了。”
颜长欢忽然有些酸楚,想到颜振白日里对她的好,原来都是真的…
便有些不满:“你这不是骗人吗?”
薛越不悦看她:“你这舌头不要本王割了喂狗也行。”
颜长欢委屈低头翻了个白眼,早知道前些天就不帮他了,还在他病床前守了那么久,这病一好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明日本王会做一场戏,昭告天下你是颜振的女儿颜长欢,是凌安王府的侧妃。”他说着,看着颜长欢的眼神仿佛在说“蝼蚁,谢恩吧。”
颜长欢却惊呼:“还要做你的妾?”
薛越不快。
“当本王的女人,让你很失望?”
哪里是失望,完全就是烦躁!
颜长欢明明不甘心极了,可是面对薛越却还得说:“奴家哪敢啊?您是凌安王,您多厉害啊?”
薛越明明知道颜长欢是在阴阳怪气,不过他就喜欢看颜长欢这委委屈屈又带点不服气的样子,笑着起身走到床榻前弓下身。
眼睛落在颜长欢的后脖子上,那五根手指印子的淤青十分惹眼。
他眼眸暗了暗。
他下手这么重吗?
一定是这废物皮肤太小气了。
颜长欢发觉不对劲,捂住自己脖子小心道:“王爷你要做什么?”
薛越转眼与她对视上。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是他活了那么多年见过最好看的一个。
伸手捏起她的下巴,在她惊恐的表情下要指腹摩擦了几下,偶尔道:“只要你听话本王会保你平安,若是不乖…”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下一句会是什么!
颜长欢抢答:“听话!我可听话了!”
薛越好笑放开她,忽然扔给她一个药瓶,颜长欢下意识接住却不懂他的意图。
看他一直眼神流连在她的后脖子上才反应过来,尴尬的对他道:“多谢王爷。”
薛越没接受她的感谢,只是又正大光明的从门口走了。
颜长欢这才下床点了蜡烛到梳妆台前,半脱了衣裳背过身去,看见自己脖子上的淤青也是一惊。
瓶子里的药是膏状的,挖出来一点抹到淤青处揉搓,这药冰冰凉凉的,还有股薄荷的清香。
原来薛越不止会伤人,还是会救人得嘛。
……
翌日,颜长欢起来的时候听见前厅吵闹的很,想起薛越昨晚跟自己说的,猛地清醒过来洗漱穿好出门。
到正厅之后却不敢直接上前,躲在拐角处趴在墙上看着前方。
是薛越,还有朱尚,不对!还有一堆王府的侍卫,满院子都是他送过来的礼物,什么金银玉石,锦罗绸缎应有尽有。
薛越装的人模人样的,笑看颜振:“此前不知长欢是颜大人之女,如此,小婿特来拜访岳父大人,这些就当补上的聘礼。”
颜长欢听他喊自己长欢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
他说的恭敬,可是直挺挺的站着,眼里都是戏谑,根本不像正经说事儿的人。
如此一来,颜振便更生气自家女儿嫁给了一个浪荡子。
怒道:“王爷已然有了王妃,下官可当不起一个岳父之名!”
薛越勾唇笑了笑,自顾自的走上前来:“话是这么说,可颜长欢已经入本王府中数月,全京都都知道她是我的女人了。”
“你!无耻!”
话音刚落,朱尚上来:“颜大人慎言,辱骂皇亲是何罪,奴才想大人应该更加清楚些吧?”
颜乐康也赶紧上前护着自己的义父。
颜长欢看的不爽,自己和薛越已经是骗了一个求女心切的老人家,还要这么威胁人,怎么就不做个人呢?
于是正义感爆棚,猛地站起身来跑出去,颜振第一个瞧见连忙上前担忧道:“怎么出来了,有爹在,他带不走你,你先回去。”
颜长欢还是不习惯叫人爹。
“没事,我和王爷谈谈。”
颜乐康粗眉:“长欢姐姐你还和他说什么?如今有义父在,乐康给你撑腰,肯定不会让王爷轻而易举将你带走的。”
薛越嗤笑:“撑腰?本王要带走的人,就算把你腰斩了也得走。”
说罢,斜眼看了一眼身后的侍卫,后者几人立马意会上前要把颜长欢抓出来,颜乐康一直拉扯,颜振就从四书五经到古今典籍把薛越骂了个遍。
等颜长欢被带到薛越面前后,后者才道:“何必动怒?今日起颜长欢就是凌安王府的侧妃,身份地位名声本王都可以给你,女儿还是你的女儿。”
颜长欢粗眉,小声道:“王爷你好好说话行吗?”
薛越没回答她,只是拉着她的手腕就往外走,后面的颜振和颜乐康想上来救人,然而却被薛越带来的侍卫给拦住。
颜长欢实在心有不忍想回头,可下一瞬自己忽然双脚离地被薛越扛在了肩头,似曾相识的被扔上了马背。
“薛越!”
“啪!”薛越的大手居然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屁股立马开始火辣辣起来,不是疼,就是单纯点充血了,甚至都充到脑子上来了。
薛越却不以为然的勒紧马绳质问:“叫本王什么?”
耻辱!
颜长欢咬紧了嘴唇,咬牙切齿:“…王!爷!”
薛越这才满意笑了,抬头高呼:“回府!”
那气势像极了从百姓手里抢回来一个压寨夫人正高兴的土匪,霸气又不讲道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