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断崖渡江 > 第十六章 内鬼

我的书架

第十六章 内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斗篷人知道大阵肯定出了问题,不做他想,立即释放气机长啸一声“撤!”

  随后便首先放出两具尸身断后,自己则拔地而起,向空中飞去。

  “逃得掉吗?”一道剑光挟无匹之势刺向斗篷人,挡住了他的退路。

  斗篷人直到进了才看见来人的样貌:“王护法,怎么回事你,为何背叛宗门?”斗篷人惊叫道。心神微微一颤,脚下慢了半分。

  而就是这个停顿,剑光刺穿了他的右臂。气机沿着剑身从伤口输送进他的臂膀,将他的右臂直接绷断。

  斗篷人也因为这股力量被从半空击落,一个跟斗砸在地面。

  那斗篷人落在地面后并未失去战斗力。斗篷人翻身跃起,左手轻点右臂断口,止住了血。

  而后从怀里摸出一粒丹药服下,脸色逐渐好转。

  “你不是王护法,你究竟是谁?竟然夺舍了王护法身体?”斗篷人厉声问道。

  “谁愿意夺舍这种丑八怪,他早就死了,只是身体被借用下而已,少见多怪,你想要的话就还你吧。”王护法口中发出娇媚的女声。而后纵身扑向斗篷人。

  斗篷人嘴里念念有词,而后手指释放气机向地面一指,地面上便慢慢浮五个身影,三具铁尸两具红毛僵尸,竟是四品的金刚尸。

  四品的金刚尸,浑身坚硬胜过百炼精钢,论身体强度,绝不逊色于四品武夫,甚至犹有过之。可见斗篷人实力之强。

  “我不管你是谁,这次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你都得死。”斗篷人对着‘王护法’厉声吼道。

  而后那五具身影一起扑向‘王护法’将其撕成了碎片,满天飘着碎肉。

  “对自己人这么狠,看来你们尸族一脉也不像传说的那样爱其尸体吗。”从阴暗中缓缓走出一位身着紧身劲装,曲线夸张的女人身影。

  一边冲着斗篷人说话,一边缓缓从身侧拔出三尺剑锋。

  “谷子瑜,原来是你。你本不是镇妖司之人,为何屡屡和我们一脉作对。当真不怕我们报复?”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更何况你们只是一群躲在暗中,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臭虫。你威胁了不该威胁之人,这次别想活着离开。”谷子瑜说道。

  说完两人共七个身影,厮杀在一起。

  其它几处排布阵基之处,从听到斗篷人的长啸时,就已经发现出了问题,见到事不可为。就待从阵基抽取怨气。

  几乎同时几处地方同时遭到攻击,阵基都没来得及收回,便落入对方之手。

  几人见此情景,也都准备逃走,但无一例外都被拦了下来。

  几组人各自杀向自己的对手,对方的两名长老各自被焦城和徐真拦住。

  二人修为都高于那二位长老,当时计划二人尽快解决对手,然后去助谷子瑜击杀斗篷人副宗主。

  双方立时战在一起,尸族一方各自尽出底牌,应付镇妖司众人。

  吕溯游等人找上了那日与自己等人遭遇的刘护法。和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位护法,甘若怡拖着长刀,纵身劈像刘护法和他的铁尸。

  吕溯游由于双手剑仍未启灵完毕,手里拿着一支从叶修文手中拿到的备用短剑,冲向另一位护法。

  如今吕溯游金刚不坏大有进境,面对对方五品浑然不惧,准备贴身肉搏,借此战,为在以后的镇妖司提高地位做准备。

  这名护法修为明显低刘护法一线,只有三名铜尸护身,巴冬三人默契的拦下这三个身影,不让吕溯游分神,让他全力应付那位五品护法。

  吕溯游还没等那护法反应过来,便近了他的身,短剑朝着他的脖子划了过去。

  那人脚底一斜,身体向侧边倒去,并且立即反应以手撑地,脚顺势踢向吕溯游手腕。看来这位护法也是极擅长近身搏斗技巧。

  吕溯游见此,短剑反握刺向他的脚腕。一切都在瞬间完成。

  那人撑地的手掌微微使力身体带着踢击的右腿,旋转避开。后又一个跟头,和吕溯游拉开距离。谨慎的盯着吕溯游的方向。

  吕溯游也没着急反攻,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都体会到对方的难缠。

  甘若怡激战的方位,刀气纵横,不时想起劈空的锐啸之声。

  上次的交手,状况频发,是以浅尝辄止,都未尽兴。这次双方都是拼了命的。

  这位刘护法经过上次的事件,自己多年的藏品除了身前的铁尸都被毁了。

  由于时间紧迫,也来不及炼制补充。是以交手之时面对这位手段颇多道门精锐弟子有点捉襟见肘。败北只是时间问题。

  是以这刘护法越斗越无心恋战。指挥铁尸和甘若怡拼命,不计损伤。而他自己则出尽手段远远骚扰,时刻准备撤离。

  甘若怡一边和刘护法斗法。一边分心注意吕溯游处的情况,她知道这次吕溯游任务比较重,以刚踏入六品不久的修为,要拖住对方一位资深的五品修士。

  众所周知越是年长的修士,若同品级战斗起来,其后手可能越多。年龄的差异带来的好处也是不容忽视的。

  更何况二人之间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自己这边得尽快解决对手,希望在自己解决对手之前,吕溯游还撑得住

  。想到这里,甘若怡一咬牙,咬破手指,虚指在刀身刻阵。

  ‘破魂阵’对尸类一样有效。一旦命中,为了能更精微的控制,刘护法分魂入尸身,若是这丝分魂被毁,刘护法也会因此灵魂受损。

  刻画着‘破魂阵’的刀身,发出红光。如一道火龙般将本已伤痕累累的铁尸瞬间吞没,不消片刻便尸骨无存。

  随着一声惨叫,刘护法双手抱头从空中跌落。甘若怡顾不得施展秘法带来的虚弱,提刀杀向刘护法。

  刘护法只是一阵的疼痛来得突然,过去之后便重新打起精神。看着甘若怡拎刀近前,心里一慌。

  看向不远处交战的吕溯游,立即飞身奔向前去。他准备挟持吕溯游。

  吕溯游正和敌方护法缠斗,对方手段颇多。他甚至凭着金刚不坏身硬挨了几记,来贴近那人,但都未对其造成大的损伤。

  好在自从金刚不坏进入四层‘炼神境’后,弥补了自己元神的短板。

  要不然以尸族一脉也修鬼族魂魄攻击之法,吕溯游早就饮恨当场了。

  但即使吕溯游已经补了短板。每次元神的攻击仍让他一阵眩晕。吕溯游下定决心这次之后,得好好修习一些元神之法。

  战斗果然是能够发现自己不足之处最好的方法。

  甘若怡似是早已看穿刘护法的心思。随及将长刀插在地上。

  口念咒语施展道家九字真言手印‘斗字’--‘外狮子印’,言曰“威武灵官降魔咒”,咒语刚念出,四周灵气便汇聚到甘若怡手印之上。

  甘若怡施展此术像是颇为费力,颤抖着将印法推出,一个巨大的掌印便升空朝着刘护法飞去。

  刘护法感觉到生命受到威胁,拼命加速想逃离掌印攻击范围,可是哪怕他以燃烧气血的损命方式依然逃离不开。

  这印法仿佛锁定了空间,怎么也逃不出它的覆盖范围。掌印终于近前印在了刘护法身上,刘护法身体立时化作一片血雾,连魂魄也来不及逃走便湮灭了。

  再看甘若怡,双臂上的臂甲以及衣袖尽皆化作齑粉。双臂充血无力垂下,再无一战之力。

  吕溯游见状,立时一股气血从心底直冲脑门。

  他看见了那位刘护法奔向自己,也看见了甘若怡修为不够强行施展秘法身受重伤。心里的怒火登时无法控制。

  突然一声尖锐的剑鸣声想起,身后背着的双手剑,似乎感受到了吕溯游的怒火,完成了启灵仪式。

  长剑从剑鞘通灵似的飞出,跟随吕溯游心意化作一根镔铁长棍,飞进吕溯游掌中。

  吕溯游手握长棍立时感觉和手中长棍心意相通,融为一体。

  吕溯游手握长棍状若疯魔般冲向与自己交手之人。近身狠狠砸向他。两人再也没了之前的那样顾虑重重,毫无招式可言的撞在一起。

  等到战斗结束,对方之人,化作一滩肉泥,他被吕溯游生生砸成肉泥,惨不忍睹。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让人作呕。

  吕溯游自己也不知挨了多少记,浑身盔甲破烂不堪的搭在腰间,露出上半身匀称且充满力量的身体。

  长棍上的热量将棍身烧得通红,将棍身上沾的血肉蒸干,冒出一丝焦糊味。

  可见刚刚交手之时的速度之快,棍身和空气的摩擦甚至点燃兵器。

  吕溯游心念一动,长棍化作巨剑,剑身微颤,讲污物抖落。而后飞剑入鞘再无动静。

  吕溯游此时也双腿无力跪在地上,刚消灭铜尸的巴冬三人急忙上前扶助吕溯游,吕溯游颤抖的从怀里掏出药瓶服下两颗稍作调息。

  身体略有好转,吕溯游便颤颤巍巍奔向甘若怡,将甘若怡抱在怀中,急切的又喂了两颗药丸给了她。

  甘若怡服下药后面色稍有好转,缓缓睁开眼睛。

  看着一脸是汗,满眼通红尽显急色的吕溯游,艰难的得挤出一丝笑容轻声道:“不用担心,我并无大碍,休息休息就无事了。”

  吕溯游知道甘若怡这是在安慰自己,越级使用秘法怎会无事,于是拦腰抱起她,大吼“二师姐,二师姐,你在哪里,救救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