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朕真不想造反 > 23、大厦危机,苏府剧变

我的书架

23、大厦危机,苏府剧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澈跪了一整天,腿确实不方便,在床上休息了两三天才痊愈,这两三天里,冻梨也来看过他三四次,每次都带上新的书籍。

  还有一次带了一小盒桂花糕,口感细腻,鲜香四溢,味道极其美味。

  当然,苏澈这两天也没有闲着,为她准备了小礼物。

  两天前,他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吃着美味的桂花糕,小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少爷,冻梨小姐都送你桂花糕了,你不如也送她几件礼物,我看其他公子小姐都是这样的。”

  “可是我不知道送什么,感觉送啥都没有新意,倒不如不送。”

  “这就是少爷的不对了,外面卖的东西很多啊,有红豆,有团扇,有香囊,少爷不如自己做个香囊吧?”

  苏澈眼睛一亮,猛一拍手,大喜,道:

  “有了,红豆!我知道送什么了!小雪,你去叫王三搞点象骨,再买点安红豆,对了,还要锉刀……”

  不多时,他的床头摆满了密密麻麻的工具,有枣子大小的象骨,有一小袋温润、颜色如同南红玛瑙般的豆子,还有一大堆稀奇古怪的工具。

  小雪充满好奇,问道:

  “少爷你这是要做什么呀?”

  苏澈神秘一笑,回答道:

  “玲珑骰子听过吗?这可是个好宝贝。”

  “啊?玲珑骰子,小雪从来没有听说过。”

  “没事没事,等我做出来你就知道是什么了,正所谓【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苏澈随口一句,出口即是温庭筠的《南歌子词二首/新添声杨柳枝词》。

  ……

  南歌子词二首/新添声杨柳枝词

  一尺深红蒙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

  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

  虽然这首词本来是用于表达对友人的思念,但苏澈反其道而行之,只取其中两句话,倒也可以用来表达男女相思之情。

  所谓玲珑骰子,其实就是用象骨做成一个骰子,里面镂空,打磨光滑后将代表相思的安红豆塞入其中,寓意便是相思入骨,用来送给冻梨再合适不过了。

  当然,在这个时空并没有温庭筠,更没有《南歌子词二首/新添声杨柳枝词》,至于玲珑骰子,也从来没有出现过。

  为了防止冻梨不解深意,他还专门把【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刻在玲珑骰子上。

  最后在钻一个小孔,系上红绳,简直不能再完美了。

  “你今天好点了没,爷爷给你的书你看到哪本了?”

  晌午时分,冻梨推开房门,拎着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她随后打开盒子,露出里面的桂花糕。

  “上次你说桂花糕好吃,我就又给你做了点,不过这次只有四块,你别嫌少。”

  苏澈笑眯眯地接过桂花糕,顺手摸一下女孩的小手,心中感动万分,说道:

  “怎么可能嫌少,这可是小仙女做的,一块都不得了呀。”

  冻梨冷哼一声,抽回玉手,听了苏澈的话俏脸微红,嘴上却说道:

  “油嘴滑舌的登徒子,什么小仙女,不知道骗过多少人。”

  苏澈嘿嘿一笑,从怀里拿出一个布袋,递给她,道:

  “你看看这是什么,为了给你准备礼物,我可花了大功夫。”

  她狐疑地撇苏澈一眼,接过布袋,打开一看,赫然正是玲珑骰子。

  洁白的象骨被磨得光亮,八角圆润,镂空的内部装有一颗蜡封的安红豆,彤红鲜艳,在其角上还系有一根红绳,看上去精致非凡。

  “哇,这是什么?好好看!”

  对于自己的手艺,苏澈还是很有信心的,不由挺起胸膛。

  “这又是什么?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冻梨敏锐地看到骰子上的蝇头小楷,陷入了沉默,玉手悄然攥紧,握紧手中的玲珑骰子。

  饶是她对诗词再不敏感,也读得懂这两句话,入骨相思,怎不让她感动。

  苏澈轻轻握住她的手,眼神清澈,不含任何杂质地看着女孩,说道:

  “我知道,我做了让你无法原谅的事情,我也不奢求能得到你的原谅,我只是想得到一个机会,一个补偿你、对你好的机会,可以吗?”

  冻梨眼眶微红,把玲珑骰子系在腰间,郑重而温柔地点了点头。

  那一刹那,苏澈欣喜若狂,几乎要被满腔的喜悦冲昏头脑,他紧紧握住女孩的双手,再也不想放开。

  可就在这时,苏有钱急匆匆地冲进来,也不管还在深情对视的两人,焦灼地说道:

  “快,收拾东西!赶紧收拾东西!”

  可能是因为太过焦急的缘故,苏有钱上气不接下气,靠在门上气喘吁吁。

  冻梨像受了惊的小兔,一下松开苏澈的手,俏脸通红,不知所措地站到一旁,甚至还有些迷茫。

  虽然苏澈现在很想骂人,但他还是忍住了,强忍住打死自己老爹的冲动,说道:

  “我亲爱的老爹,请问这次是发生了什么事呢?让你如此惊慌?”

  一字一顿,苏澈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完这段话。

  没想到,苏有钱下一句话直接震惊到他,让他久久无法平静。

  “你懂个屁,大周发兵十五万,进军淮铖郡,已经攻破铖江关,占领三个县了!”

  石破天惊!

  苏澈和冻梨张大嘴巴,完全不敢相信,攻破铖江关是什么概念?

  就等于劫匪已经把女生衣服撕破了!大厦南部将暴露在战争中,不再有关塞的庇护。

  苏澈虽知自己所在的国家国力衰微,皇帝昏庸无道,但从来没有想过会爆发战争。

  毕竟大厦底蕴摆在这里,如今哪怕摊上废柴皇帝,也不至于被人打到脸上来。

  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一点点防备,战争就这么开始了。

  “要不是你爹商会遍布南方,也不会这么快知道,冻梨,你赶紧回去通知夫子,我已经找好车队,我们两个时辰就出发!”

  闻言,冻梨根本不敢耽搁,急匆匆地跑出房间。

  苏澈也好不到哪儿去,疑惑、迷茫、焦虑同时出现在他脸上,身为21世纪的伟大接班人,他从来没有想过战争。

  上辈子,不是没有战争,只是因为生在一个伟大的国家,他才得以免除这方面的烦恼。

  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十六年,也是玟帝继位第二十年,这二十年间,大厦国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经过玟帝“精心理政”十五年,昔日的猛虎雄狮已然蜕变成现在的山间野猪,除了两根外强中干的獠牙,就只剩下肥美的五花。

  这些都是大厦人尽皆知的事实,百姓虽知皇帝昏庸无道,但由于玟帝既没横征暴敛,也没增加劳役,所以广大人们倒也过得舒心。

  毕竟大家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要没有欺负到他们头上,皇帝昏庸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大不了就是熬个十几年,等玟帝死了换一个有道明君。

  即使是苏澈,也是这样的想法,可现在,铖江关的沦陷给了所有人一个响亮的巴掌,彻底粉碎他们自以为是的想法。

  皇帝昏庸,不是换一个就可以解决的!

  国家衰弱,不是熬一熬就过去的!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老爹,你的消息真的准确吗?淮铖郡离我们那么远,至于这么焦急吗?”

  “我整整少了两个子商会,损失高达六百两黄金,你觉得我会拿这个和你开玩笑?你别废话了,赶紧收拾重要的东西,我们这就去京城。”

  说完,苏有钱火急火燎地吩咐下人收拾家当,根本做不得假。

  “战争?战争真的开始了?”

  来到这个世界十六年,可以说他已经在滇县扎了根,可此刻,突如其来的战争像是重锤一样,锤得他直发愣。

  战争意味着灾祸,难民,恐慌,甚至是灭国。

  他不想多想,也不敢多想,逃避似地埋头收拾行李,直到小雪的到来。

  “少爷,我听老爷说要打仗了,这是真的吗?”

  小丫头小脸煞白,对这个消息同样感到恐慌。

  苏澈赶忙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安慰道:

  “没事的啦,这有啥的,我们国家这么强大,肯定轻轻松松就打回去了,而且我们这么有钱,就算打仗也饿不死我们,对吧?这有什么好害怕的?”

  “可是大家都说打仗会死好多人,还说大周人可残暴了,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好啦好啦,有少爷在,肯定没事的啦,我们还是赶紧收拾东西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好说歹说,小丫鬟总算冷静下来,回到自己房间收拾行李。

  两个时辰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其实还没有到两个时辰,所有人就已经聚集在苏府门口,密密麻麻一大片。

  【第三更了,九千字,累死了。

  我在此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每天应该只有两更,第一更可能会有点晚,希望大家莫要责怪。

  所以,求票票,求收藏,爱你们。

  顺便留下你们可爱的爪子评论吧!

  书友群:54720951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