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红楼之我本凉薄 > 第1章 林家出继子1

我的书架

第1章 林家出继子1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阵眩晕后,身体失去了控制,仿佛自己身不由己地被卷进了一个黑暗的空间,面前是一条密闭的的漫长小道,小道的尽头透出一道白亮的光。尽管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王明睿却本能地觉得那道光指引着他寻找出路,他挣着全身的力气,努力地向着这光亮处踯躅而行。一步,两步,三步,离那尽头越来越近,王明睿紧张地屏住呼吸。白光直直地照在了王明睿的身上,他顿时感觉周身暖洋洋的,十分舒畅轻松,身体慢慢地漂浮了起来,被那道白光吸了进去。

“安哥儿,安哥儿1王明睿昏昏沉沉地,合着双眼,眼皮沉重,一个女子声音急切地在耳边呼唤道。这时,王明睿又感觉到有人俯身凑近查看他,呼吸都扑在了脸上。王明睿脑子还处在迷糊状态,一时回不过神来,又听着那女子惊喜地呼唤道:“太太,安哥儿醒了1

随即脚步声匆匆响起,显见来人心情急切,王明睿在心中判断,脑子里还在迷惑,他是昏过去了么?那现在,是有人送他去了医院救治?那女子是医护人员,嘴里说的是什么,安格尔?太太,他还没结婚,哪来的太太?何况,这也不符合正常的称呼方式啊!

王明睿吃力地睁开眼睛,顿时瞳孔一凝,饶是平时里镇定冷静,此刻,也不由地惊讶起来。

这是一间陌生的房屋,不大,门窗、床帐、橱柜、桌椅,都是古色古香的,家具已经有些褪色,显然用的日子已经不短了。屋外的院子倒是不小,栽种着不少花草,院子中间还有一棵树,枝叶横斜,都舒展到了窗边。那姹紫嫣红,郁郁绿意,给那青砖白墙的平平常常院落添上了几抹明丽的色彩。

木窗上糊着白纸,窗前的小几上供着一只青色的土定瓶,瓶中插着几枝深红色的月季,配着绿色枝叶,错落有致,颇有韵味,只是眼下那花朵儿有些打蔫,看上去不太精神。

从这陈设看,像是走进了古代的中等人家,是那种不算有钱,但也不会为衣食犯愁的那种。而且,那房间、院落的布置不俗,可见住在这里的主人,也是风雅有情趣的。

王明睿有些纳闷,中式装修近来流行,那些欣赏古风雅致的人很喜欢这种风格。但认真说起来,其实那种风格并不适合普通人家,不提那些家具什么的都要特别订做,木料也要选上好的才能相配,整体价格不菲,比起可简洁可豪华的西式风格来,就不太实惠了。就是不怕花费高,中式装修也适合宽敞一些的房子,这样才能显得大气庄重。否则,螺丝壳里作道场,就有些不伦不类了!所以,最后真正做全套中式装修的,都是那些不差钱,也乐意花钱的主儿,而且,他们的房子都够大,基本上都住别墅,至少也得是套大平层。

这户人家,挺大的单门独院住着,按照当地的房价算,只这块地皮,就值钱得很!莫非是‘大隐隐于市’么?可为什么他就不愿意花些钱拾掇一番,王明睿算是有钱人家出身,衣食住行,也是见过世面的。祖父喜欢收集些古董,他跟在身边长期熏陶,也是识货的,眼光敏锐,那家具摆设,他一看,就知道,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古董,不是市面上充场面的赝品。只是那品相不算很好,放在古时候,那也是小康人家用的吧,看着就古旧。好马要配好鞍,在价值昂贵的地皮上,用这样的物件,有些不伦不类。这事,透着些古怪!

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王明睿猛地转头,和疾步赶到他床边的一位清秀女子目光对视在一起。

那女子三十多岁的年纪,面相温柔宽厚,正关切地看着自己。是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这倒是不出奇,可让他震惊的是,眼前那女子的装束。只见她长发扎束后挽结成椎型发髻,用一枝金钗和一枝银钗贯住,额间系着一条抹额,上面点缀着几朵小小的珠花,上身穿着蜜合色小袄,下面系着一条松绿撒花裙。立在床前,刚才发声的是另一位女子,年龄大些,一身青衣蓝裙,头上插着银簪,手腕上露出银镯。这两人,是从做真人秀?

王明睿觉得自己的手在发颤了,慢着,手?他从被子里抽出一只手,放在自己的眼前端详。这一看,他的嘴唇也颤抖起来,脸上顿时白了一片。太匪夷所思了!

“安哥儿,你醒了1那女子没注意到王明睿的反常,欢喜地合拢双掌:“菩萨保佑,平安无事1

“你觉得怎么样,睡了这么久,口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滚白水,加些雪花洋塘?阿娘叫人去给你煮点米粥来垫一垫肚子”

“啊,安哥儿”

“李妈妈,快找赵大夫来,哥儿又晕过去了1

乱哄哄的兵荒马乱之后,王明睿睁开了双眼,失神地望着头上的帐子,神情木然,慢慢地消化心头的惊涛骇浪。

有比起莫名穿越到古代社会,从此回不去故乡,见不到家人更加糟糕的事吗?有的!那就是发现自己穿越后,身体年龄都大大缩水,由一个风华正茂的青年,返老还童,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幼童!

王明睿死死盯着那双现在属于自己的白嫩小手,脑子里迅速地转着无数念头。半响,他无声地暗叹一声,压下心中的惶恐和震惊。罢了,他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吧!姑且就这么着,耐心些等待,弄清是怎么回事,以及还有没有法子回到自己原先的世界。好在,他抚着胸口安慰起自己,这具身体的主人还是个幼童呢,一介稚儿,就是与往日有些异样,也不会引起怀疑吧?这让他省了不少事,减少了穿帮的危险。在古代,若是被当成了夺舍的鬼怪,那下场,可太惨烈了!王明睿可不愿被道士术士们‘斩妖除魔’,接受烈火的洗礼!

做戏要逼真,王明睿无奈地想着,一咬牙,猛地按着自己的头,嘤嘤嘤地发出稚嫩的泣声:“头好疼,好疼啊1

“你们是谁啊?我记不起来了。”

“呜呜,我要回家!我阿娘呢?”

唉,为了顺利过关,连装痴卖傻,扮嫩卖萌都用上了,王明睿脸色一红,自嘲道:这是“老夫聊发少年狂”啊!穿越不易,现场卖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