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逐鹿九元 > 第五章 屈辱(下)

我的书架

第五章 屈辱(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眼尖的修士震惊的给旁边道友解惑:

  “此乃凤仙郡穆家上代家主,听说两万前为了突破而到北源之地寻找机缘,众人都以为他死了,没想到穆老尊者还活着,想来是未能突破,寿元已快达极限。”

  老者如痰在喉沙哑道:“龙老弟有好东西可不能忘了老哥哥啊”。

  龙郡主拱拱手道:“恭喜穆老哥修为更上一层楼啊,不是我忘了老哥哥,只是老哥哥都九万多岁了吧?那方面还行吗?”说完饶有兴致的看向老者某个部位。

  “龙老弟,你这是看不起老哥啊,硬朗着呢,就算我不行,我那一大家族年轻力壮的子弟还不行吗?”

  这老头竟是要把舒可供全族男性享用。当然,在仙缘大陆,能有如此资质的女性,这样的行为也不足为怪。

  萧天真的被恶心到了,曾经也幻想过修仙的世界,没想到这些修士内心比蛆虫还肮脏。

  此时才真正体会到,舒辛为什么这么拼命的为妹妹谋出路了。

  妈蛋,人死鸟朝天,大不了和舒可一起死。

  反正修仙这种事都有,投胎转世应该也有吧,大不了回水晶从新开始。

  总之就是不能让这些老垃圾污舒可,萧天暗自决定。

  龙郡主豪爽道:“行,只要你不和我抢,也送你一百年”。

  几个半神短短几句话达成协议,就这么轻描淡写决定了舒可未来的悲惨命运。

  伪神的威压实在过于强大,萧天几次深呼吸,强打精神对龙郡主道:“龙尊者,我···”

  萧天话才出口,龙郡主长袖一挥,一道金光朝萧天迎面撞来。

  轰的一声,萧天便如炮弹般砸进一旁的小山里。

  龙郡主头也不回的道:“小小蝼蚁也有资格和我说话?”。

  “哥哥”舒可带着哭腔大喊一声,朝山头跑去。

  龙郡主身后一随从飞身制住了舒可。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都是大坏蛋,哥哥,哥哥···”舒可边哭边骂。

  虽然只有七岁,但也知道这些人是要争抢自己,迅速从腰间抽出哥哥送给她的匕首,决绝横向脖子。

  “不让我救哥哥我就死。”

  龙郡主稍显诧异,没想到此女小小年纪竟如此刚烈。当下给随从递了个眼神,随从也不再阻拦。

  其实以伪神的神通,随手就能控制住她,龙郡主只是想看看此女性情几何。

  舒可胡乱清理着雪堆碎石,啼哭不止,小手十指已然血肉模糊。

  总算挖出一个血人,此时萧天身上无一块好肉,血肉模糊奄奄一息,若不是圣体强悍,早就一命呜呼。

  小姑娘瘫坐在地上抱着哥哥的头急得不知怎么办,撕裂喉咙啼哭不断:“哥哥你不要死,不要丢下可可”。

  虽然修行者的世界残酷无比,听到小女孩撕心裂肺的声音,也动了些微恻隐之心。

  突然小姑娘好像想到了什么,猛的从怀中拿出一个小袋子,向众人道:“我给你们晶石,你们救救我哥哥,救救我哥哥”。

  小姑娘哪里知道,谁敢为她那区区几块晶石得罪一个伪神,众人均纷纷转头不忍直视。

  见众人不理,舒可对着一个修士就跪了下,磕头如捣蒜:“叔叔,救救我哥哥,我给你晶石,救救我哥哥”。

  修士尴尬的退让几步避过舒可。

  小姑娘仍不死心,继而对着另一个修士跪求帮助。

  众修士见状无不侧身避过。

  小姑娘无奈,只能对着众修士不停磕头“叔叔,伯伯,爷爷求求你们救救我哥哥,救救我哥哥”。

  舒可额头渗出血水,稚嫩嘶哑的童音轰击着众修士心灵,饶是铁石心肠也不免心酸。

  “舒可,不许求人,谁也帮不了你。”萧天强忍痛苦勉强蹦出一句话。

  听到哥哥的声音舒可急忙回身抱着萧天。

  “哥哥,你不要死,不要离开舒可,你说过你是我的保护神的”

  “哥哥不会死,可可不要哭”,萧天说完咳出一口黑血。

  龙郡主给随从示意,随从强行拉开舒可,舒可对随从是又打又咬。

  突然,天空风云涌动,一道声音犹如万古宏钟自天边传来“就凭尔等也配染指此女?我乃圣战帝国镇国大元帅,都给我滚,我数日便到,谁敢触碰此女,我灭他九族。”

  声如洪钟震耳欲聋,余音环绕久久不退。

  众修士均面如土色,就是三位伪神也不免胆寒,不敢冒犯元帅天威。

  此乃圣战帝国柱国基石,斩获妖族伪神无数,保得圣战帝国数万年平安,要知道妖族伪神可比一般人族伪神强大无数。

  实力之强无须言表,传说已经触摸到了那道天花板,只需一个契机就能飞升成神,极可能成为圣战帝国近百万年来飞升的第一人。

  此时只是神识驾凌此处,竟引发如此动静,可见神道通天,众人再无半点觊觎舒可之心。

  众人无不唏嘘,面面相觑小声议论:

  “难道帝国元帅也有意此女?”

  “这还用说吗,听说元帅养了几千个女修士,名副其实的后宫佳丽三千啊。”

  “那又如何?修真的世界弱肉强食,强者为尊罢了。”

  “这小姑娘算是攀上高枝了。”

  ···

  ···

  ···

  陡然间,天色再生骤变,风起云涌电闪雷鸣,黑压压的天空伴随着道道惊天灭世的霞光,似乎随时就要砸向地面。

  仿佛天地都要被这股威能撕碎,真是黑云压城城欲摧。

  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众修士对神通的理解,皆面如死灰身如筛糠。

  慌忙跪伏于地,本能的城府在这股惊天灭世的威能之下。

  少时,雷收光隐云开雾散,天空绽放出和煦的阳光。

  久久众修士才神色惊惧的起身。

  “把哥哥拖走”奄奄一息的萧天缓过一口气,急忙对舒可道。

  舒可把哥哥的雪狼披风当作“雪橇”,擦了擦哥哥脸上的血迹,一步步把哥哥拖了出来,众人见状纷纷让出了一条人形通道。

  在地球上萧天虽然过得并不如意,但好歹是法治的和谐社会,何曾受过如此屈辱。

  甚至连个小女孩都保不住,还得靠她弱小的身躯带走,心里是既然羞愧又愤怒,强忍剧痛朝天含恨狂吟:

  “待到秋来九月八

  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雪连

  满城尽带黄金甲”

  将死残兽般的咆哮声,冲击着众人的耳膜,一股萧杀之气顿时笼罩在天地之间,众修士无不心悸。

  在众人无声注视下,舒可一步步拖走了萧天,残阳下,留给众修士一副悲怆的背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