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逐鹿九元 > 第六章 雪连山之夜

我的书架

第六章 雪连山之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不是想你的液!

  雪连山的夜,月朗星稀,山高林密,千里冰封万里积雪,美得令人心悸。

  更冷得令人胆寒,仿佛时间也被这严寒凝固,世界在这一刻定格,寂静无声。

  唯有萧天兄妹连夜跋涉,一路往北,向极度深寒之地进发。

  虽然有冻死的风险,至少还有一线生机,如若舒可落在修士手里,那才是生不如死。

  萧天不敢拿妹妹的未来冒险,那可真的太恶心人了。

  未来,只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最可靠。

  好在舒辛之前用拉雪橇的方式,辅助舒可炼化晶石,否则以舒可小小的年纪别说拉着自己了,连徒步都成问题。

  由于舒可年龄尚小,神识还未稳固,难以承受晶石强大的能量冲击。

  只能用透支的方式,让她的身体随时处于极限之中。

  极限中的身体就像一块干涸的海绵,可以吸收多余的能量,能起到一定缓冲的作用。

  只是这种方式非常人所能忍受。

  磨砺往往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天赋。

  雪连山脉本就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随着夜深来临,更加愈发寒冷,即便是修士也扛不住这种严寒。

  舒可鬓眉间早已被寒冰凝固,犹如白发苍髯的佝偻老人,脚趾也失去了知觉,但仍迈着坚定的步伐往北而行。

  想到哥哥本能的把自己护在怀中,任由火舌肆虐着他的后背,舒可的心里就热乎乎的。

  他还是我的哥哥,还是我的保护神。

  心是热的,就不会冷。

  看着舒可稚嫩的身躯拖拽着自己,想到舒辛对自己的厚望和托付,萧天的心里无尽愧疚。

  但萧天不敢让舒可停下脚步,现在唯有争分夺秒,只有真正跨过雪连山脉,进入北源之地才有一丝安全。

  本以为按圣体配圣灵的原则,自己的神识肯定异常强大,定可以护得舒可周全。

  没想到竟会如此狼狈,反过来变成了舒可在照顾自己。

  受到半神一击伤得不轻,肋骨断了三根,左腿也已骨折。

  若不是圣体强悍的肉身,那一记攻击已经让他灰飞烟灭。

  这种含有伪神能量破坏的伤害,使用疗伤功法也收效甚微。

  好在这具肉身已经成圣,只要灵识不灭很快就能恢复过来,这就是圣体的牛逼之处。

  虽然伤得不轻,但也让萧天领略到修仙世界的神奇。

  人类竟然凭借神识(意识)就可以驾驭闪电、诱发火焰等一系列超自然的力量。

  以科学的思维看,修仙文明其实就是神识吸收能量,利用能量的文明。

  据钱老所说,除了本体论的究极本源和意识的原理,一切现象都可以用科学解释。

  如果说科学永远也解释不了本体论,那么可能连玄学也无法解释清楚意识的玄奥。

  尽管原理不明,但也并不妨碍修士利用神识的力量。

  鼎鼎大名的双缝干涉实验表明,在量子的世界中,意识是可以决定物质的。

  从科学的角度看,人体可以行动自如,是大脑发出神经电流信号,从而控制人体各种运动。

  但神经电流的起点,也必然是意识驱动了电子。

  或者是意识驱动了某种化学物质,从而间接驱动电子,形成神经电流。

  总之,不管直接还是间接驱动,都表明意识可以控制物质。

  这些迹象表明,修士就是用神识控制物质,只是修士的神识异常强大,可以控制常人控制不了的物质世界。

  这种利用神识控制物质的能力,修仙界叫神识之力。

  比如袭击自己的闪电,很可能就是神识之力控制周围的电子,积聚到某个程度,达到一定的电流和电压,然后释放出来。

  有了这些猜测,萧天尝试着用神识感知周围的事物,在神识的感知下各种微小事物变得清晰可见。

  神识感知与五感感知不同,五感是依靠眼耳鼻舌触接受刺激,从而传达给神识。

  而神识是直接感知世界,更加接近事物的真相。正如有时,哪怕你没看着别人,但仍感知到他在看你。

  如果说五感感知到的是事物的表象,那么神识感知的就是事物的本质,甚至可以感知到光的波动。

  而利用神识感知事物的能力,修真界称之为神念。

  一些大能,神念甚至可以覆盖数万里。只要他愿意,数万里之外发生的事物都能尽收眼底。

  形象的说,肉眼看到的事物只是形象照片的话,那么神念就是全方位的感知事物,如同矢量图,每个细节都尽收眼底。

  事物虽然清晰可见,但明显还不够微观。

  萧天心想,再大点,再大点。

  骤然间,世界宛若放大的矢量图,不断放大,好似用显微镜观察一般,细胞,细胞结构逐一呈现在舒辛的脑海里。

  再大点,更大一点。

  慢慢的,世界以分子的形式呈现在舒辛的脑海中,电子以雾状的形式环绕着原子核。

  萧天用神识之力尝试着剥离一团雾状电子,好似剥离棉花糖般,使电子分离。但仅收集到少量雾状电子,更多电子迷雾仍附着在原子核上。

  想是核子和电子间的库伦力过于强大,只能剥离库仑力较小的外层电子之故。

  但也不必在一个原子上薅羊毛,物质世界海量的分子哪个不能薅?

  于是加大神识控制范围,心念一起,薅下海量的电子迷雾,并控制着移动到手心。

  不一会,掌中果然聚集了一道细微的闪电,在掌间愤怒的狂跳,闪烁不断,发出呲呲尖鸣,似乎想要挣脱舒辛的掌控。

  感觉到闪光异响,舒可一个激灵,宛若电击,那是令她颤栗恐惧的声音。

  震惊的看着哥哥手中跳跃的闪电,难以置信的眼神,夸张的张大嘴巴,甚至抖落了眉毛上的一缕寒冰。

  舒可当然明白这是修士的神通,可是闪电这种高级神通,连族长都不会,哥哥是怎么学会的?

  难道哥哥只是看了一眼就会了吗?要知道修习一门神通没有数年的感悟是很难有所成的。

  萧天得意的把玩着手中的闪电,一会激发成“一”字形,一会激发成“人”字形。

  一会让闪电环绕全身,在夜晚的映衬下,犹如来自地狱的使者,炫酷无比。

  一会又突然把闪电抛出,把一颗大树劈成两半。

  简直把闪电玩坏了,萧天心想,要是在地球,用这技能把妹屌炸天了。

  舒可满脸崇拜的看着哥哥,兴奋得声音都在打颤。

  “哥哥好厉害!我就知道哥哥比主神还厉害!”

  短短时间,舒可从恐惧到震惊,再从崇拜到欣喜,心情跌宕起伏久久难平。

  萧天自信得瑟道:“可可,哥哥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下一秒,舒可泪流满面,如小猫般拱进萧天怀里,哇哇大哭。

  在残酷的修仙世界,舒辛妹相依为命,生活中时时提心吊胆,处处如履薄冰,更要面对失去哥哥的惨痛。

  此时萧天发自内心的一句保证,舒可笃定的相信,哥哥是真的没有离开她。

  长久以来紧绷的神经彻底松弛下来,肆无忌惮的在哥哥怀里开怀畅哭。

  有哥哥的感觉,真的很好。

  萧天很理解舒可此刻的心情,任由她在怀中发泄。

  哭,有时候也是一种能力。

  萧天也被舒可的情绪感染,刚刚穿越就受尽众人的凌辱。

  此仇不报非君子,内心的愤怒无以复加,仰天狂啸。

  “仙缘大陆,老子来啦!”

  余音冲破层层高山密林,直上云霄,震落树上寒冰,仿佛天地都为之颤抖。

  雪连山的夜,注定因此而不平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