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断崖渡江 > 第二十九章 事毕

我的书架

第二十九章 事毕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大人,这位白头发的少年是我们镇妖司巡察组的精锐,因为此案涉及我们镇妖司之人,案件却有一些不明朗之处。是以今日特来监察司询问一番。

  此事正是由这位吕公子负责,还请王大人能将此案一些不明之处如实相告。若真是我镇妖司之人做下此等恶事,我镇妖司绝不姑息。”

  秋山溟将来意说明后,便示意吕溯游自行处置、询问,尽量拖一拖时间。

  这时那副御史长也上前表态:“王御史,此事还请你分说清楚,都是为朝廷办事,不能因此事与同僚衙门起了罅隙。”

  王御史上前应道:“是,上宪大人,我定当知无不言。”

  见王御史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表情,吕溯游心里暗叹此人城府之深,绝不是个好相与之人,于是更加谨慎,整理了一下思绪,而后上前开始和王御史你来我往问询案件细节之处。

  由于目的是拖延时间,吕溯游当然将自己伪装成自己一方没有查出任何线索的样子。从案件起始一一询问。将一些公文记载不详尽之处也一一质询。

  通过问询,更加印证了他们的猜想。对方显然是早已做好准备,漏洞之处早以一一有了说辞。若不是已掌握了不少线索,说不得这次还真会陷在里面。

  吕溯游见在王御史处已不能再说的过多,以防对方那位四品鬼修警觉,想想六皇子那边,若无意外这么长时间应该已经得手,于是他转移视线将目光锁定在那报案的万大龙身上,并且故意忽略他与王御史的关系。

  问道:“不知这位万商户为何会选择将此案报给监察司,而不是临安府衙门。毕竟这种凶杀案件,一般人第一念头便是禀告给临安府。万商户是认识施暴之人吗?还是自己觉得临安府不适合办理此案?”

  “这位大人明鉴,当时我被吓坏了,当然是去找我姐夫了。”这万大龙长得肥头大耳,看似精十分憨厚老实,实则是个精明过头让人嫌恶之人。见到吕溯游如此发问,立即尖声反驳道。

  王御史没再说话,但看着万宝龙眼神中如在场之人一般无二露出嫌恶。

  吕溯游抓到了这稍纵即逝的眼神,心里暗想王御史应该和这个妻弟关系一定并不亲近,这就更加坚定了他的判断,相信只要救出孩子,王御史定会找机会反戈一击。

  正想到此处,外面就传来一群人接近脚步声,秋山溟好像察觉到什么,脸色微微一边,立时一个瞬身来到那鬼修面前,一掌将他击出屋外。

  然后顺手一把将王御史拎起甩给吕溯游,大喊道:“保护好他。”说罢头都没回,向着被击出的身影追了出去。

  屋内的副御史长和万大龙看着这突然的变故,有点不知所措,显然二人也不清楚为何会这样。

  万大龙虽然也被惊着,但明显心里有鬼,抬腿就往外跑去。

  “王大人放心,孩子已被六皇子救了出来,我们在此保护你安全。副御史长大人也不用着急,一会儿定会给监察司一个交代。”吕溯游急忙出来宽慰道。

  “擒下那万大龙,不能让他跑了。”王御史这时也反应了过来,惊喜的大喊道。

  甘若怡箭步上前,一个手刀击在刚要跨出门口的万大龙后勃颈上,万大龙肥胖的身躯轻轻一滞,接着便重重的拍倒在地,扬起一阵尘土。

  事情进展的极为顺利,只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外面交手就已经结束了。想想也是,两名护卫长一齐出手,三个四品围攻,不消片刻便将那鬼修擒下,封了修为。

  这时,六皇子也抱着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孩进了门。小孩一进门便张着双手想要扑向王御史。王御史见状急忙上前,重重跪在六皇子身前,一脑袋磕在地上,将地面砸的咣咣响。

  “殿下,下官这次差点给您惹了大麻烦,还劳烦殿下您亲自出面搭救我与我那稚儿,卑职实在无颜面对殿下的恩情。”王御史说话中带着哭腔,浑身抖动如糠。刚才的沉稳冷静早已消失不见。

  “好了,起来吧,这事不怨你,看看,孩子都被吓着了,赶紧起来接着,这一路可累死我了。”

  王御史急忙起身上前接过孩子,父子二人一起嚎啕大哭。将这一天两夜的压抑尽情宣泄了出来。

  六皇子没在管他们,急忙问吕溯游抓到幕后真凶没。

  吕溯游见事态已经被控制住,情知暂时已无大碍,于是上前回禀道:“殿下,秋大人他们擒下的那名鬼修是锦衣卫指挥使门下的人。那鬼修就是被派来近身监视王御史的。

  “不出所料的话,拖王御史下水,并且将王御史孩子的藏身之处透露给对方的,正是这位王御史的亡妻妻弟。”说完踢了踢脚下肥胖的身躯。

  “真是老四干的?这事你们别再往下查了,一会我会和皇姐将这一干人带进宫城,交给父王,让他做主,你们查不了我那位四哥。想来父王也不会让如此丑事流传出去。

  等此事了结,定当有所回报,你们镇妖司那位同僚,想来得等我将此时禀报父王之后才能放出。他这次受了不少委屈,我定让老四赔偿。”六皇子对他们说完,也不客气,大手一挥便带着一众人浩浩荡荡出了监察司。

  “好了,事情暂告一段落了,我就先回衙门了,你们继续休假,等着接受封赏吧,副御史长大人,此事牵涉皇族,等事情结束,王御史会向你禀告事情始末。这期间还望多多关照牢中那位我们镇妖司的弟兄。”秋山溟说完,大笑离去。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一场皇室相残的戏码没看上,吕溯游有点意犹未尽。

  看这六皇子的架势,应该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不管那位背后的四皇子会受到什么惩罚,那位手握不少权力的指挥使这次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

  六皇子与长公主的行动还是极为迅捷的,当天晚上叶修文便被释放了出来,不过其它消息就没了动静。事关此事的消息被封锁的很严。暂时没有任何关于此事的内情流传出来。

  接着一连好几天,吕溯游和三人将临安城逛了个遍,甘若怡偶尔也会一起,可是她性子清冷,去了几次就再也不出来了。

  这几天是吕溯游下山以来最为轻松的几日,没有那么多脑子要动,没有那么多架要打。到处吃吃喝喝,放松游乐。

  一直到临近假期结束时,卓清清找上吕溯游,说是二师姐传过来消息。药仙老师的小孙女吴子兮偷跑出药谷,要来找他。

  老师实在拦不住她,便让杜叔暗中跟随保护,并不经意间对吴子兮透露了吕溯游人在京城镇妖司的消息。吕溯游料定估计用不了多久,吴子兮就会到临安城来找他。

  这让吕溯游本来轻松的心情,一下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了似的,吃饭都没那么香了,临安城的姑娘都没那么漂亮了。

  心里暗想:老师应该在自己下山后被兮兮烦的不轻。兮兮可不像念念那么听话,她要是闹起来也只有自己能治住她。老师和师娘对兮兮一直娇惯,才舍不得惩罚兮兮。

  另外药仙老师传话过来,等兮兮到了之后,杜叔会安排那位从未谋面的大师兄和自己见一面,说是有一些事情需要吕溯游协助大师兄去办。还叮嘱自己要好好照顾兮兮,让她不能在修行上偷懒。

  最后卓清清临走之前一再叮嘱吕溯游有什么事情如果需要帮忙,可以前往国师府寻她。人宗有一位长辈也正好想见见他。

  ......

  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今天是吕溯游正式加入镇妖司后,在衙门正式办公的第一天。而且今天三位少司长都会在,连就久未露面的都司皇甫极都通知说要出现。

  一大早东西二院院主,以及底下的三个大司查和狱监、审讯长。原第一、第二巡查组。重心组建的第三巡查组,都聚集在内衙的议事堂,等着三位少司长以及都司大人的的接见。

  此时场上气氛严肃,东西二院互相瞪着对方。但都很默契的没人搭理三个巡查组。

  新组建的三组都是些生面孔,吕溯游只见过同在青州的孙一刀。此时他的伤势好了许多。只是偶尔捂嘴轻咳,显然他还没有完全恢复。

  这次三组领头的是一位身体强健的壮汉,浑身散发着彪悍的气息。

  只有二组众人和吕溯游这边点头示意,贺元卜还隐晦的朝自己挤了挤眼睛,辣眼至极。剩下的就是议事堂中诡异之极的气氛。

  叶修文和吕溯游站在后面,两人一直嘀嘀咕咕。正是叶修文在给吕溯游介绍堂内众人的身份。

  站在东边的四人,是东院几位掌事人,为首的院主齐灵丘是皇室宗亲,和现在大周皇室主脉关系已经有点远了,四品修士,道武双修。实力只在三个少司长之下。

  齐灵丘身后的三位是他辖下的三位大司查,都有五品中境以上修为。分别是道修陈贾,儒修沈同舟,以及武夫周腾。三人手下各有四个小组,组长都是自己同门。

  站在西边的三人,是西院的掌事人,院主王驩修为略低于东院主齐灵丘,但也是四品修为。

  王驩身后的二人分别是掌管大狱的狱监成良和掌管审讯的审讯长温荣,这两位都是将将六品的修为,但他们在自己掌管的事务方面,却是不容小觑。二人名字也和那阴仄仄的气质完全不符。

  因为西院关押的都是些妖邪之类和已丧失人性的人族。所以镇妖司有三组人马专门轮流负责安全事宜,那三组人每组只有五人,但无一不是五品以上的修为,是真正的镇妖司精锐。镇妖司内都称他们“铁卫”。

  这次调来的巡查三组组长乌战正是从‘铁卫’中抽调出来的,而且乌战更是有另一层身份。他是少司长乌寒的亲弟弟。

  这乌战曾经是在军中任职的,但是因其嗜杀成性,曾经在一次清剿任务中,不顾上面的招安命令。将任务的目标:一群已放下兵器投降的百姓组成的山匪屠杀殆尽,老弱妇孺更是一个都没放过。

  这件事当时在军中闹得很大。本来兵部已经将其判罪斩首。最后还是少司长乌寒求到都司大人跟前。

  都司大人查清事情另有内情,这才托关系保了他一命,死罪虽然被免。但他也在军方混不下去了。

  都司大人见他修为还不错,就准他加入了‘铁卫’,以拱卫镇妖司大狱的安全。

听闻他在铁卫时,就经常跑到狱中虐待犯人。因为此事,秋山溟没少罚他。也正是因为乌战,秋大人和乌少司长才开始交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