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断崖渡江 > 第二十六章 调查

我的书架

第二十六章 调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二人刚来到镇妖司,还没进门,便老远看见一位身着玄色道袍的中年道修,那道者远远看见二人便大喊道:“甘师妹,同我一起去趟监察司找那王羽田。”

  吕溯游心知此人是谁。果然,甘若怡一引荐。吕溯游的猜测没错,这位道者正是镇妖司少司长秋山溟,二人的顶头上司。这秋山溟早年曾是天宗外门弟子,虽后来入了镇妖司,但是一副修道之人的装扮一直未变。

  双方略一寒暄,二人才知,原来秋山溟已经听说了叶修文被羁押之事。自己底下的巡查组属下出了这样的事情,还被传得沸沸扬扬,他怎会没有得到消息。无论此事是真是假,他面子上都不好看。

  事已至此,无论如何他都要一查到底。若真有其事自己一定清理门户,镇妖司的清名不容有损;若是有人蓄意陷害,那镇妖司也不是吃素的,定要揪出幕后之人。还叶修文清白,更是给镇妖司正名。

秋山溟一见吕溯游,甚是惊异吕溯游年纪轻轻,却长着满头的白发,但别人私事也不好过问太多,只以为是体质奇异。

  秋山溟向吕溯游打过招呼,并寒暄道:“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你,本想等你们休憩结束后,再和你相见,顺便将上面的奖赏交付予你。却不曾想出了这档子事。叶修文的人品我还是相信的,这次事件处处透露着诡异,你们的休息时间可能要结束了,叶修文毕竟不是外人。须要尽快查清事情的缘由。”

  甘若怡将几人见过了叶修文,并将从叶修文处得知始末告知了他,几人的推测和下一步计划也一一说出。

  “如果真是争风吃醋倒还好说,但若是另有目的,我们还没查出,那就被动了。你们和我去监察司过问一下此事。我料定此事定不会是争风吃醋那么简单,出了人命,杀人灭口,栽赃诬陷,对方做了这么多,不会仅仅只为了出一口气。”秋山溟听完,表情不再像之前那样轻松。

  这次来监察司不像之前那样被人挡在外面,甚至还要拿出公主令牌出面。才能稍稍开个后门。

  镇妖司少司长威名赫赫,每一位都背景惊人,显然不是能轻易招惹。

  是以,虽然没能见到负责此事的御史王羽田,但他的上宪副御史长亲自接待并过问了此事,甚至后来又将案件公文调出。

  直至如今几人才得知,原来监察司公文中所列和叶修文说的完全相反。

  虽然事件也发生在长兴坊,但却不是袭击事件。而是叶修文酒醉见色起意,杀了赶夜路回家的丈夫,还想侮辱那妇人。

  那妇人不甘受辱拼死反抗,最后自戕而亡。

  监察司御史王羽田接到报案赶到现场,那男子脖子被人扭断,女子衣衫凌乱,胸口上还插着把匕首,女子的手紧紧握着刀柄。

  这和报案之人所说完全相符,于是监察司便出面抓了人。

  “这位大人,报案之人见到凶杀案件,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是应该将案子报给临安府么?怎会来监察司报案?这事不太符合常规,而且只听了报案之人一面之辞便认定此案为叶修文所为,也不曾听叶修文自己陈情,就直接定了死罪。这也太奇怪了。”吕溯游看完公文急忙说出自己的疑惑。

  “具体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此事是王大人一手所办,具体缘由还是得问他。而且我刚才过问了一下报案之人的信息,下面的人说是被王大人保护了起来,且只有王大人知道其下落。

  我也感觉此事很是蹊跷,就公文所记载,此事漏洞百出,以王大人为人,断不会出现如此疏漏。最后一问才得知王大人请了事假,说是明日会来衙门。我派人去了他府上,他府上没人。

  现如今只能等他明日到了衙门,我到时留住他,并通知各位,一起将此事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位副御史长了解到了事件始末,也觉得有些蹊跷,以王羽田的资历,料定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疏漏。是以便卖了个人情,免得真查出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镇妖司真要是发作起来,皇甫极那个匹夫虽然不大过问镇妖司事务。但是其为人极其护短。

  若是知道监察司联合外人陷害镇妖司属员,定不会善作罢休。毕竟朝廷内没人愿意惹那个匹夫。

  几人离开后,秋山溟吩咐二人继续按计划追查,免得陷入被动。

  他自己则继续对监察司施压,要求其公开事件始末细节。免得城内现在传的沸沸扬扬,胡乱猜测。引得上面为息民愤急急忙忙错杀了叶修文。

  “报案之人被悄悄看管了起来,找不到那王羽田,暂时应该查不出报案人身份。只能等到明日见了那监察御史王羽田在说。我们现在只能祈求上天保佑巴大哥和包大哥能找到那个管家,看能不能查出他的身份。”吕溯游颇为无奈的对甘若怡说道。

  包桐与巴冬换了便装,一副普通外地商户的的装扮。在西市附近的古玩店附近查探。

  功夫不负有心人,没想到二人还真打听出点情况,一位古董商行掌柜向二人透露,那位管家刚好下午要来看一批新到的货。至于其身份,只说那人来头不小,在不愿透露任何消息

  二人见此,也暂时没了办法,只得找了个能观察到这座商行的偏僻角落。二人便守株待兔静等那人的到来,一直到将近黄昏之时,他们才等到那长相和叶修文描述一致之人。

  果然如叶修文所说很好辨认,来人不只他一个,身后还跟着三名家丁装扮之人。

  他们在商行待的时间并不长,出门时还对那商行掌柜骂骂咧咧。

  掌柜一脸赔笑的将他们送出门外,等到他们前脚刚离开商行,巴冬、包桐二人便悄悄尾随跟了过去。

  二人一路跟随,一直进了皇城直至宫城外东边的地方,那里住的全是大周皇室子孙。

  二人不敢再追下去,那里戒备森严,若是漏了行迹,届时打草惊蛇被人发现。叶修文估计死得更快。

  现在查到那管家是某位皇家子弟的管家,范围就小多了。

  那管家在外如此高调行事,只要稍作探查,定能打听出他下落。二人决定先回去禀报,再商讨对策。

  二人来到约定好的地方,吕溯游与甘若怡已经到了,那位茶茶姑娘带着个小丫鬟也在。显然都在等他们的消息。

  二人也顾不上客套,急忙将他们探查到的消息告知给了众人。

  “茶茶姑娘,你有怀疑的人吗?我们怀疑争风吃醋的概率很大。现在牵扯到一位皇家子弟,需得慎重。若你有怀疑之人。我们也好先行侦查,若是盲目去查探,说不定走漏消息,会对叶大哥不利。”吕溯游对着茶茶姑娘问道。

  “听你们一说,那个管家我有些印象,他是当今陛下的六皇子李环府里的总管。他是曾经几次示好与我,但那是有目的的。他想通过我,和爹爹接触,爹爹虽无多大实权,可如今朝中诸公有不少是他的同年和学生,估计也想争一争那个位子。爹爹让我离他远点,还说他才学,手腕,城府都不如其他几位,而且行事高调。早晚会出事。”茶茶姑娘将她所知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若是六皇子的话,事情倒还好办了?应该还不至于做到如此地步,这件事我去找长公主殿下,他是六皇子一母同胞的亲姐姐。

  平时六皇子最怕长公主殿下。若我们将此事缘由向她分说明白。她定会去找六皇子盘问清楚。这件事若真是闹的越来越大对六皇子也没有什么好处,我甚至怀疑六皇子也是入了陷阱。”甘若怡明显对这两姐弟比较熟悉。

  于是接下来甘若怡吩咐巴冬、包桐去镇妖司将探查的消息告知秋山溟,并嘱咐他们就在镇妖司等候消息,等这边一有消息他们便返回汇合,再商讨下一步计划。

  而吕溯游他们几人则直奔长公主府。

  到了长公主府,门子显然认识甘若怡,急忙上前招呼几人。

  “我这次带了外人,找长公主有要事相商,还请进门通禀一声,我们就在此等候。”甘若怡说出来由,那门子也不敢耽搁。

  让几人稍待片刻,而后便急忙入了府门。

  不一会儿,那门子便一路小跑,来到三人面前说道:“长公主殿下让甘大人带人往西阁相见,地方甘大人知道在哪,我就不带路了,您自行过去即可。”

  甘若怡没在多说,领着二人便入了府。

  吕溯游没想到甘若怡面子竟这么大,连公主府的人都对她如此客气。

  几人在西阁没等多久,老远便听见一声咯咯咯如老母鸡般的笑声,待到笑声近了,吕溯游抬眼一瞧,来人是一位正值当打之年的轻熟女子。

  那女子一身贵气十足的打扮。头饰白玉风簪,金步摇,一缕红点恰如其分点在额头眉心之上。身上穿的却是那专供皇室的上好蜀锦,衣服上的绣纹甚是少见,简约且又大方得体。

  那女子进了屋子,便收了脸上的笑容。一步一摇,含羞带怯,如水般的眸子,缓缓盯向几人。那样的风情让吕溯游怔住了身子,忘了行礼。吕溯游甚至能听到自己加速的心跳声。

  “拜见长公主殿下!”就在吕溯游愣神的当中,耳边听到二女行礼的的声音。吕溯游立刻缓过神来,也弯腰行礼。

  “没意思,不知甘大人找本宫所为何事,竟然还带了一个老翁来此!”这位长公主明显看到了吕溯游失礼的眼神。装模做样的对甘若怡问道。

  “禀公主殿下,这位是我镇妖司同僚,因练功出了岔子,头发变白。他的年纪其实比我还要小一些的。

  至于这位想来公主殿下当也听说过,她正是祭酒府上的茶茶姑娘,我等来此是有事情向长公主殿下禀报。”甘若怡一本正经的介绍二人。

  “哦!有什么事情需要向我禀报,说来听听。”长公主慵懒的坐下,顺便示意几人落座。

  “吕溯游,你将事情始末说给长公主殿下。务必将事情来龙去脉分说清楚,茶茶你也坐吧。”甘若怡落座后说道。顺便给了吕溯游一个警告的眼神,让他不要再向之前一样失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