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黑神话:重启西游 > 第019章:黄蛇沼

我的书架

第019章:黄蛇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尽管已经进入魔境成为一只失去理智的暴猿。但意识中残存的本能,还是让孙凡回到了这里。

  这个存放着大圣丰碑,让他学会‘定身咒’与‘猴毛分身’的地下洞窟。

  “有人说,他帮唐僧取到了真经,封了斗战胜佛……”

  老猴苍凉的声音,在洞窟回荡。

  暴猿一步步走到老猴面前,缓缓低下头,‘呼噜噜’喉咙发出充满威胁的低吼。

  仿佛老猴坐在丰碑上,触碰了它重要的东西。

  “有人说……那个成佛的,根本不是他……”

  老猴仿若未闻,依旧自顾自说着故事。似根本没有看到头顶处,一张举起的巨大手掌。

  “呼……”

  手掌猛地拍下。

  “还有人说……”

  老猴子缓缓抬起了头,“西游……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暴猿的手掌停在半空,长长的耳朵抖了几下。

  它蹲下庞大的身形,将耳朵侧在老猴身边,似一个听到有趣故事的孩子。眼中的暴虐,随着老猴沧桑的嗓音渐渐平复。

  而诡异的黑气,自从进了地下洞窟就再没出现过。

  这一夜。

  格外的宁静。

  暴猿在老猴膝下,蜷缩成了一团。它睡得很不安稳,不时抖动身子、捏紧双拳,似乎很没有安全感。

  而黑风山的狼妖,这一夜也未派兵清扫花果山。

  似乎所有人都认为,那疯狂的暴猿再没有理智,此刻也应该早就离开。

  夜,渐渐过去。

  老猴不时被孙凡吵醒,茫然看了它一眼,叨念一遍重复了无数次的故事。

  直至天色将明。

  暴猿的身形忽然开始缩小,渐渐的化作一只毛发油亮的金猴。

  眼皮一颤,孙凡茫然地睁开了眼睛。

  忽然吓了一跳,一张毛脸雷公嘴的丑脸近在咫尺。吓得他差一点一巴掌拍过去,及时看清是老猴才停下了手。

  “你这老猴子,也不知道躲一躲!”孙凡抱怨着。心中暗暗庆幸,差一点就误伤友军了!

  他却不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呼……”

  盘膝做好,孙凡开始回顾昨夜发生的事。

  他犹记得失去意识前,听到有狼妖恐惧地喊‘是入魔’‘它进入魔境了’……然后意识就陷入了混沌。

  模模糊糊中,感觉自己变得很强、很大……

  醒来后就回到了这里。

  他心中暗想,所谓的‘魔境’,也许就是强行吞噬灵蕴的后遗症了。

  “这么想来,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不过,进入魔境是什么意思?”

  “我又是怎么清醒的呢?”

  “等等。”

  孙凡突然站起来,意识到自己此刻还身在花果山中。

  “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如果被狼妖发现……这一次刀狼教头估计得亲自来了!”

  “那叫赤潮的法宝,可是会飞……”

  “不行,得赶紧跑!”

  他起身想收拾东西,发现自己根本身无长物,连一根趁手棍子都没了。

  眼角一瞥。

  落在大圣丰碑上。

  孙凡的目光亮了亮,直接把老猴从丰碑上挪开,双手抵在丰碑底部——“起!”

  “哗啦啦~~”

  碎石脱落,丰碑一点点被抬起。

  孙凡脸色一变,居然感觉……有点轻!

  他的力量……什么时候的事?

  昨晚?

  他仅存的一点记忆中,自己浑浑噩噩时好像变成了一只大猴子!

  “难道……”孙凡不禁大喜过望。

  那他现在的实力……岂不是不依靠神通也能达到妖精的层次?

  想不到费尽心思,最后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却不知,若非老猴的故事在关键时刻,降服了他内心狂暴的心猿。今后这个世上,也许只有一头浑噩的暴猿了。

  片刻后。

  花果山下。

  一只金猴将大圣丰碑举过头顶,直奔黑风山外围而去。

  僧袍破烂的老猴子就坐在大石碑上,迎风张着嘴巴‘略略’傻笑。

  “这个故咕咕咕事……得从一只金蝉、说说说说起!”

  它似乎……玩得十分开心。

  ——

  两个时辰后。

  黑锋山南,又一百里处。

  一片障气弥漫的沼泽。

  浑浊的水泽,咕噜咕噜冒着气泡。

  飞鸟绝迹,蚊虫无声。

  整片沼泽看起来没有一丝生机,而是有种奇怪的死寂。

  那一片片浓雾,似乎也蕴含着强烈的毒性。

  孙凡却举着丰碑,义无反顾踏了进去。

  他想试试,以自己提升后的体质,能不能抵抗沼泽障气的毒性。至于老猴……

  孙凡抬头看了一眼,这货正不断抓着雾气,玩得开心呢!

  “就知道你不简单……”小声嘀咕了一句,继续前行。

  浓稠的迷雾被吸入口中,孙凡稍微有一丝头晕。

  但总体来说,应该撑得住。

  这一片沼泽在他看来,绝对是一个暂时藏身的好去处。如果自己和老猴能支撑得住的话!

  没错。

  他并没有远离黑风山的打算。

  不管是与狼妖结下的仇怨,还是对灵蕴的渴望,都是他留下来的理由。

  无论前世今生,孙凡都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人。

  “咦!”

  忽然脚步一顿。

  前方的水泽中,一点银色的反光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什么?”

  放下丰碑与老猴。

  孙凡踩着到膝盖的水泽,小心上前。

  渐渐的,水中一个被水草缠住的狼妖尸体浮现眼前。

  刚才的反光,正是它手中的钢刀发出。

  “黑风山狼妖?”

  “它们怎么会来这里?”

  “难道除了黑风山境内,它们连周边的妖魔族群也不打算放过?”

  孙凡心中疑窦四起,黑风山狼妖的动作实在太可疑了。

  “杀这么多妖魔,它们想要干什么?难道和我一样需要灵蕴?”

  “可是如此大量的灵蕴血肉,就不怕和我一样也堕入魔境,失去理智?”

  孙凡感觉自己的猜测很接近事实。但最关键的一点,他始终无法想透。

  ‘哗~~’

  “哗啦~~”

  举着丰碑,孙凡带老猴继续前行。

  越来越多战斗的痕迹被发现,除了零星的狼妖尸体,更多的是一种黄色的大蟒蛇。

  与黑风山的狼妖不同,黄色大蟒保持着原始的躯体,似乎走上了另一条不同的进阶路线。

  小的一条条足有三五米长,大一些的甚至达到六七米,蟒身超过大腿的粗细。

  这要是被缠在身上,估计不是一般的酸爽!

  孙凡脚步不停,继续前行。

  因为一路上发现的尸体,心中全都不翼而飞。对他来说价值并不是很大。

  越是深入,沼泽越发泥泞了。

  就算孙凡总挑选最干燥的地方,下半身也几乎陷入其中,难以自拔。

  他将丰碑和老猴放在了一棵枯树下,平放的丰碑顿时成了一块小小的陆地。

  “嗯,不错。”

  孙凡满意一笑,却是打算暂时在此落脚了。

  一只干瘦的手忽然拉住了他。

  老猴挠着头,一边朝他身后指了指。

  “嗯?”

  孙凡立即转身。

  背后是一片看起来十分宽阔的深水。只见迷雾之中,一条长长的土黄色身躯隐隐约约,仿若一座小岛浮在水面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