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朕真不想造反 > 21、深入骨髓的喜爱

我的书架

21、深入骨髓的喜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冻梨视线中,她只看得见苏澈在写些什么,却完全看不清写的东西,毕竟隔了好几十米。

  苏澈写完《蝶恋花》,并没有停下,换张纸继续写。

  ……

  玉楼春·春恨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情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苏澈

  ……

  倘若此刻有才子看到这一幕,必会惊掉大牙,这两首诗,随便拿一首出来都是惊为天人之作,哪怕是大夏著名才子也不一定把握得住。

  然而到了苏澈手中,就像吃饭喝水那般简单,信手拈来,不费吹灰之力。

  写完两首诗,苏澈揉了揉酸胀的手腕,这一百来字,他没有任何一个笔画的敷衍,每一笔都凝聚着他的心血。

  脑子里闪过无数诗词,应景的却不多,也幸亏他大学参加了文学部,还混了一学期部长,不然真不一定想得起来这些诗。

  他想了想,总觉得两首诗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意,再度落笔。

  ……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苏澈

  ……

  说实在的,这最后一首诗确实不是很应景,但他也想不出其它更适合的诗词了。

  写完这三首诗,苏澈轻轻吐出一口气,他相信,他的心意已经到了,至于成不成,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把三张纸卷起来握在手上,自己则缓缓跪下,继续“跪”族之旅。

  也不知过了多久,昏黄的日光染红了天际,夕阳西下,告示着白天的结束。

  苏澈的双腿已经出现浮肿的现象,再加上一天没有吃饭,身躯也在不断晃动,似乎下一秒就要倒下。

  “嘎吱——”

  门开了,陈夫子铁青着脸庞,缓缓走向苏澈。

  陈夫子走得并不算快,每一次抬脚都让苏澈心跳为之加快,每一次落地都在苏澈心头重重踩上一脚。

  “你走吧,她不想见到你。”

  一把大锤狠狠砸到苏澈内心,他顿时就慌了,无数的思绪在他麻木的脑袋浮现,最终,他咽下满嘴的苦水,嘶哑着喉咙,说道:

  “我知道,我做了伤天害理的错事,也不配得到她的原谅,我愿意用一切去补偿她,我只希望您能让我见她一面……”

  陈夫子闻言,极其不耐烦地挥挥衣袖,说道:

  “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说了,她根本不想见你,你赶紧走吧。”

  不知为什么,酸涩爬上苏澈的鼻尖,泪水从他眼眶艰难的流下,他抽泣一下,抬起脑袋看向天空。

  据说,如果一个人想哭的时候,那就抬头看向天空,这样眼泪就会流回去。

  “就这样吧,你走吧,你要是跪死在这儿,我还不好向你老爹交代。”

  说完,陈夫子转身就要离开,苏澈压抑住自己的悲伤,说道:

  “夫子,拜托您,你把这三首诗给她吧,拜托了。”

  他低下脑袋,把手中的纸递给陈夫子,语气中充满恳求的意味。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似乎听到陈夫子的叹息,随后手中的诗就被抽走了。

  陈夫子走后,他依旧没有离开,执着地跪在原地。

  冻梨站在房间里,面色哀伤,泪水一直都在流淌,看见苏澈跪在下面,她也说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

  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面对苏澈,只能在房间里默默地看着苏澈。

  “梨儿,我可以进来吗?”

  冻梨连忙擦掉脸上的泪水,换上一副牵强的笑容,打开房门。

  “哎——”

  看见脸色苍白的孙女,陈夫子忍不住叹息,对苏澈的厌恶又多了几分。

  “我已经叫那畜生赶紧滚了,这是他非要让我递给你的东西,我给你放这儿了。”

  说完,他不打算多待,这种情况,还是让自己孙女安静地想一想比较靠谱。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冻梨开口说话了:

  “爷爷,你说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他想都没想,直接回答道:

  “他就是个败类!禽兽不如的渣滓!”

  冻梨眼巴巴地看着他,大眼睛里似乎又有水汽氤氲,委屈巴巴地说道:

  “爷爷,要是没有发生这件事,你觉得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陈夫子再次叹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干脆回到房间,坐在椅子上,开始沉思。

  大概半盏茶的功夫,他才开口回答: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那他应该还算是不错的年轻人。”

  “爷爷为何这么说?”

  女孩的眼睛恢复了些许神采,有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神色。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你看他在诗词上有不小的造诣,哪怕在老一辈中也不算垫底。”

  “他虽然多少有些纨绔的习性,内心却很善良,每次见到我,玩笑没少开,但也没有落下一声夫子。”

  “倘若没有发生这件事,我真的挺欣赏他的,只是我万万没想到,瞎眼的是我,委屈的却是我最疼爱的梨儿。”

  说到此处,陈夫子心中又冒起怒火,狠狠地砸了砸桌子,力道之大,甚至把宣纸震到了地上。

  宣纸缓缓打开,蝶恋花三个字映入两人眼中。

  冻梨拾起宣纸,将其舒展开来,赫然正是苏澈写的第一首词,她下意识念了出来: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陈夫子眼中射出一抹精光,来不及细品,连忙叫冻梨展开剩下两张纸:

  “梨儿,快把那两张纸展开,给我看看!”

  冻梨闻言,把宣纸平铺在桌子上,有些困惑地看着自家爷爷。

  第二张纸:

  ……

  玉楼春·春恨

  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

  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情三月雨。

  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苏澈

  ……

  第三张纸:

  ……

  玉楼春·尊前拟把归期说

  尊前拟把归期说。未语春容先惨咽。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离歌且莫翻新阕。一曲能教肠寸结。

  直须看尽洛城花,始共春风容易别。

  ……

  名作面前,陈夫子暂时忘掉心中的不快,每读一句,就要称赞一句,老脸依旧赤红一片。

  只不过之前是因为愤怒,现在是因为兴奋。

  看到陈夫子如痴如醉、陷入癫狂的模样,冻梨哪还不知道这几首诗的分量,美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好一个【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好一个【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好一个【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陈夫子彻底癫狂了,这就单身了一辈子的光棍,老天爷突然赐给他一个绝世大美人,怎能不让他沉醉。

  佳作面前,他忘记了愤怒,眼中只有这三首足以传世的诗词。

  足足过了一炷香的时间,他才逐渐平静下来,眼神中的赞许却是一点没少。

  “爷爷这是怎么了?这三首诗能有这么高的水平?”

  冻梨好奇地问道,以她的诗词鉴赏水平,只知其好,不知其为何而好。

  甚至在第一次看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时候,还有恼怒和羞涩的情绪,毕竟都写出“衣带渐宽”这么露骨的词句了。

  “梨儿啊,不是你爷爷没有本事,而是这三首诗词水平实在是太高了,每一首拿出去都是绝对的传世之作!”

  冻梨愕然,这可是传世之作啊,每一首都足够让后人景仰,她之前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三首诗词能有如此高的造诣。

  毕竟这三首诗词可是她亲眼看着苏澈创作出来的,前前后后也就花了一炷香时间,什么时候传世之作这么不值钱了?

  似乎是觉得这还不够体现他的震惊,陈夫子继续说道:

  “并且这三首诗词,无一例外,都是表达诗人对爱慕女子深入骨髓的喜爱,此类诗本就难写,更别提一次出现三首。”

  说完这些,他砸吧砸吧字,啧啧称奇,又补充道:

  “我原本以为我足够看重这小混蛋了,没想到是我低估了他,就凭这三张纸,说他是文曲星下凡也不为过啊。”

  冻梨听完沉默了,通红的眼眶又有泪水流出,此时此刻,她内心的激动一点也不比陈夫子少。

  陈夫子在意的是苏澈的才华。

  而她,在意的确实陈夫子嘴中那句“表达诗人对爱慕女子深入骨髓的喜爱”。

  她本以为苏澈前来找她,多半是怀着愧疚,而不是真的喜欢她,这正是她逃避了一天的话题。

  试问,哪个女孩希望和对她们只有愧疚之情的男生在一起?

  世间自然没有这样的女孩,冻梨也不例外。

  此时此刻,苏澈这三首诗彻底打破了她的顾忌。

  似乎,未来的生活突然又充满了光明……

  【感谢大家的支持与厚爱,感谢每一位书友的投票。

  谢谢你们!

  最后,书友群:547209517】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