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我本凉薄 > 第23章 林家出继子23

我的书架

第23章 林家出继子23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百福真地有些懵逼了。来姑苏前,林百福是详细打听过姑苏林家的,众人口中的林清,是个温良宽厚的好人,与妻子陈氏琴瑟相和,对安哥儿视如己出,十分疼爱,而且秉性有些清高,不贪图别人的钱财。只看他前几年上门求药未果,不愿接受夫人的银子就可知一二。这番话,林清是说不出来的!

可难道这真的是安哥儿的主意?林百福愕然望向林明安,之间他粉妆玉琢般眉宇间,竟是一片漠然,平静得出奇。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稚嫩的声音说着冰冷的言语,仿佛老爷是与他毫无关系的路人一般。林百福倏地心中生出寒意,平日里能说会道的,此刻竟然无言以对。

“你做不了主,那就回去转告你家老爷吧。”林明安静静地说:“不过要快些,我家青驴被打断了腿,现在还躺在玄妙观里,清和真人给医治呢。总不好让真人又出钱又出力吧?”

“你家老爷若是也没钱,我也不强求,只好把话本子卖出去。写得好不好不打紧,故事精彩就行了!你说对不对?”

“”

林百福叹着气离开,隐隐对林明安生出忌惮之余,也为林如海和林家惋惜不已。

林明安望着林百福仓惶离去的背影,冷冷地嗤笑了一声。阿爹是个温良的君子,但他不是!他要两万两银子,是经过仔细考虑的。这个数目不小,一户中等宽裕人家的全部家产业加起来也不过如此。但对于富贵高官而言,尽管也算得上一笔钱,但还是能不怎么费劲拿出来。再加上心虚有愧,会答应下来的可能性极大,说不定还觉得可以乘机和自己联络联络感情呢。若他狮子大开口,提出二十万两呢,那对方几乎不加考虑就会拒绝了!前辈子事业发展得顺利,几乎没翻过船,凭借的就是一直坚持着两个原则:一是冷静,不感情用事,另一个就是不贪婪,懂得分寸,不求自己能力范围外的东西。

金陵林府的书房里,听着林百福传述来的话,林如海先是惊诧恼怒,亲生的儿子竟毫不眷恋血脉之情,拿捏着把柄讹诈自己,真是逆子!待冷静下来后,却往另一个方向思索起来,安哥儿小小年纪,却如此有心计,有决断,胆大心细。日后做官入仕,其实这样的人才更能出人头地。自己在安哥儿这个年龄,只是在读书上颇有灵性,论起心计,那是远远不如的。可见,安哥儿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样一想,怒气全消,竟然隐隐生出几分骄傲。随即,心中又狠狠一窒,如今安哥儿在礼法上,却不是自己儿子了!

闭目回忆着往昔的风风雨雨,不自禁地对贾敏生出了一丝隔阂埋怨,但他叹了口气。

罢了,安哥儿如今年纪还小,对人情冷暖还没多少感悟。日后,当他一天天长大,明白了清贵门第和人脉资源的重要后,自然不会因书生意气,而置自己的殷殷苦心于不顾。现在,却要努力让他知道自己对他始终眷爱,只是别有苦衷,不得已而已。

“百福,”林如海吩咐道:“从我的私库里取出两万两银票,你再跑一趟姑苏,悄悄地给安哥儿送去。无论这是不是林清的意思,咱们也要有所表示,以示对安哥儿的歉意。再把我父亲传下的那枚汉古玉佩一并带去,对他说,这是祖传的宝物,留着做个念想,说我一直惦记着他呢。纵然一时他不能理解,但日后总能明白我的难处的1

“是,老爷,我一定把老爷的心意带到。”林百福信誓旦旦地保证。

几天后,林明安又去了玄妙观,准备去看看大青驴。这次,是孙宗一路护送着他去的,林清与陈氏都被上次发生的事弄怕了,凡林明安出门,都如临大敌一般,但此去蜀地,后会不知要到何时,安哥儿想多见见清和真人和小青,他们也不愿阻挡。

到了观里后,孙宗方才松了口气,安全无事了,安哥儿可不喜欢有人跟在自己身边。他笑嘻嘻地去和熟悉的道士说话去了。

林明安正准备去见清和真人,半道上,被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林百福拦下了。

平静地接过林百度殷勤递过来的银票,林明安转身就要离开。林百福连忙上前拦住:“安哥儿,老爷还让我送一块古汉玉佩给你,那是老太爷在老爷幼时给老爷淘摸到,高僧专门给开过光的,上还刻着老爷的字呢。老爷极为珍视,从不离身的。现在给了哥儿,不求哥儿与他亲近,只望有朝一日,哥儿能体谅他的苦衷。老爷吩咐了,哥儿有何需求,尽管来寻老奴,老奴会办得妥妥当当的,为哥儿解忧1

林明安伸手挡住了林百福往他手中递来的玉佩,平静地道:“不必了,我不贪心。我要的,你家老爷也给不起1他嘴角边露出讥讽的笑容,公道,他能给吗?

几个月后,他的生物学上的‘父亲’也许会如愿得了个嫡子,那时,他大概率就不会再来纠缠他这个弃子。如果没有,反正也和他无关了。没有多少日子,他和阿爹阿娘就要远离姑苏,远离这些是非。此生或许再无交集!

小青的伤恢复得很快,清和真人把它养得不错。林明安给小青梳毛、喂食,小青伸出舌头亲昵地舔着他的手。一人一驴,亲热了好一阵,清和真人微笑着在一旁看着。

林明安从那叠银票中抽出一千两,恭恭敬敬地递给清和真人:“真人,我们就要走了,这银子是小青养在观里的费用。”

“不必如此,这样算来,那我不是还要给你买驴的钱?”

“那就算真人替我在三清面前进香的香火钱。另外,我还有事求真人呢。”

林明安这样一说,清和真人就不好拒绝了,伸手接过一票,扫了一眼,被这上面的数额惊住了:“安哥儿,你哪来的这么多银子?你阿爹知道吗?”

“真人,这是别人赏的赔偿费,也是掩口的银子。”林敏安讽刺一笑:“这事您不用让我阿爹知道。”

清和真人默然不语,他在姑苏城里颇有人脉,安哥儿的身世他是知道的,联想到安哥儿的遇袭,只能暗叹,安哥儿实在早慧:“安哥儿,你要我帮你什么忙?”

林明安又抽出几张银票递过去:“真人,这里是一千两银子,劳烦您在我走后,送去在妙音寺里清修的居士赵玉兰。以后如果她有什么麻烦,也劳您援手一二。”

清和真人思虑片刻,接过银票:“小友的托付,贫道答应了。”

“多谢真人1林明安郑重地道谢。清和真人在姑苏颇有些名望,有他罩着,赵玉兰应该没有人会烦扰。一千两银子,对她来说,已经足够衣食安稳了,再多,也不是好事!他那生父一家,应该不会为难一个丧女的可怜女人,但他总要为她做好安排。他用了了赵玉兰真正外孙的身体重生,回报一二,也是应该的。

好了,林明安仔细想了一想,在姑苏,该做的,他都已经完成了,再无牵连。如白茫茫一片大地,干干净净!

一天,天色初明,晨光熹微,林清、陈氏、林明安一家三口,带着杜嬷嬷,背着装着值钱细软的随身包裹,悄悄地坐上从车行事先预定好的两辆马车,直奔码头而去。其他的衣物用具,前一天已经装上了船。他们花了些银子,单独订下了一层船舱,跟随商队的商船去蜀地。舅父会在约定的口岸安排人接应他们,再一起赴叙州。

上了船,一家人安顿了下来,紧张地等着开船,就怕那最后一刻,会突发意外。

他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到了时间,船只缓缓地动了起来,在宽敞的河中间平稳地航行。林清和陈氏不约而同地来到了船尾,看着清晨的姑苏城,绿树苍苍,芳草萋萋,古朴秀美,还笼罩在一片静谧之中,想着这是他们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从此久别,不禁惆怅感伤,差点落下泪来。

林明安默默地看着这一幕,心中有些感动,又有些难过。他目送着这座小城在视线中越离越远。再见了,姑苏!终有一天,我会带着阿爹阿娘,光明正大地回来的!

几个月后,农历二月十二,正是江南的花朝节,万物回春。金陵的林府中,贾敏在苦苦挣扎了一天之后,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这女儿应很有来历,她生下那日,百花齐放,人们都啧啧称奇。

林如海自天佑去后,膝下荒凉寂寥,虽然生下的是女儿,但见她玉雪可爱,来历非凡,也颇疼爱,取名为黛玉。只是,心中未免又想起了安哥儿。

“老爷,不好了1林百福匆匆进了书房,向正在写贺诗的林如海禀报道:“姑苏传来消息,那林清一家,带着安哥儿都不见了。宅子里只留了一房家人看家,说他的主人搬去外省了,其他的一概不知1

林如海身体猛然一颤,手中的笔无声无息地落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