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去供销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谷兰把山参打包装好,然后放下手中的活,走到了闺女身边问道:“在看啥呢?栏里的鸡吗”

阿浓这个时候才从鸡的身上移开为了眼睛,转过来仰着头道:“嗯哒,看小鸡,小鸡炖参,去年吃哒,前年也吃哒1

虽然闺女话没有说整溜,但林谷兰一下子就明白了闺女的意思,闺女大概想的是,山参收了,就该到了吃鸡的时候了,去年这个时候收了山参吃了鸡的,前年也是。

嗯,闺女说的的确没错,这山参收了,家里的确是打算炖鸡的,她前面几年收了山参之后都是这么做的。山参炖鸡,别提多好吃了。那鸡养了大半年,炖上参也不算糟蹋了,正合适呢,平时的时候都是留着下蛋的,可不舍得吃它。

不过有一瞬间林谷兰还疑惑,这四五岁的孩子能记得这么多吗?前年那个时候闺女也才三岁,怎么就记得收了山参就吃鸡这事呢?不过也就是疑惑一瞬间,毕竟比起他们四个都是带着记忆的,小闺女这仅仅是记性好一点根本就显不出什么奇特的。

而闺女现在记性这么好,大概也是代表着闺女也是与众不同的,说不定以后也能像他们一样,也有着前世的记忆,这样他们一家人就整整齐齐了。不过林谷兰想了想,还是希望小闺女就永远这样的好,不恢复前世的记忆也没啥。

他们四个虽然都是有着前世记忆的,但是这记忆都不是什么轻松的记忆,所以林谷兰只希望闺女可以一直这么无忧无虑的生活下去,永远也想不起来前世那些或许有些灰暗的记忆,一辈子生活在他们四个带着前世记忆的“特异人士”的保护之下,做一个快快乐乐的小姑娘。

看着闺女一脸天真快乐,巴巴地望着围栏里肥肥的鸡的垂涎模样,林谷兰抱起闺女亲了一口,“行,等过两天咱就吃炖鸡。”

家里现在就林谷兰和闺女在,老大在公社小学上学呢,小儿子去他奶奶家了,林谷兰就打算一会去供销社的时候顺便把闺女也带上一起去,省的还得让她一个小孩单独在家里呆着。

往年去供销社卖山参这事都是丈夫李山去的,不过今年事情多,李山作为技术员,把本公社周围近的几个生产队的拖拉机修好了还不算完,这其他公社也早就打听到了他这么一号人,早就派人把他请过去了。只是他们还不知道李山已经进了农机站了,所以这会儿是到公社来请的。

他们这边的公社就叫大河公社,听着其他公社拿着粮票还有钱来请李山过去的,也没有阻拦,虽然平时几个公社也算是竞争对手,赛着看谁年底生产任务完成的好,但是说到底大家也都是农民兄弟,彼此往上数几辈也还沾亲带故呢,在这种东西大事上也不存在着什么坏心思,所以就派李山过去了。

而且就算他们公社不放人,李山还是农机站的干事呢,到时候人家公社的人去请,包站长照样是要把李山派出去的,所以还不如现在卖一个好,直接让李山过去。

马上就要到双抢了,到时候拖拉机可是大帮手,怎么都得在那之前把拖拉机出问题的修好了。本来其他公社还准备了一箩筐的话来说,就是为了将李山这个技术员请过去,但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易人家就答应了。

所以那几个公社也都对大河公社有些感激,一商量,最后决定多给李山这个技术员一些粮票,然后等双抢之后分粮送个一百斤给大河公社,这也算是报答了。这年头粮食可都是珍贵的,能拿出粮食感谢已经是不小的手笔了。

因着几个公社离得远,李山这几天,除去修拖拉机的时间,还有大半的时间都花在路上了。昨天更是直接在雨花公社的一个社员腾出的房间里直接睡着过夜的,白天起来又赶去了下一个公社,实在是忙得不得了,所以这会儿家里去供销社卖山参的事情就只能交给媳妇了。

林谷兰本来是是想去大队长那里借自行车的,但是去了发现自行车已经给人借走了,她索性也就不骑自行车了,去供销社走过去也不过就是多花半个小时的时间。

林谷兰就算一手提着将近四十斤的山参,一手抱着闺女也丝毫不觉得重,她穿越之前作为力量系异能者可是负责建造基地的时候搬巨石的,那个才叫累,现在虽然力气比前世小了一点,但是比起寻常人还是大了几倍的,闺女和山参加起来还不到一百斤,这实在是小意思。

“妈妈,我要下去自己走。”阿浓俯头对着妈妈小声说道。

阿浓觉得妈妈提着一大麻袋山参还抱着她,一定是很累了,上次她还听石头让他爸抱他的时候,他爸笑着骂道:“老子手里还提着一桶水,再抱着你这个臭小子,你是想累死你老子啊!一边去,等我忙完了再抱你。”

林谷兰想了想,也就让闺女下来了,打算等闺女走累了再抱着她。去供销社的路对于大人来说没什么的,但是对于闺女这么一个五岁的小不点,这可是吃不消的。

“是大山媳妇啊,带着闺女去哪啊?”路上遇着春花婶打招呼道。

“到供销社去。”林谷兰很是简短地答道。

“那你顺便帮我捎点酱油成不酱油钱等回来给你,我现在身上没带。”

林谷兰知道春花婶是啥心思,无非是想让她出这钱,等回头她拿了酱油再把这笔账赖掉。村里早就有人被她这么骗过了,后来没找她麻烦也无非是看着她孤儿寡母带着孩子,而且还豁得出脸皮去闹,怕为了点东西沾上一身腥不值当。

经过上面那样借了不还的几回后,村里的媳妇是都不跟春花婶打交道的,所以春花婶一般也都是跟那些男人借东西去,这也是仗着他们大男人的被她当街缠上抹不开面子,不好意思拒绝,十回有八回能成功,至于那些男人回家会怎么被媳妇数落,就不关她的事情了。

林谷兰虽然跟村里大小媳妇不太热络的,但是这些事情平时跟着听一两嘴也能知道个七七八八的,这回儿也不知道这个春花婶怎么借到了自己头上了。

虽说春花婶是孤儿寡母,但是林谷兰却对她没有丝毫的同情,这人也是该她这样。春花婶她男人其实以前挺能干的,在村里那赚的工分是数一数二的,就算去了,这留下的家底也够她带着儿子好好生活几年了,而且大队长当时念在她男人以前也为生产队做了不少事情,也给了一笔抚恤。

只是这春花婶呢,没两年就把那些家底花光了,又是去县城买衣服又是隔三差五买肉的,可着劲向周围人家炫耀。可能她想的是,我男人虽然没了,但是这日子过得照样比你们好,你们就羡慕去吧。可其实人家邻居都在看笑话呢,这以后钱花完了,看他们娘俩怎么过。而且当时大队长媳妇也出去好心劝了一回,只是人家没听。

林谷兰其实并不反感人家花钱大手大脚,又是买肉买衣服的,因为她也这样,她和丈夫都是手松的,这花钱的数真不少。只是这个春花婶呢,她家里那个情况了,有没有叔伯兄弟帮忙,以后钱都花完了,这日子怎么过?

就算不说这个吧,单说她那个儿子。十七八岁的壮小伙,春花婶愣是给宠的跟地主少爷似的,在家里天天伺候吃伺候穿的,儿子出去上工,村里只要分一点重活,她就去哭诉,说队里欺负他们孤儿寡母的,她男人就这么一个儿子,要是给累坏了,以后谁给她男人传宗接代啊!

大队长被这么一闹,再好的脾气也都没了,索性就按照春花婶说的,给她儿子安排跟年轻小媳妇干一样的活,但就这样,春花婶还来闹,于是最后干脆就安排她儿子打猪草了,这活轻。只是活轻工分也少,年底分粮食分钱的时候可是按照工分来的,就她儿子干的那点活,分的粮也就刚刚够糊口,要想吃饱没可能的。

日子过得紧巴了,这个春花婶想的不是让儿子多挣一点工分,而是就想着怎么多占人家一点便宜了,有时候村里的人对春花婶那是又可气又好笑。而她那个大闺女春花也是苦了,时不时就要面临亲娘带着弟弟上门去打秋风去。

所以林谷兰这个时候也不大愿意跟她掺和上,直接道:“我带的钱不够,你还是回头自己去吧。”

春花婶看着林谷兰要走,赶忙拦住,“你家男人跟供销社的售货员不是亲戚吗这都是知根知底的暂时赊个账不成啊?你跟他说等回头钱送去。”

林谷兰有些不耐烦了,“我男人跟人家是有点亲戚关系,但是我家跟你可没有啊,我为啥要为了给你买酱油欠人家人情呢?”供销社那边是货少顾客多,里面的东西当然是不愁卖的,也因此当然不可能赊账了。
sitemap