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断崖渡江 > 第二十四章 出事

我的书架

第二十四章 出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到了镇妖司衙门口,吕溯游给镇妖司把门值守递上巡查组的令牌,值守接过令牌,立即将他请入镇妖司,态度极其恭敬。

  在京城之中,镇妖司职权部门虽然不少,但如今都司皇甫极大人一般不大管事,甚少来衙门。

  是以,镇妖司内就以三位少司长大人职位最高。而三个巡查组虽然无固定职权,但他们都是少司长的心腹,有监察上报之权利。

  是以在衙门内基本都愿意去与其交好,免得惹麻烦。

  一路上那值守为吕溯游热情讲解镇妖司的其中布局,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基本事项。

  镇妖司占地纵横各有约800余米,大门朝南,一道横贯东西方向的围墙将镇妖司分成南北两部分。

  说是围墙,基本上是和小一号的城墙一样,要进入到北边的内衙,必须经过看守比镇妖司衙门南边主门严密许多的身份核查。

  镇妖司衙门南边外衙又分东西二院,其中西院主审讯与羁押。东院主缉拿抓捕。

  两院各设一院主主理院内各项事务。

  西院分上下两层,地下一层羁押犯人,地上一层审讯。西院院主以下又设狱监与审讯长,各司一层事务,另有吏员数十人以供差遣。

  东院下设三个缉拿组,各任大司查,每个组又分四个小组,专司缉拿,组员都是身经百战的修行中人。

  内衙是三位少司长处理政务之所。又有武库,兵器库,档案库,等镇妖司重要部门都在其中。

  剩下的就是护卫内衙的镇守司和铁卫,以及协同三位少司长处理政务的吏员。都司大人的临时住所和高层议事堂也在内衙。

  吕溯游被带着到了东院的议事厅,不一会儿叶修文便匆匆赶来。

  本来巡查组回京述职有一个月的休息时间,但甘若怡让他们三人轮流在镇妖司轮值等待吕溯游返京。

  以便第一时间带他前来见自己。然后亲自带他去觐见少司长秋山溟。以免吕溯游初次到京,人生地不熟的,连个住所地没有。

  叶修文带着吕溯游,到了离镇妖司差不多两个街道的一个院子,在这寸土寸金的位置上,一个两进的宅院价值几许,吕溯游不得而知,但应该不会便宜。

  叶修文告诉吕溯游,甘大人此时就在宅子内修养,让他自行进去。他要去通知巴冬、包桐二人,并约好第二天晚间一起喝酒,而后便独自离开了。

  吕溯游再次见到甘若怡,她已经好了许多,双臂也只有浅浅的疤痕。相信用不了几天应该就能全部消退。

  二人见面,相顾无言,却好似在对视中互相交流了许多。

  吕溯游放下头上的细麻布,一头白丝便倾泻而下,甘若怡看着吕溯游的白发,有些心疼。

  “练功出了点岔子,虽然修为大有进境,但也留了点后遗症。不过这些只是暂时的,据二师姐所说等找到金属性灵物,将炼体之境再推进一步,就会白发转青丝,恢复原样。不必担心,只是现如今有点恼人而已。”

  “今后不必在包着头了,白发还挺有气质。以后说不得在外面,还能占些长辈的便宜。”甘若怡听吕溯游说是并无无碍。也就不在担心,甚至开始打趣起他。

  “对了,这座宅子是谷师叔的,甚少有人知道,她在我返京时将钥匙交给我,让我找人清理一下暂住,省的住客栈不方便。

  我又配了把钥匙给你,我住东厢房,西厢房我已经着人收拾停当,你可以住在那里。

  这几天若是无事可以随便逛逛,等过几日休憩完毕我再带你去见少司长大人。”

  “大人若是无事,可以随我一起去转一转的,这样心情也能好些,整日待在家中于伤势并无好处。”吕溯游用蹩脚的借口,向甘若怡发出邀请。

  想将二人之间的那些许暧昧再次续上。

  甘若怡有些奇怪的看着吕溯游,自己修的是天宗忘情大道,虽如今在红尘之中磨炼心性。但自己仍还是喜静,于人多之处,反而有些不自在。但她看着吕溯游满头白丝,也不知为何却也没有拒绝他的邀请。

  第二天晚间,吕溯游告知了甘若怡一声,便应叶修文之约到了西城区,见到了三人。

  三人见到吕溯游取了头巾之后的满头白发,急忙询问原因。在得知缘由后,三人就在没说什么。

  几人一行到了一家酒楼,找到预定的房间喝酒吹牛。各自说着对方的一些糗事,酒到酣处三人极力鼓动吕溯游追求甘若怡。

  三人虽是下属,并且和甘若怡相处时间不是很长。但都被她救过性命,而且进了巡查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比以前过的好太多了。

  甘若怡虽然和他们交流很少,但真正相处起来,却是可以性命相托的朋友。

  如今他们看到一直有些冰冷的甘大人,自从遇到吕溯游,好不容易有了些烟火气。

  甘若怡自从加入镇妖司伊始,从不缺乏追求之人。

  世家公子,甚至是皇家贵胄都有倾慕于她之人。但她从来不假与色。直至遇到了吕溯游。

  他们觉得甘若怡对待吕溯游,如今已有了不一样的好感。也希望这位虽是上级,但却似妹妹一样让人心疼的女孩,可以找到幸福。

  为此三人甚至还威胁了吕溯游一番。

  待到酒足饭饱,各自归家。吕溯游摇摇晃晃不知如何进了家门,等到第二日清醒时,吕溯游已躺在西厢房内。

  他甩了甩因为宿醉而有些胀痛的脑袋,端起桌上隔夜的茶水漱了漱口。刚准备洗漱,就传来一阵急促的院门敲击声。

  吕溯游急忙出了屋子,看到同样站在对面屋外的甘若怡,点头示意。而后打开了院门。

  包桐与巴冬此时满头大汗的站在院外,巴冬看见站在院中的甘若怡,一把拽过吕溯游的衣袖,拖着他来到甘若怡面前。

  “甘大人,叶修文大清早被监察司的人带走了。据说如今已被看押定审打入死牢,并且要择日处斩。

  早上叶家妹妹找上我,托我打听情况。如今在我家已经晕死过去,我已托了郎中去了我家,我家娘子正在照顾她。

  大人明鉴,修文为人本分,我等昨夜还一起饮酒到很晚。他断不会去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还请大人明察,搭救一二。”还没等站稳,巴冬便将所知之事和盘托出。

  甘若怡转身进屋,换上镇妖司着装,对着巴冬说“去你家,头前带路。”

  到了巴冬那一进的小院落,一位年轻端庄的妇人正将大夫送出屋外。

  妇人看到进入院子的四人,除了那位满头白发,却皮肤显得又很年轻的书生打扮之人不认识之外。和丈夫一起的其他二人她都是熟识的,于是急忙上前说明明情况。

  原来叶小妹由于受到惊吓,又心急如焚导致急火攻心。等到了巴冬家说完大致情况身体便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几人来之前,大夫已给叶小妹施了针,如今她已醒过来了,只是还有些虚弱。

  等到几人进屋,床上躺着一个14、5岁的小姑娘,身材娇小,长得倒是颇为俏丽,加上此时泪痕未干,不时的抽泣。让人顿生怜惜之感。

  在路上,吕溯游得知,叶修文母亲在生叶小妹之时难产。虽平安生下叶小妹,但不久之后便去了。

  他们的父亲也在叶小妹三岁时,于镇妖司一次任务中身受重伤,不治身亡。从此兄妹二人便相依为命至今。

  叶小妹听见动静,待看到几人身影,最后看着甘若怡眼里充满希冀之色,慌忙急待起身行礼。

  甘若怡上前扶着她缓缓躺下,问道:“小妹,究竟发生了何事,你知道多少,事无巨细,回想清楚告诉我,我定当竭力救下你兄长。”

  巴冬,包桐也急忙点头让叶小妹好好回忆一下。

  “甘姐姐,昨晚哥哥归来时已近三更时分,他回来之时满身酒气,还受了伤。

  我急忙给哥哥敷了药,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也不说,只是催我快去休息。

  我也想这着第二天哥哥稍微清醒一些在问。谁知一大早天还没亮,便有一伙官兵破门闯入,为首之人说他是监察司御史。

  他说哥哥因强抢民妇,并殴打其丈夫致其身死。那妇人也不甘受辱自戕而亡。证据确凿。要将哥哥带走羁押,择日斩首示众。”

  “哥哥被抓之前,让我快快找巴大哥说明情况,说要务必相信他绝不会做此伤天害理之事。”叶小妹虽身体虚弱,又泪水直流。但话语之中却条理清楚,几句话便说明了事情的始末。

  “此事定有蹊跷,被害的两人都双双毙命,报案之人究竟是谁?仅凭报案人一面之辞便如此之快的结案,看来这件事情背后定有隐情,我们还是先去监察司打听一下情况再说。 ”

  吕溯游感到事情绝不简单。以他这些时日对叶修文的了解,他绝不是如此穷凶极恶之人。

  就算他喝了酒,无法抑制其心,真的做了什么。但以叶修文冷静的性格绝对能全身而退,不留一丝痕迹。

  甘若怡叮嘱巴家嫂嫂照看好叶小妹,一行人便急忙到监察司衙门了解情况。

  一路上不时听到有人议论镇妖司之人强抢民妇,并残忍杀害其丈夫。那妇人也不堪受辱自戕而死。

  这越发让几人感到事情的不对劲,从抓人到现在才半天时间不到,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若说没有人背后操作推波助澜绝无可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