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断崖渡江 > 第五章 血案

我的书架

第五章 血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房内门窗紧闭,凶手也无处藏身。而且看起伤口,也不像普通人类或修士所为。

  不是妖物就是鬼物所为,可是现在人类居住的城池,极少少有这些妖邪之辈出没。

  要知道近几年大周虽然灾祸不断,但国力犹存。

  镇妖司可不是吃干饭的,镇妖司在每座州城都设立了千户所,每个千户所千户最少都有五品中境修为。

  这里虽是个小县城,但应该也有百户坐镇,百户可是非六品不可当。一些资历深点的百户修为甚至已经到了五品初。

  一般零散妖物,可是不敢在人类城池作案的。况且这里还是闹市区,要么此妖邪修为深厚,不怕当地镇妖司,要么就是它与那中年汉子有血仇。已经毫无顾忌豁出性命。不怕被镇妖司镇压消灭。

  想着等一会官府来人询问过后,若是无事,自己还是赶紧赶路,不要惹到麻烦以致脱不了身。

  就在此时,又听见几声凄洌的惨叫,吕溯游赶紧跑出客房,向着发出惨叫的客房跑去。

  到了放门口,感觉到从屋里飘散出廪烈的寒气。吕溯游没有多想,一脚踹开房门。

  首先映入眼里的是三具和中年汉子同样惨烈的三具尸体。看样子应是一家三口。

  与此同时还有一团黑色的人形雾气。雾气里出了一双邪异的眼睛,那双眼睛就只是看一眼便让人如坠寒渊。它正将手伸向地上躺的小女孩身上。

  吕溯游没有多想,施展逍遥游身法,运起全身功力,朝着那道身形一掌拍去。

  吕溯游掌力拍在了那道鬼影雾气的身上,好似拍在了金铁之上。鬼影只是晃了下身子。猛地右臂朝着吕溯游挥来。

  吕溯游伸出双臂横在身前,朝着那挥来的右臂档去。

  一阵大力袭来,砰地一声,吕溯游径直撞在了门口的墙壁上。

  撞烂穿过了墙壁,去势仍是不减,一直飞过走廊和栏杆,摔在了一楼大厅的桌子上。

  砸坏了桌子,并且背倚着地地后滑行而去。

  突然一只脚横在吕溯游去势的方向。将吕溯游挡了下来。

  来人一身黑色玄甲劲装,腰上围着一支绣着凶兽图纹的腰带,右首侧边悬挂着一把黑色的长刀。刀鞘快要拖到地上。

  身后跟着四位同样装着打扮之人,只是兵器各异。

  吕溯游顾不得许多,连忙起身朝着为首的那位行礼道“多谢大人搭救。那东西正在楼上行凶。那鬼物力气大的惊人,我被它随手一击挥到了楼下。”

  那为首之人摆了摆手向吕溯游说道“此地交由镇妖司处置,你且先退下。”

  而后又朝身后的四位同伴吩咐道“注意警戒,我们上楼。”

  声音清冷,磁性。吕溯游瞟了那为首之人一眼,那位镇妖司大人长相颇为漂亮,清冷的面容,一双狭长的眼睛,眼神里波澜不惊。鼻尖挺翘,薄薄的嘴唇,配上她那精致清冷的面容。着实引人注目。

  吕溯游不由得怔怔地盯着那位镇妖司大人。

  “喂!那小贼,小心你的眼睛。”那女大人身后传来一声娇喝。吕溯游慌忙转过眼神,看向女大人身后。

  原来这四人中还有一位女子,首先映入眼睛的就是她的胸甲部位尤为突出,身高低出那位女大人半头,身材娇小。

  而旁边三人,一脸震惊的看着吕溯游。

  “大家都小心行事,我们上。”那位镇妖司大人打断还待发作的下属。

  率先双腿微曲,双脚猛地瞪向地面,借着地面之力飞上了二楼走廊。

  身后那位女子瞪了吕溯游一眼,和其他三人,一起落在了二楼走廊。

  几人走进那间屋子,过了好一会儿也没有任何动静。

  吕溯游也赶紧紧随其后,从楼梯上了二楼。

  走到那间房门口。那位女大人正单腿下蹲在刚刚那个小女好面前。朝着其它四人摇了摇头。

  那个小女孩还在痛苦的吐着血沫。不一会便咽了气。

  吕溯游看到那小女孩胸腹部满是鲜血。

  “她的心脏被挖走了。这已经是第四起了。都是小童心脏被夺,和小童在一起的人都无一幸免于难。”

  说完她转头看着吕溯游轻声道“他和你交过手,不会放过你的,这些鬼物虽迷失人性,但却最是记仇。你看到了它的样子,还打了他一掌。保险起见这几天还是跟着我们吧。”

  “它只是一团黑雾,我根本就看不清它的样子。而且我还要尽快赶往青州。耽误不得”吕溯游急忙拒绝,他可不想卷进这件事情。

  “哼!小贼,你还不知道你遇见的是什么东西吧。那是恶鬼,而且可能是人养的恶鬼,你看到了它,他不会放过你的,你一个人上路被它追到你就完了。那可是只最少有六品修为的恶鬼”那位胸甲突出身材娇小的女子说道。

  “不过看你身材这么瘦弱,硬挨了那东西一击,竟然丝毫没有受伤,难道你修炼了铁布衫一类的挨打功夫?”那女子一脸看粗鄙之人的眼神看着吕溯游。

  江湖上一般修炼练体功夫都是些无财无势之人才练的。

  论斗法只是学些烂大街的粗浅入门功法或拳脚功夫,虽然前期能扛揍,甚至只论身体能力都要强过武夫体系。

  单练这些功夫的人,最高到七品也就是个槛了。

  武夫虽然粗鄙,但是前期修炼可是很费钱的,光是那长时间药浴,就不是一般家庭的人所能负担的。

  吕溯游看着应该有七品修为。但衣着普通,怎么看也不像是家境殷实之人。再加上那双不规矩眼睛一通乱瞟。所以不由得被人轻视。

  吕溯游急忙辩解道“我可是剑修,只是小时候家境不好自己瞎练过一些炼体功夫。可是就在不久前被发现天赋惊人,被一路过的道门高人收做记名弟子”。

  “那你的剑呢?哼哼....骗人的吧,没有剑的剑修,笑死人了,呵呵呵...”那女子一脸鄙夷道。

  “桑落,休要嘲讽别人,他和你差不多年纪,又不像你出身名门,你也才七品修为。平时修炼懈怠,还取笑别人”。那位女首领大人训斥道。

  后又对着吕溯游清声道“这个鬼物一定会盯着你,安全起见还是跟着我们吧。

  而且这个案子了结后,我们一行人也要去支援青州,刚好一路同去。”

  那叫桑落的的女子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退到一边,没在说话。

  吕溯游沉默片刻便应了下来。

  他其实也想过尽快离开。但是就他和鬼物简单的交手来看,他知道那鬼物不一定能奈何自己的金刚不坏身,但他也万万不是对手。

  况且那鬼物背后还有人。修为定也不逊于那鬼物。

  自己若是单独上路,如果被盯上,是挺危险。想想老师让送信也没说具体时间。

  应该也不是很着急。自己先跟着镇妖司的人。即能免费得一众护卫,又能借着他们官方身份,寻找起二师姐可能更加方便。

  想到这些,吕溯游就立刻应了下来。

  毕竟还是安全第一,保命要紧。

  不过盏茶功夫,县衙捕快便就到了。

  那女首领吩咐捕快们清理现场,并嘱咐他们寻找被害者家属,妥善安置后事。

  然后带着四名属下和吕溯游准备返回镇妖司衙门。

  “若怡姐,我们奉秋少司长命令,巡查各地,这雷州城千户却让我们来他这边辖地,协助追查鬼物伤人之事。

  这明明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却让我们来办。

  还说什么都是为朝廷办事,为百姓安全所虑自己又临时抽掉不出人手,让我们协助帮忙。

  但是我们来到这后,这里的百户称病连人都见不到。还不是仗着自己是乌少司的心腹。

  秋大人又和乌少司明争暗斗,他们这是故意刁难我们。”桑落一脸不甘的说道。

  那位名女首领瞟了桑落一眼,没说什么。

  吕溯游在后边和其他三位镇妖司之人套着近乎。

  从他们口中得知,原来他们的首领名甘若怡,是道家天宗弟子,进镇妖司入世修行。是实打实五品初境高手。

  另外的那名女子名叫裴桑落,是地宗符篆派弟子,也是下山历练,虽是七品修为,但一身符篆法宝,极是不凡。

  他们三人是临安城镇妖司普通司吏,都是六品中境修为。这种修为放在其他各地怎么着也是个总旗职位,甚至是副百户了。可见京城镇妖司实力之强。

  他们三人都是修武夫体系,家里世代效命于镇妖司。

  其中身材壮硕,手提一杆银枪的叫巴冬。

  身材高瘦腰间挎着双剑的叫包桐。最

  后那位不苟言笑年纪最轻手里拿着把连弩,腰间别着把短剑的,叫叶修文。

  听巴冬悄悄对自己说叶修文是为了逃婚,才跟着首领甘若怡来这里的。

  还说自己以前在临安城见过叶修文的未婚妻,虽说性格霸道了,但是长的很漂亮。

  惹得吕溯游一个劲的瞅叶修文。

  竟然逃婚,真是个不负责任的男人。逃避的男人最可耻了。逃避结婚的男人尤其可耻。逃避漂亮女人不和其结婚的男人该遭天打雷霹。

  吕溯游一阵嘟囔,惹得巴冬怪笑不已,前面裴桑落频频回头,似在疑惑,男人之间的友谊发展竟如此之快。

  “呦,这不是巡查组的各位大人吗?怎么回来得如此之快。难道又让那鬼物给跑了?”镇妖司衙门口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