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人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且要是这赊账被上面领导知道了,售货员也是要受处罚的,林谷兰脑子被驴踢了才会帮春花婶这么一个无亲无故的人去欠亲戚人情呢,更何况这亲戚也是七拐八拐出了五服的,就更不能麻烦人家了。

春花婶听了有些急了,她一向没皮没脸惯了,很会死缠烂打那一套,村里不少人吃亏就吃在这上面,这会儿直接拽着旁边一直站着听妈妈和婶婶说话的阿浓,企图拦住林谷兰道:“诶,大山媳妇,你可是咱们生产队的妇联干部啊,不是说要帮咱们女人吗?你看我孤儿寡母的,你就当是可怜可怜我帮帮忙了,不就是打点酱油吗一两毛钱的事情你还不愿意帮帮吗?”

林谷兰看着春花婶敢拉扯闺女,一把把她提开,道:“给我放手,你应该也从村子其他人嘴里知道我脾气的,我告诉你,你要是再继续缠着,我这能做出什么就不一定了。”

春花婶是知道林谷兰的威名的,又加上差点被临空提起来,所以听到这话惊了一下,把手松开了。林谷兰把闺女抱起来,看着站在那愣神的春花婶,手里提着装着山参的麻袋头也不回地走了。

“诶,这大山媳妇啊,真不像样,还是咱们大队的妇联干部呢,顺路帮我买点酱油都不愿意,你们说她配当这个妇联干部吗?”春花婶被刚刚那临空提起来那一下吓得不轻,缓过神来回村里的时候,遇到人就说这件事情。

村里人也是知道春花婶的性子的,想着这春花婶估计是又想白白讹欠人家呢,所以也自然没把她这话当真,都是不信她的。而那边做树下的有个婶子笑着打趣道:“春花婶,你在这边说大山媳妇坏话,再传到她耳朵里,不怕到时候她拿你儿子出气啊?你儿子够她一根胳膊腿吗?”

这婶子说完,周围听笑话的媳妇婶子也都笑了。

“大山媳妇,你可算是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年不来了呢1供销社的这个售货员是林谷兰男人李山七拐八拐之后还能叫一声表舅的亲戚,也姓李,叫李建民。只不过并不算是太熟,所以听了这话林谷兰也没说什么话,只是道:“没啥,家里事情多,比往年晚了几天。这都称好了,大约四十斤,您上称称一称看看。”

“不用称,我信你。这是二百八十块钱,你点点。”李建民这个时候只想早点把今年的山参收到手,有人等着要呢,所以接过来立马就把钱算好递给林谷兰了。

林谷兰大略扫了一眼就知道这数目是对的,把钱收好后,从身上又拿出了零钱然后道:“再给我称一斤糖果,就是那边的奶糖,再来一斤绿豆糕,那水果罐头给我拿五个,然后再拿两斤白糖块。”

其实农村并不像县城里的居民那样,买啥东西都要票,他们乡下百姓手里常见的也不过是布票、粮票、肉票这三样而已,其余的那些各种类似于工业票等票证,一般都是城镇居民才有,所以在农村人在供销社这边买东西,大多数的时候是并不要票的,因此这会儿林谷兰身上也就没带什么票在身上,而之前她男人农机站那边发的票,除去工业票之外,其他的他们打算等找个时间去县城换出去。

“诶,好嘞!我这就给你称。对了,大山媳妇,白糖块我这边给你称些碎的怎么样?都是一样的,也不是啥残次品,只是因为碎的块太小了这才卖的便宜。”李建民对着林谷兰笑着说道。

林谷兰知道这位表舅是好意,因为一般供销社里这种因为品相不好而卖的便宜一点的东西,都是给供销社售货员还有其他员工自己内部消化的,并不会主动卖给其他人。所以林谷兰也就受了他的好意,反正这白糖块碎一点也不影响啥。

“行,那谢谢您啦1

“谢啥谢,尽说些外道话。这是咱外甥女吧,长得跟那画上仙童似的,真是随了你跟大山俩人。”

凡是做母亲的,就没有不喜欢别人夸自己孩子的,所以尽管林谷兰不知道这个表舅为啥突然这么殷勤,但是听了夸自己闺女的话,心里到底是高兴的,也跟这个李表舅亲近了些。

虽然在说话,但是这个李表舅也没耽搁手里的功夫,一会儿就麻溜地把林谷兰要的那些东西用纸包好了提着递了过去。

而李表舅现在对林谷兰态度这么好,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李山进了农机站了。在当下的人眼里,进了农机站可就还是端上铁饭碗了,而且听人说人家农技站站长还很赏识他,所以对李表舅而言,打好交道了,以后说不定就有什么要人家帮忙的时候。

林谷兰要买的东西买完了,转头又问身后的闺女:“来,过来看看,有啥想要的,一会妈都给你买。”

阿浓听了,眼睛一下子就亮了。不论在什么时候,孩子听到大人说随便买都是十分兴奋的。

因为阿浓才五岁,个子太矮,还没人家供销社的柜台高,所以林谷兰就把闺女抱起来,这样就能看清柜台下面的东西了。

“要这个1阿浓趴在柜台上指着玻璃柜下面的东西说道。

林谷兰靠近一看,发现是一个红色的发绳,上面还少见地有着一个蝴蝶结,这对小女孩来说的确是挺有吸引力的,所以林谷兰二话不说地给闺女买了,还想了想闺女戴上去的模样,然后美滋滋地想,果然自己闺女长得好看戴啥都好看。

给闺女买完,林谷兰又想起了家里的两个小子,现在手里正是有钱的时候,干脆给那两个小子也一人买一样礼物。不过因为这会儿那两个小子不在,所以这礼物自然就得让她来选了。

她给大儿子买了一摞本子外加七八支铅笔,足够他用上两个学期了,林谷兰一想到老大看到这份礼物可能露出的表情,就差点忍不住笑了。

而小儿子一向害羞不太喜欢说话,林谷兰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能是小儿子喜欢的,刚好这会儿看到那边柜台里有一只口琴,小小的一个,小孩子也好放在手里拿着吹。想着小儿子最喜欢唱歌,也喜欢音乐,前些日子他爸用废品站淘来的材料给他做了一个简陋的八音盒都宝贝地不得了,这口琴应该是合他的心意的。

平时林谷兰并不会特意给三个孩子买什么礼物啥的,她穿越之前身在末世,大家连生命安全都无法保证,根本没有这个心思想礼物,而在这个年代,大家又不兴送孩子啥礼物,所以林谷兰平时也不会特意想着这个。只不过今天正好卖了一大笔钱,顺带着买了,想着也能让几个孩子高兴一番。

而等林谷兰买完提着东西走了之后没多久,供销社那边就又来人了,那人上前就拉住李建,民道:“今年的山参收到了吗?你前几个月就答应今年要是还能收到会给我留两斤的,我媳妇可是怀了个大胖小子的,可得用这个好好补一补。”

“我跟兄弟你啥关系啊,这山参咱们供销社可是好多人盯着呢,都等着今年收上来之后好买走,送人或是自家吃都是顶好的,现在都要分的差不多了,就剩一点,多少人来找我要都没给,但我可是记着兄弟你的话的,给你留着呢。”李建民虽然刚刚没多久才把那山参收过来放到库房里去,但是这不妨碍他这个时候说一些话来显示一下自己的功劳,让这人记住他的人情。

“诶,多谢建民兄弟了,这是钱和票,你收好啊!对了,我那大舅子前些日子还给我送了两瓶好酒呢,你要不要等下午下了班来我家喝两杯,到时候我顺便把那酒给你捎上。你兄弟我不太好酒,这酒可不就得给你这识货的人手里了吗”

这话好听,但是李建民知道这酒大概就是这次的谢礼了,不然平白无故的,那人凭啥能让他帮忙把这山参留一份下来,这自然是许了点好处的。

李建民很是心安理得地答应了下来去人家喝两杯,毕竟这山参他能分个几斤给这兄弟也不是轻松的事情。供销社里其他的同事还有上面的领导早就盯着今年收上来的山参了,已经定好了自己要的份额。山参虽然不如人参名贵,当然了,那人参大家也都买不起啊,但是好歹也是参,补身子干啥的都是好的,拿出去送人也有面子。

李建民他作为供销社的售货员,最后分的时候自然也是有他一份的,这次匀给这人的山参就是从他份额里出的,不过他家里也不需要这么多,正好拿出来做人情了。

当然了,这山参收上来后也是公家的东西了,他们这些人自然也不是白拿,都是给钱的,只不过作为供销社的员工,拿的都是内部价。

但到底是僧多肉小,□□还是希望这大山家下一年能送多一点过来,这四十斤说实话是真不够分的。

不过李建民也只是想想,因为他这两年从大山兄弟家收来的山参,基本都是大概四十斤左右,这东西是个金贵物,估计也是不好侍弄的,要是好弄大山兄弟家为啥不多种一点,这样也能多一点钱啊?现在每年的量都是差不多的,那肯定是不好增加产量的,所以要想多收点想来也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