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去的路又花了将近一个多小时。虽然这时间已经是下午了,但是太阳也还是烈得很,林谷兰累倒是不累,就是热得慌,闺女额头上也冒出了几滴汗,小孩不撑晒,林谷兰也不让她自己走了,直接把她抱起来,抱起来她还能走快一点,早点回家去。

小儿子这时候已经从他奶奶家那回来了,家里铁盆里还有着一条鱼,本以为又是婆婆那边送的,但林谷兰一问才知道,这是一个堂叔家送的,好像是在哪处水库里捞的,有一大桶,就送了一条过来。

林谷兰自然也不好白要人家一条鱼,于是想着把原本打算晚上做的粉蒸肉,到时候做好后让孩子也送一小碗过去,肉比鱼贵,这样也就不算是占人便宜了。当然她这么做也是因为平常跟这个堂叔家关系也就一般,交情也没到那份上,这年头物资匮乏,鱼也是一样稀罕物,平日里哪里吃得上?所以她才不好白白吃人家一条。

村东头的一家。

“鱼送去了没?”

“送去了,不过人没在家,就他家那小儿子一个孩子在,我就把鱼放下了。”那男人回他媳妇说道。

“你笨啊!你不会把鱼先拿回来的,等人家在的时候再送去啊!”媳妇有些生气地说道。

“弄那麻烦干啥,非得见到人面才好是吗?反正这鱼也送到了,总归人家吃鱼的时候也能记着咱们的心意。”男人说道。

那媳妇看她男人这一脸无所谓的样就来气,骂道:“这能一样吗?你亲眼见着人家的面把鱼给人送去跟人不在家的时候把鱼撂下就走能一样吗?就这样还拉近啥情分啊,要人家怎么记着咱啊1

“本来也没啥情分,从□□父那一辈就分家了,再加上与他们家住得又远,这突然就上门去献殷勤,人家不笑话咱们吗?反正再去你去,我不去,大山还是我小辈呢,我不丢那个脸。”本来男人要不是他媳妇死命要求是绝不愿意去的,现在要他再去一次他便想甩手不干了。

“好啊!横竖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儿子是吧?儿子以后发展好了端上铁饭碗了不是给你们老李家光宗耀祖是吧?我这一天天操心是为谁啊1

这媳妇张银凤气的把手里的东西一甩,连家里的活都不干了,起的回屋躺下了。越想越委屈,觉得她男人可真不体贴自己。

那李山现在成了农机站那边技术员了,听公社那边吴干事说这又做技术员的又当拖拉机手的太辛苦,准备让他带几个学徒,到时候谁学的好,谁就能在李山忙得时候顶上去当拖拉机手。

这当了拖拉机手了,也就算是半个吃公家饭的人了,以后不用干活不说,还有满工分可以拿,她能不为了儿子好好盘算着一点吗现在先跟李山这个技术员打好关系,等到时候不就说不定能选上她儿子了吗现在村里大多数的人都还没听到这个消息,她好不容易打听到了,可家里男人还给她拖后腿,这能不让她生气吗?

只是这鱼已经送了,也不好再拿回来再送一次了,不过她等到下午快要天黑的地方倒是可以再去一次,看看能不能搭上话。

公社小学那边放学挺早的,大概四点的时候就放学了,所以没多会李元青就到家了。这个时候林谷兰特意拿出那一摞给他买的本子和铅笔,李元青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就,不是很想要。

想了想道:“妈,阿浓和安安也快要到了上学的时候了,让他们早点上一年级,这样我还能在学校里照顾他们一下。现在自留地里的人参卖了,我下午放学也没事了,正好可以教他们两个认字,等以后他们上学的时候,肯定能把其他孩子甩出一大截。”

“这不用了吧,阿浓和安安还小,要不让他们再多玩一年?”林谷兰虽然这么说,但是语气里已经有明显动摇的意思了。

李元青赶紧加把劲,道:“每天学的时间也不多,就认认字而已,还不到一个小时呢,你问问阿浓和安安,他们肯定愿意的,而且上学之后能跟更多同龄的孩子玩,咱们公社小学里,可不止咱们村的孩子,让阿浓和安安去上学,还能认识更多的朋友呢。”

林谷兰心里有了些想法,转头问道:“你们要不要去上学氨

阿浓早就羡慕哥哥和村里那些可以背着挎包去上学的人了,她觉得上学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早上可以跟哥哥一起出门,等到了学校还有许多的人一起玩,所以忙不迭地使劲点头道:“要去的,要去的1

李安思一向是跟着自己的“妹妹”的,既然“妹妹”要去上学了,他当然也是要去的,不然等“妹妹”上学之后他不跟在身边,说不定就会有别的孩子来跟他抢“妹妹”,他就不是跟“妹妹”最亲近的人了。

是的,在李安思眼里,每天在家里跟“妹妹”时时在一起的自己才是“妹妹”最亲近的人,大哥和爸妈都得排在他身后,他是不允许自己不在“妹妹”身边,有人趁机上位的!李安思虽然平时在性子内向,但是却也是有着自己的心思的,这会儿自然要选择一起去上学了。

好了,现在两个孩子也是愿意的,还有这样多的好处,李谷兰于是这心思就彻底定下来了,打算等孩子他爸回来之后跟他商量商量,等今年双抢完之后九月给两个孩子送去公社小学上学去。

而李元青的目的也达成了,有了阿浓和安安这两个新入学的吸引火力,这以后他妈应该就不会只盯着他一个了。万万没想到,他一个曾经的成年人如今却要受这个学习的摧残,还要天天被爸妈盯着,这跟他刚刚穿过来的时候想象的以后的生活根本不符!

他那个时候白捡一条命,重活一世可是想着要大杀四方的,但是现在却要为了上学跟爸妈斗智斗勇,这实在是太不风光了。

不过不风光就不风光吧,现在有了父母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家庭幸福,生活又和平,没有什么打打杀杀。不会突然来个席卷整个中原的大战,让外域之人趁虚而入弄得生灵涂炭,搞得他这个不会武功的药修一下子丢了性命,所以这个世界的生活还是很符合他的心意的。

林谷兰把鱼先放进了家里一口小水缸里,准备养两天,横竖死不了,等过两天再吃也行。

正好刚刚她在路上遇到了村里的人带的口信了,说她男人今天晚上回来,不过又说这时间不定,让她带着孩子先吃。她打算今天晚上做粉蒸肉,这大夏天的又热又累,干的又都是力气活,很该补一补。

村里的人除去年底队里分肉的时候,其余的时候很少有舍得吃肉的,肉八毛钱一斤,这实在不便宜,实在馋的很了,也不过是去买上一点肥肉,熬成猪油,每次做菜沾上一筷子,菜里有点肉腥味也就得了。

不过林谷兰和她男人两个,都是手松的,又是能挣的,这在吃肉方面自然就是比村里人舍得一点,更何况今天又卖了山参赚了将近三百,花个八毛钱再吃一次肉也是使得的。

这会儿天还早,林谷兰跟家里三个孩子说了一声就又出去。

现在才到夏天,猪都还没养肥了,村里头的人一年里都是到了过年才杀猪的,这会儿家里就算养了猪也是不能杀的,生产队分肉也是一般在年底的时候,平常的时候除非是发生了什么大事,队里要庆祝一起,才会开会商量杀一头猪吃吃,这会儿不年不节,肉是没有的。所以林谷兰最后只得到镇上的食品站那边去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