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食品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食品站在镇上,离得有点远,林谷兰就又走了一个小时,她路上走得很快,就是怕食品站那边关门。不过她运气还不错,去的时候人家大师傅正在收拾摊子,林谷兰眼尖,看见上面还有一些好肉呢,只是看样子是大师傅留着自己带回去的。

只是林谷兰她来过这好几次了,知道一般情况下,要是买这些大师傅也卖,左右这最后剩下的是大师傅自己的份额,这最后一般那钱和肉票就是到了大师傅自己手里的,并不交上去。这也是食品站里的心照不宣的事情了,一般来说杀一头猪大师傅总能自己拿点走,大家都是这么干的,所以也没人会计较。

做粉蒸肉需要的是五花肉,按理说这会儿肯定是早就卖完了,不过这次大师傅刚好给自己留的就是这种好肉,不然这会儿林谷兰还真的做不了粉蒸肉。

而这个最后留下的大师傅正好林谷兰也熟悉,之前几次就是在他这买的,她有些高兴,这次倒可以省下肉票了。

因为跟这个大师傅熟悉,所以林谷兰也知道一般悄悄在他这买,他只要钱,不要票。毕竟他一个食品站卖肉的大师傅,缺什么都不缺肉,有肉票也不用,都白瞎了,还不如要点钱呢。

当然这事情也是私底下的,跟这个大师傅不熟悉的人他根本不会这样做,不然还担心被举报了呢,林谷兰跟他做过多次这样的交易了,早就知根知底了。这会儿大师傅见林谷兰要不用票多花钱买,自然是愿意的,直接就把原本自己准备提回家去的肉切了一斤下来。大师傅在这食品站干了多少年了,说是一斤,就肯定是一斤,不用称,保证准。

林谷兰提着切好的五花肉,将一块六毛钱递了过去,其中八毛钱是肉票钱,不用给肉票,钱就要多给一点了。

而买完肉,林谷兰看了眼旁边随意放着的大骨头,想着等用这大骨头熬汤也不错,大骨汤最能补人的,也好喝,而且骨头也不像肉那样会放馊了,于是对着大师傅说:“这骨头能不能也卖几根?”

快要回家前还得了这么一笔外快,大师傅这会儿心情很是不错,看了眼这女同志要的大骨头,也没啥肉在上面,直接大手一挥道:“不要钱,算是搭给你的1

大师傅在这食品站的待遇很是好,每天都能拿肉回去,对这骨头根本看不上眼,所以白送也一点不心疼。

而且林谷兰算是他的一个老主顾了,送几根大骨头就当顺手做个人情了,他可是在她这里赚了不少外快。

林谷兰算是满载而归了,不过边走却是边想着,过些日子得再去找人换一些肉票了,他们家这一个月吃了两回肉了,钱是够,但是肉票却不够了,这会儿运气好遇着这个大师傅,要是下次遇不到他当值了,就得用票买了。

肉票其实是上一年上交“官猪”返下来,也就是交给国家的猪,这个是上面派下来的生产任务,家里要是养猪的,必须交一半,养一头交半头,养两头交一头。

虽然说“官猪”交上去,也会给钱,但是收购的时候一斤肉的价钱却比市场低了将近一半。比如现在食品站这边的猪肉一斤八毛,但是交猪的时候上面只给一斤四毛到五毛的价格。好在国家也有补偿,大概上交一次官猪可以返将近二十斤的肉票,这样平日里百姓就可以用这些肉票买肉了,不然可没地吃肉去。

林谷兰家里就她们夫妻俩两个成年劳力,养一头猪都够呛了,再养多根本照顾不过来了,所以每年地的肉票当然是比别人少了,而家里又是比村里人吃肉勤快的,光凭这二十斤的肉票肯定是不够吃的,所以也就难免要跟村里其他人家多淘换些票才够吃。

年底的猪虽然不用票,但是这离年底还有大半年呢,要是大半年不吃肉,他们这一家人恐怕都受不了。

虽是想着去换些肉票来,但是目前村里相近的人家林谷兰之前都已经用钱换过几张了肉票了,这再换就有些难了,毕竟家里怎么穷,一年里也是要吃上一两次肉的,肯愿意将肉票全都拿出去换钱的还是少数。林谷兰边走边算着村里还有哪几家能够换来肉票的。

因为食品站离李家村实在是远,所以这一来一回就是两个小时,这越发让林谷兰坚定了买一辆自行车的心,这样以后去哪都方便一点。

而之前就在林谷兰出发去食品站不久,下午送了一条鱼的那人媳妇张银凤又过来了一趟,她本以为这个时候林家该是有人的,她过来也能说几句拉拉关系,但是没想到这又不凑巧,听家里三个孩子说家里大人刚回来就又走了。

张银凤有些失望,不过在李家的孩子问她啥事情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对几个孩子道:“不是下午俺男人给你家送了条鱼吗?我寻思着说这鱼刺多,来跟你们妈大山媳妇说一声,让她注意了,吃的时候千万别让你们被卡着了。”

大人不在,跟小孩也没啥好说的,张银凤想了个理由解释了趟自己的来意就又走了,只是心里却在想,这都来两次了,也不好晚上再来,不然这意图太明显了。要不,等过两天问问李家这鱼吃得怎么样,到时候再与人家搭上话。

而林谷兰回来之后听到孩子说的张银凤来了的事情,也有些纳闷,这鱼刺多还用特意来说一声吗?难道是有什么事情?不过想不出来林谷兰也不想了,要是真的有事情,人家自然会再来找的。

这会儿天已经有些黑了,比平常吃晚饭的时间晚了很多,村里大多数的人家都已经吃完饭进屋休息了,林谷兰因为去食品站耽搁了时间,这会儿才开始做饭。

李元青这会儿正兴致勃勃地教弟弟妹妹两个认字,之前他妈给他买的本子,这会儿也给他拿出来分给阿浓和安安一人一本,毕竟他们认字也得写才能记着埃

这会儿两个孩子,阿浓是个真小孩,才五岁,所以学起来自然是吃力一些,而安安也就是李安思,穿越之前是精灵之森同时不被光精灵、暗精灵待见的混血精灵,连精灵语都是他自学的,掌握的不多,而这个世界跟他穿越之前的世界根本就不是一个体系,文字更是丁点不一样。

对于李安思来说,脑子里早就已经有了一个世界的文字体系了,再学一种完全没有任何关联的文字,比重头再来还难,所以这个时候虽然他是一个带着两世记忆的人,但是他认字的进度比阿浓这个真小孩还要慢上一些。

而李元青看到这阿浓和安安两个弟弟妹妹的学习情况,心里有了一种微妙的想法,他们果然是一家人,都是在学习上没啥天分的,李元青心里有些安慰了,还在想着等他们两个上学了,估计家里就不会再只盯着着他一个了,到时候就该盯着他们两个了。

“家里怎么还没吃饭?我不是说让你带着孩子们先吃吗?”李山回来时天已经有些黑了,平时这个时候家里早就吃完饭了,看着灶间还在忙活的媳妇,李山一边上前帮忙以前问道。

林谷兰看着她男人回来了,身上很是风尘仆仆,就知道他这几天估计也是忙得很,直接就把人从灶间赶走了,让他好好去屋里坐着休息一会儿。

“我不累。给你看看这里面的好东西,是其他公社的乡亲们给的,这一袋子够吃怪长时间的,也能改善改善口味。”李山拎着一个蛇皮袋凑过去给媳妇看里面的东西。

林谷兰一看,发现都是一些山货,除了木耳这些常见的,里面居然还有山核桃,这些虽然在乡下不值什么钱,但是也都是好东西,林谷兰看着这一堆东西心里高兴,正好能给孩子尝尝鲜。

“爸爸1屋里听到动静了,几个孩子尤其是阿浓哪里还能沉得下心学认字?一撂下纸笔就跑了出来。

李山他在外面这几天,就在一个乡亲家过夜的时候随意地用井水冲了一次澡,其他时候都是将就着的,这会儿大夏天的,身上都是灰尘和汗,脏兮兮的,看着闺女朝着自己奔过来,也不好抱闺女,“乖,先过去吃饭,等晚上吃完饭再抱你,现在爸爸身上脏,就不抱阿浓了。”

阿浓听了这话也很懂事地不再靠近非要抱着爸爸了,只是亦步亦趋地跟在爸爸的身边。这个月李山先是去了省城一次,一去就是好几天,回来没两天就又出去了,所以阿浓作为一个实打实的五岁小孩,难免就想爸爸一点,这会儿就算只跟在爸爸身边不说话也不觉得无聊。

李山看着闺女这模样,稀罕地不得了,为了早点能抱一抱闺女,他趁着还没有吃饭赶紧去外面的小隔间里冲了澡又换了身衣服才出来。

“去把这碗肉送给村东头你的那个叔爷爷家,快点啊,送完就回来吃饭。”林谷兰叫过大儿子吩咐道。

这会儿说的那个叔爷爷就是她男人地一个堂叔,下午送鱼的那家,林谷兰不好白要人家的鱼,所以这会儿肉做好了才让老大过去送一碗。碗是小碗,一碗肉也不多,但是对于村里两三个月才吃一次的肉的人家来说,这一小碗肉就已经不得了了。林谷兰拿这一小碗肉还那条鱼是足够了。

李山看着媳妇让大儿子去送肉,还在纳闷他们家啥时候和村东头的那个堂叔有了交情了,于是就问了问问。

林谷兰见他问了,就随口说起了下午那家送鱼来的事情,“就在你来家前不久,听孩子说人家还又来一次,我估计着可能是有什么事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